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74章 她还真敢说

    挂了电话后,池娇一转头,就看到傅正骁神色凝重看着她:“你要去看那个人?”

    池娇点头。

    “警察说我不去,他就不肯说害我的理由。”

    傅正骁冷冷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去看他,他又趁机伤害你怎么样?”

    池娇当然想过,可又想那毕竟是在警局……

    “他这个年龄,顶多是被关在审讯室,现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他想伤害你,甚至可能连手铐都没带,你也敢去见他?”

    “……”

    道理她都懂,可她还是想去。

    而且不管怎么说,这是法治社会,她要是连警局都不敢去,干脆别出门或者移民算了。

    傅正骁拿她没办法,只能妥协:“那我陪你一起去。”

    池娇瞪他:“那你公司的事情?”

    “晚点处理也是一样的。”

    “……”

    池娇觉得他这是小题大做,奈何两个人都是金牛座。两头倔牛,谁也不让,所以只能彼此各做出一点让步。

    池娇答应让傅正骁陪她去警局,傅正骁答应不逼池娇晚上去他家。

    ……

    海城警局。

    傅正骁猜得没错,那个孩子果然没有被铐起来,只是关在审讯室里。

    不过警察也考虑了池娇的安全问题,没有让她直接进去跟那个孩子说话,而是在审讯室外,隔着玻璃窗跟他谈话。

    一看到池娇,那个小孩立刻就抬起头来。说小孩其实有些勉强,因为那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发育太快的缘故,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未成年。

    尤其是那双眼睛,精明中透着阴冷,看着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在看到池娇的时候,他更是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厌恶的神色:“你就是池娇?”

    池娇点头,平静说道:“是。”

    那小孩冷笑了声:“可惜了这么好看一张脸。”

    “……”

    池娇不跟他兜圈子:“你为什么要给我寄毒蛇?”

    小孩冷哼:“谁要给你寄毒蛇了?我只是想吓吓你,所以随便在网上买了几条蛇,我又不知道那蛇有毒!”

    “那你为什么要买蛇吓我?”

    “因为你活该!”小孩说到这里,眼神又变得阴冷:“你跟你那个奸夫仗势欺人,朝朝都这么退让了,你们还不放过他,既然这样,那就只能由我来给你点教训了!反正我还没满十四岁,就算伤到你也不用负刑事责任!”

    池娇一怔:“你是江朝的粉丝?”

    “没错!”

    “那你怎么会有我家的地址!”

    小孩眯起眼:“我才不告诉你!”

    池娇皱眉,刚要说话,却听小孩又道:“不只是我,很多人都知道了你的地址!池娇,你等着吧,以后像今天的事情只会更多!”

    池娇心里狠狠沉了下。

    看来她的地址是真的被人泄露了,那碧水汀兰必定是没法再住了,不过现在住哪里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地址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看到面前男孩憎恶的眼神,池娇平静地说道。

    “不管你信不信,江朝有今天,根本不是我害得,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我呸!”男孩直接怒喷道:“你有钱有势,控制了舆论,当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池娇看着他充满戾气的脸,不想再跟他多说,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池娇!你等着吧!你早晚会遭到报应的!”

    男孩暴戾的声音从后面追出来。

    就连审讯室外的傅正骁都听到了这句话,脸色瞬间阴沉至极,要不是因为在警局,他可能已经忍不住冲进去将这小孩狠狠揍一顿了。

    看到池娇出来,他立刻就迎了上去。

    “怎么样?他没伤害到你吧?”

    池娇对上他紧张担心的视线,摇摇头:“没事。”

    “那就好。”

    傅正骁也没问他到底为什么害池娇,反正他事后都能问清楚。

    反倒是跟着池娇的那个女警察忍不住感慨了句:“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太可怕了……”

    池娇摇头:“不是小孩子可怕,是这社会上太多德不配位的人,把他们带的三观不正了。”

    “也是。”女警察嘟囔:“不过那个江朝抄袭不是都被石锤了么,竟然还有脑残粉这么信任他,这简直就跟被洗脑了一样。”

    可不就是洗脑么?

    对于很多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讲,偶像就是他们心里的神,他们的三观会极大程度受到偶像的影响,不然怎么会有什么为了爱豆可以与世界为敌这种脑残说法呢?

    池娇当初不太想跟粉丝保持太亲密的接触,除了不想立人设之外,就是不希望自己对粉丝的影响太大。

    她希望她的粉丝们,都能保持一个独立完整的人格和头脑。

    可后来,在苏巧的努力和粉丝的感化下,她又慢慢改变了这种想法,因为这世界上更多的还是可爱又暖心的粉丝啊。

    ……

    从警局出来,傅正骁开车送池娇回去。

    池娇经过一早上的惊吓和折腾,这会儿也有点乏了,傅正骁便有眼力地没吵她,挑了她喜欢的钢琴曲放着,果然没多久,池娇就不自觉闭上了眼。

    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一抬头,对上张英俊而熟悉的俊脸,距离近到她甚至忘了呼吸和心跳。

    直到过了大概有四五秒,她才猛地回神。

    她低下头,努力想要遮住不受控制变红的耳根,佯装镇定的语气质问他:“你怎么坐后面来了?”

    “怕你睡着冷,给你盖个毯子,结果你就抓着我的手不放了。”

    “???”

    她?

    抓着他的手不放?

    池娇一低头,脸上瞬间火辣辣一片,竟然还真是她抓着他的手不放!

    她像是扔烫手山芋一样猛地将他的手撇开,然后调整坐姿跟他保持距离,继续装镇定。

    “我不小心睡着了……做了个梦,把你当成小宝了。”

    把他当成他儿子?

    她还真敢说!

    傅正骁心里好笑又好气,憋住了,镇定问她:“是么,那你还梦见什么了?”

    池娇不过是信口胡诌,哪可能真跟他讨论梦,所以直接转移了话题:“到家了吗?”

    说完扭头看向窗外,结果直接傻眼了:“这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