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90章 暗度陈仓

    “弦月,你一定要坚持住,后续应该还会有灵湖境灵尊前来,我们未尝不可以跟这些该死的兽族大战一场!”

    接着,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低声对李弦月和伙伴们说道,然后装作受伤太重已经昏死过去了。

    “你该死!”

    李弦月看了看浑身是伤的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冷酷无比的对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寒声说道,而伙伴们也满脸怒容的看着它。

    其目的当然是配合着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演戏了,让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以为铭风真的受伤太重晕死过去了。

    不过,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为了接近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也的确弄得满身伤痕,又被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狠狠踢了一记,受的伤更重。

    伙伴们看着满身是伤的他很是心疼和难过,同时也的确对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感到异常愤怒,倒也不是装的,充满了真挚的感情。

    “李弦月,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还是省省,想想一会儿面对我兽族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会怎么死吧!”

    伙伴们一直把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团团围着,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并没有看到铭风的小动作。

    现在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装晕,伙伴们扭头愤怒的看向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它这才从伙伴们身影的缝隙中看到铭风的情况,以为铭风已经丧失战斗力了。

    本来伙伴们就比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数量就要少一些,现在又少了铭风这一个极其强大的战斗力,战斗力更是捉襟见肘。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以为照这般下去,伙伴们只会越来越势弱,而兽族一方基本上已经胜券在握了,于是傲然的向李弦月说道。

    “继续冲!”

    李弦月听到了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的话,却当做没有看到它得意的神色,而是看了一眼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然后沉声向伙伴们说道。

    他知道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之所以装晕过去就是为了麻痹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好让它们对伙伴们的真实情况做出错误的判断。

    而为了配合好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的好心安排,伙伴们至少有两件事必须要做好,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其一自然是转移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的注意力,让它们根本无暇关注伙伴们一方的实际情况。

    其二就是为还没来的灵湖境灵尊神不知鬼不觉的加入伙伴们提供机会了,慢慢加强伙伴们一方的力量。

    只有等到那些灵湖境灵尊都到了,伙伴们一方与兽族一方的灵湖境灵尊数量的差距才会慢慢缩小,伙伴们逃离的机会也才会越来越大。

    现在伙伴们一方与兽族一方的灵湖境灵尊数量只差六尊,如果来到的灵湖境灵尊数量足够多,兴许伙伴们一方反而会反超,得到将兽族一方反杀的机会。

    而做好这两件事的最佳办法自然是与兽族众灵湖境灵尊缠斗了,不仅可以牢牢吸引兽族的注意力到对战上来,而且还会给来的灵湖境灵尊潜入的机会。

    因而李弦月决定继续向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的方向发起对战,让包括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在内的灵湖境灵尊都陷入在对战之中。

    如此一来,哪怕是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都为了保护好自己而不得不把注意力时时刻刻放在对战上。

    如果连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都因此发现不了伙伴们的灵湖境灵尊数量增加了,甚至还有新的灵湖境灵尊加入伙伴们,那伙伴们就稳了。

    当然,为了更好的隐藏增加的六尊灵湖境灵尊,李弦月特意没有让他们加入对战,而是和伙伴们一起围成了一个圈又把铭风保护在了中间。

    不过实际上,那增加的六尊灵湖境灵尊也在圈中间,被伙伴们遮挡的死死的,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根本发现不了。

    即使它们也担心李弦月和伙伴们在暗中琢磨着什么鬼主意,想用精神力探测一下,但伙伴们这一边明面上可是也有着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的。

    它们根本没有办法在四十八尊灵湖境灵尊的刻意防备和干扰下探测到伙伴们的真实情况,只能拿肉眼偶尔看看。

    伙伴们藏的如此之深,而它们却深陷于对战之中,偶尔撇来,能看出伙伴们的真实情况才怪了。

    要不是五十四尊灵湖境灵尊扛不住六十尊灵湖境灵尊,伙伴们一走兽族多余的灵湖境灵尊必然追杀,伙伴们更加危险,就已经走了。

    伙伴们留下,只是为了让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和兽族众灵湖境灵尊以为伙伴们一直在它们的掌控之中,好让它们把注意力都放在对战上而已。

    “李弦月,你咋就不听劝,非要蹦哒呢!本尊告诉你,你现在蹦哒的越凶,一会儿我就让你就死的越惨!”

    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以手扶额,李弦月一直没有彻底放弃挣扎让它大感头疼,于是有些恼羞成怒的朝着李弦月吼道。

    李弦月和伙伴们全当没有听到它所说的话,既然定下了计策,李弦月又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逃离的希望呢!

    只是,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看不出来伙伴们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逃出生天,却又看到伙伴们一直没有放弃,感到很不理解罢了。

    “怎么办,还是差三尊灵湖境灵尊,我们还是没有机会逃离呀!”

    转眼之间就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似乎想等到伙伴们彻底丧失希望再对伙伴们动手,倒也耐心的和伙伴们一方对战着。

    因此倒也让伙伴们狠狠的拖了一把时间,而伙伴们一方发现这种情况也刻意一次次上去缠斗,看有没有更多的灵湖境灵尊潜入。

    只是伙伴们却无奈的发现,除了前面一段时间又来了三尊灵湖境灵尊,伙伴们依然把他们隐藏在圈内之外,就再也没有新的灵湖境灵尊潜入了。

    李弦月倒也理解,以灵湖境灵尊那如风一般的速度,这段时间之内能敢来支援的肯定已经前来支援了。

    别说伙伴们已经等了许久,就算是再等上半个时辰肯定也是同样的结果,而不会再有新的灵湖境灵尊赶来支援了。

    而且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本身有四十五尊灵湖境灵尊,现在又突然增加了九尊,应该也已经到极限了。

    必竟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也不是万能的,能提前准备好九尊灵湖境灵尊以防不测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再多也拉不来。

    再者,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恐怕也如他一样,没有想到林三少爷居然是内鬼,而且竟然联系了兽族足足六十尊灵湖境灵尊设下陷阱。

    即使准备了这九尊灵湖境灵尊很有可能还是听了余灯老人的话,担心伙伴们万一遇到致命危险,额外的这九尊灵湖境灵尊足矣救命。

    只不过如今看来,林三少爷泄了密导致兽族终于知道了他就是那个兽族一直苦苦寻找、一门心思想干掉的弦月刀主。

    兽族为了一次成功,不给他翻盘的机会,也以绝对优势重新镇压弦月战刀,足足派出了六十尊灵湖境灵尊。

    这才导致即使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铭风提前准备好了这九尊灵湖境灵尊也显得有些不够用了。

    不过现在让伙伴们发愁的是,即使伙伴们一方有了五十七尊灵湖境灵尊,可与兽族的六十尊灵湖境灵尊依然差了三尊。

    一般情况下的对战,莫说是多三尊灵湖境灵尊了,就是多一尊灵湖境灵尊也会成为能否取得胜利的关键。

    必竟,那样的情况就意味可以两尊灵湖境灵尊对战一尊灵湖境灵尊,取胜的机会还是相当大的。

    一旦灵湖境灵尊数量少的一方又灵湖境灵尊失去战斗力或者出现死亡,那另一方的优势就会越来越大,直到取得战斗的胜利。

    对于伙伴们来说,兽族一方多了三尊灵湖境灵尊,如果是选择一起来对战已方的灵湖境灵尊,那已方的灵湖境灵尊很快就会出现死伤。

    到时候伙伴们一方的灵湖境灵尊数量与兽族的灵湖境灵尊数量差距越来越大,而那狐族生灵狐心尊者也失去了耐心,伙伴们就只能等死了。

    而如果那多出来的三尊灵湖境灵尊决定先对伙伴们下手,好一举奠定胜局,伙伴们一方的灵湖境灵尊又被缠斗着,无法来救援,伙伴们同样也只有一个死字。

    换句话说,即使伙伴们采用了暗度陈仓的策略,依然没有改变伙伴们要被兽族众灵湖境灵尊干掉的结果,伙伴们的境况依然无比危险。

    李弦月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可不想看着伙伴们和那来援的五十四尊灵湖境灵尊都陪着他一起去死。

    可现在连那强大至极的灵湖境灵尊提前准备好的外援也已经没了,李弦月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灵湖境灵尊会来支援伙伴们了。

    “师父,你会在附近前来救我们吗?”李弦月茫然的看着天空满是悲凉的呼喊道。

    他忽然想到了元尊者,元尊者出现从冰雪灵族大算师的手里救下了伙伴们,兴许还在附近也说不定。

    而以元尊者的强大,兴许可以对战两三尊灵湖境灵尊级巅峰大圆满顶峰的绝代灵尊也是有可能的,那个时候伙伴们就有逃离的希望了。

    不过一想到即使元尊者来了,伙伴们一方的灵湖境灵尊的数目与兽族一方相比还是稍逊,伙伴们一方仍会很是危险。

    那元尊者说不定又会因为救他而身受重伤甚至身死,来了也不过多搭上一条命,李弦月又低下了头,不再想元尊者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