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238章 可怕的萧卿师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最终春蕊的脸出现在了殿外,看着柴倾城的时候一脸的惊奇。

    “郡主!”

    柴倾城大喜过望,又想起了自己身后的那两个人,因此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轻咳嗽了两声,对着那似乎有些兴奋的春蕊使了个眼色。

    春蕊也是个聪明的丫头,看到柴倾城的眼色,立刻便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对着柴倾城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怎么样了?”

    柴倾城避重就轻地问道。

    春华和秋月皆是一愣,诧异地看向柴倾城的背影。

    春蕊一愣,继而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柴倾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来。

    “郡主放心吧,一切都办妥了。”

    “这就好,这就好。”

    柴倾城连连点头,然后对着春蕊摆了摆手,示意她下去。

    自己则十分开心地点了点头,转过头去,但看到春华和秋月姐妹两的时候,笑容猛然间凝结了下来,缓缓坐了下去,端起茶缓缓品了起来。

    “郡主是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那两姐妹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心中一愣,最终春华缓缓上前一步,试探着对着柴倾城问道。

    柴倾城一愣,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似乎没有明白那人的意思,抬起头去,直直在春华的面上看了过去,对着春华缓缓问道:“啊?你说什么?”

    春华一愣,看着柴倾城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十分奇怪。

    “郡主,是有什么好事吗?”

    春华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啊,哦……这个……”

    柴倾城这个时候似乎才恍然大悟,仰起头去,对着春华露出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笑容来,那笑容中似乎还带上了那么一点……故意……

    “没什么,不过就是我惯常喜欢用地那款胭脂买到了而已。”

    柴倾城摊了摊手,露出了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地揭开茶杯,吹了吹漂浮在水上的茶杯,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然后说道。

    “这……”

    秋月抢在春华之前,忍不住说道。

    可惜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春华给打断了,“住口!既然郡主这么说了,那便就是吧。”

    秋月有些不甘心地递给柴倾城一个十分无奈又气愤的表情来。

    柴倾城笑着将一切都收进了眼底,不过什么话都没有说,与这两个丫头打交道地这么一段时间里,自己渐渐也发现了一些规律,比如说春华是秋月的姐姐,她们两人之间的主心骨是春华,她们之中稳重的那个也是春华。

    秋月好歹还会将自己的情绪表达在脸上,可是那春华却自始至终就好像一个机器人一般,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捉摸不透,这也是柴倾城在两人面前十分小心的最重要的原因。

    这两人就好像萧卿师明目张胆地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一双眼睛一眼,时时刻刻监视者自己的一举一动。

    直到……

    柴倾城似乎想到了什么,缓缓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去,似乎喝茶的心情瞬间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直到……成婚的那一日。

    而那一日,柴倾城原本以为永远都不会到来的,可如今……掐指一算,也不过就剩

    下几日了。

    这几日,以安心待嫁为名,就连安乐也进不来她这朝颜殿了,还好春蕊还能借口出去打点些什么找机会出去,不过也不太容易。

    不过,今日的春蕊倒是干了一件漂亮的事情。

    柴倾城这样想着,似乎觉得那马上就要到来的成婚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而现在这个宛如铜墙铁壁一样周密的朝颜殿却只对一个人开放,那个人便是静王爷萧卿师。

    就像是现在一样,春蕊缓缓走了进来,看着柴倾城的眼神中带着些浓浓的叹息之意。

    “郡主……”

    柴倾城缓缓站起身来,看着春蕊的表情,就知道是有人来了。她沉默了片刻之后,缓缓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王爷今日怎么有空前来?”

    柴倾城淡淡看着那缓缓走了进来之人,问道。

    而那人只是淡淡一笑,看着柴倾城那副几乎连敷衍都算不上的表情,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怎么了?我来看你,不好吗?”

    柴倾城蹙眉,看着萧卿师这一身清爽的白色,只觉得十分刺眼,往日里,萧卿师这种温润如玉的王爷最适合也最长穿这样的白色,可是如今,这样的颜色穿在萧卿师的身上却显得那么地讽刺,不由得摇了摇头,道:“倾城怎么敢呢?不过……王爷日理万机,还是没事不要过来了吧,倾城更喜欢清净。”

    柴倾城蹙眉,眼中的不耐烦几乎呼之欲出。

    萧卿师被她眼中的那种不在乎狠狠地刺伤到了,顿时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但这样的情况也维持不到一刻钟,片刻之后,萧卿师忽然没来由地笑了一声,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拍了拍手。

    清脆的拍掌声在殿内响起。

    柴倾城一愣,猛地转过身去,朝着自己的身边看了过去,当看到两个人押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的时候,顿时便是一愣,诧异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萧卿师!”

    当柴倾城看清楚了那个被押着地人的真面目的时候,顿时便是一愣,然后猛地抬起头去,一双美目直直瞪着对面的萧卿师,“你这是做什么?”

    “倾城,怎么了吗?这是本王今日在京城之中抓到一个小偷,正好一会要带去交给圣上处置的。怎么?”

    萧卿师似乎嘴角带着笑,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对着柴倾城缓缓道:“倾城认识这个贼人?”

    柴倾城的拳头几乎攥紧,直直看着那被押着跪在地上的人,那人这个时候也缓缓抬起头来,直直看着柴倾城,微不可见地对着柴倾城摇了摇头。

    “不……不认识……”

    柴倾城最终摇了摇头,眼中几乎泛起了泪光。

    “既然倾城不认识,那我就带去给陛下了。”

    萧卿师似乎对这样的结果也丝毫不意外,对着柴倾城笑了笑,然后转过头去,一副就要走的样子。

    “等等……”

    那人的脚步还没有拉开,背后便响起了柴倾城的声音。

    “能不能……把他交给我?”

    “倾城不是不认识他么?为什么要交给你?难不成你要亲自处置吗?”

    萧卿师对这样的情况似乎早就料到了,只是转过头来,对着柴倾城淡淡笑着。

    “我……这次是我错了。”

    柴倾城直觉的自己口干舌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看着那跪下之人的目光,柴倾城最终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这次是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柴倾城只觉得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像是挑起千斤顶一样难。

    可为了那个人,自己这样的话倒也说得。

    “是吗?”

    到了这个时候,萧卿师脸上的表情才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了,转过身来,朝着柴倾城这边走过来了几步。

    最终停在了柴倾城的面前,低下头去,目光在那跪着之人的面上扫了过去一眼,然后抬起头来,直直看着柴倾城的目光,这是柴倾城第一次在这个叫做萧卿师的男人眼中看出对自己的杀意。

    “倾城,你知道我舍不得杀你,不过……我可以杀你身边的人。”

    萧卿师淡淡开口,随即脸上又恢复了那种春风拂面般的感觉,伸出手去,轻轻地拂去柴倾城额上的碎发,声音中仿佛夹杂着无限的爱意一般,“以后……要乖一点啊。”

    柴倾城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几乎都没有办法顺畅了。

    那人的手摸着自己的头顶,柴倾城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可什么都不敢做,唯恐激怒面前那人,那人要是再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了,倒是后一切都不敢设想。

    因此她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好像一个失去了生气的布娃娃一般任凭着那人抚摸着自己的头顶。

    “现在可以将他给我吗?”

    最终柴倾城试探着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可以……”

    萧卿师似乎很是爽快。

    柴倾城大喜过望,就连同自己刚刚受到的屈辱也觉得值了的感觉,那个人忽然之间又说出了另外一句话来。

    “虽然我可以饶他一条命,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柴倾城一愣,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看到萧卿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了手,紧接着便是一阵骇人的哀嚎声。

    柴倾城的那声撕心裂肺的“不要”还未来得及说出来,便看到那狗仔地上之人的一只胳膊就那样直直地飞了出去。

    鲜血仿佛瀑布一样迸溅了出来,温热的血液溅到了柴倾城的身上和脸上。

    那跪着之人由于剧烈的疼痛感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柴倾城就那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目光直直地盯着那个被扔到了不远处的胳膊,眼睛几乎亮的发光。

    “好了,你们两个去收拾一下,不要吓到倾城了。”

    萧卿师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便低低地笑了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对着那站在柴倾城身后的春华和秋月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过去,然后低下头去,自怀中摸出了一方帕子来,上前一步,替柴倾城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好了,下次不会这么吓你了,要乖一点啊。”

    萧卿师的声音十分温柔,就好像柔声地哄孩子一般的声音一般,可听到柴倾城的耳中却是那样的恶寒。

    “来人……来人!”

    柴倾城终于反应了过来,一把打掉萧卿师的手,然后看向春蕊,大声地尖叫了起来。

    春蕊几乎都要哭了,立刻便哆哆嗦嗦地跑了过来,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柴倾城的手。

    “你就是个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