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1726 接锋

    “……老强回来了。”

    同一时刻,位于这片草原不知名的角落当中,一名披着斗篷、难以辨认其面容的玩家动作匆匆地靠近到了另一名早已等待在此多时的玩家身旁,抱着双拳用低沉的声音禀报道:“他在弥缇翎那里见到了那些所谓神使的使者。”

    “是玩家?”

    “没错,是玩家。”

    抱着双拳的恭顺动作没有丝毫改变,前来禀报之人不由自主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老强的身手还算干净利落,应该没有被他们发现。”

    “很好,虽然我并不认为这能够瞒得过他们的眼睛,他们一定可以猜得到会有神山的势力前来刺探。”点了点自己的头,被奉在前方的那名玩家随后也放下了自己头上的兜帽,将那张如同刀削斧凿一样的凶恶面庞显现在了风之大陆的狂风当中:“只要继续我们的活动,他们迟早也是会发现我们的吧。”

    “没关系,只要我们摆出我们的态度就已经足够。”

    站直了自己的身子,位于后方的那名黑衣玩家随后也闷闷地说出了自己的坚定之声:“复仇者联盟因为复仇而相互走在了一起,而今复仇的对象已经出现,是时候发挥我们真正的能力了。”

    “这种话可不适合在神山的那些人面前说,会让他们误以为我们没有为他们尽心尽忠的。”站在前方的刀削男子微微摇了摇自己的头:“虽然我认为他们似乎根本就没有过于在意我们,现在也不是很需要我们。”

    “那群老神棍……他们真的以为自己的那番做梦般的愿想可以实现?”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站在后方的黑衣男子松开了自己握拳的双手:“离开了我们在暗中所作的那些事,他们甚至连这些中央部族的人都稳定不下来。”

    “这么说并不合适,毕竟中央部族早在我们参与进来之前就已经平静了近千年了。”站在前方的刀削男子却是摇着头负起了自己的双手:“我们的加入充其量只是加速了这场平稳的出现而已,顺便……将其中一个部族纳入了我们的手中。”

    “呼伦族。”

    就像是提到了自己多年以来为之自豪的成果,两个站在草原深处的玩家同时陷入了一段难言的沉默:“……乌鸦那个家伙,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为了防止被怀疑,我们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与他进行过多必要的接触,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连接纽带反而变得更少了。”

    “按照现有的情报,呼伦族大军在即,还有被它们所驱赶的那些兽潮部队……若是真的出现了什么中央草原上的大会战,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自处?”

    “无论我们怎么选择,我们的选择余地也一定比他们更大,因为仔细追究下来的话,他们才是将呼伦族与兽潮引到这里来的人,他们必须给中央部族的人一个交待。”

    “就算那些中央部族的族长们不那么想,我们也会让他们那么想的。”

    似乎是说到了令人更为严肃的话题,两个人互相对望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你不打算动用神山的关系么?”

    “还没有到那一步,而且神山上的那些神棍不一定会同意。”背着双手低沉出声,刀削男子随后也发出了一声冷笑:“当然,如果神山的人愿意出手,一切就好办得多了。”

    “神山上的那些人难道就无法确认那个所谓神使的身份么?”站在他身后的那名玩家不由自主地向着草原上的某个方向望了望:“他们可是自己人呢。”

    “这便是我们现在同样正在困惑的最大地方——那些神山上的居民似乎正在犹豫。”眼神逐渐变得深邃,背着双手的玩家将刀削般的面庞扭曲起了少许:“真是的,也不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居然连是不是自己人都认不出来。”

    “好吧,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多安插一些人手。”

    将深邃的眼神落到了草原的正前方,刀削男子声音低沉地说道:“他们现在不是正在‘甄选’吗?只要能够把我们的人同样‘甄选’到所谓的神域选民当中,一切不就都好办得多了?”

    “可是他们同样也是玩家。”站在他身后的禀报者再度低下了自己的头:“不管是谁出现在他们面前,都会被他们一眼认出来的。”

    “那就去收买和动用那些部族的人。”低着头想了一阵,刀削男子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叹息:“我们已经豢养了他们那么多年,是时候让他们为我们的事业出一份力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低着头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站在对方身后的那名禀报的玩家终于再度站起了自己的身子,不断吹过这里的风随后也将他头上的兜帽带下来了少许,将显露在其中的那张年轻中混杂着煞气的脸显露出了少许:“我们完全可以将计就计,正面把那些家伙挑下神坛!听说那个家伙现在已经不再是剑士,这种将自己的职业和过去统统放弃了的家伙——”

    “不是剑士职业又怎么了?你还年轻,没怎么见过那个家伙都在虚拟游戏的各个世界里做过什么。”打断了对方的话,刀削男子伸手拨了拨自己面颊边不断随风飞舞的褐色卷发:“对于那个家伙来讲,没有什么职业是他不擅长的,他对虚拟世界的规则理解比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即便是使用新手职业和新手武器,他的战力也是你我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若是可以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你去亲身感受一下他的强大。”似乎是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这位玩家随后向着自己的身后转身走去:“前提是你的私自行动没有触犯组织的章法,没有违背瑞文哲尔盟主的意志,没有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否则,你就给我听命行事,明白了么?”

    ********************************

    “所以一旦计划成功,他们就会想办法加入进来,对么?”

    行走在这片热闹而又喧嚣的壮祀族领地当中,找了个斗篷遮掩自己容貌的雪灵幻冰抬头望着段青的脸:“这对我们来说不是坏事吗?”

    “至少他们会帮我们解决无人问津的问题。”拄着自己的元素法杖摆出了标准的魔法师派头,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玩家与玩家之间的暗中对抗,会逐渐地将这些表面上的NPC势力卷入进来,从而让原本平稳的流势发生改变——这便是我们冒险者用来改变虚拟世界局势的一种最普遍的手段了。”

    “可就算使用这种方式来将我们所举行的仪式成功举办起来,最后的结果也未必会变得好吧?”低着头思索了一阵,雪灵幻冰依旧没有放弃自己心中的疑惑:“万一他们要是占据了主动权,进而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和名额,我们难道还要堂而皇之地接受这个结果么?”

    “当然不能,不过那一步应该不会发生。”段青摇了摇自己的头:“因为他们也是玩家,在没有取得确切的胜利方法之前,他们是不会主动现身在我们面前的,尤其还是在他们没有自信正面战胜我们的情况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们只会动用那些草原部族的力量。”

    停在了其中一处正在不断叫卖的商贩前方,段青一边挑选着货物一边低声回答道:“仔细想一想应该就可以理解对方可能使出的应对手段:既然我不打算出手,那我也只能鼓动着那些部族的成员们前来出手,或者是派人参战。”

    “反正我们抛出去的价码也不低,胡乱掺一脚也不会损失什么,不是么?”说到这里的他不由自主地笑了笑:“输了的话也不算丢人,若是侥幸赢了,也算是给原本就不怎么有希望的部族留下了一条后路,简直就是皆大欢喜啊。”

    “听起来我们这边举办的就像是一场次级比赛一样。”听到此处的雪灵幻冰有些不乐意地撇了撇自己的嘴巴:“只有那些不愿意或者无望争夺那边‘巴里什’大会的部族们,才会转而将目光投到我们这边吧。”

    “那又如何?只要我们彼此双方都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就可以了。”放下了手边的货物,段青率先向着人声嘈杂的前方继续迈动起自己的脚步:“除非娜希娅本人实在是看不过眼,觉得这些歪瓜裂枣实在是不可用,否则我们的队伍一定会变得充实起来。”

    “从而拥有可以与神山对抗的真正资本。”

    目光与前方的灰袍魔法师一样放在了被遮住了一片阴影的天空,雪灵幻冰同样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但风险还是存在的,而且很有可能成为我们致命的破绽。”

    “我知道,你指的是可能存在的卧底,对吧?”段青笑着回过了头:“这些只能靠我们自己的眼光来辨别了,少放进来几个是几个吧。”

    “我可没有那样的自信,除非我们可以将这个中央部族的所有成员资料全部调查清楚。”雪灵幻冰伸手取出了自己的冒险者手册:“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已经在这里坚持了那么多年的大部族们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更何况现在还混进来了这么多其他部族的成员……”

    “防内鬼是不可能防得住的,就算我们牢牢地把住了此次甄选仪式的关口,对方还是会有其他各种方式将内鬼放进来。”再度打断了对方的话,段青的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抹笑意:“所以关键不在于如何堵住缺口,而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本身——在这一点上,我对我们的神使大人一向很有信心。”

    “以她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威仪来看,她最后一定会将那些家伙‘感化’到我们这边,就像一开始我们队伍里的某些人一样。”

    行走的脚步终于在某个地点停下来了,不断顺着人潮穿梭于壮祀族聚落之间的段青一行人也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另外一道人影打了个照面,后者一脸面无表情地向着自己身后的帐篷打了个手势,然后背着自己的长弓离开了这个地方:“他就是你们之前拜托给卢芬老爷调查的那个人,你们进去吧。”

    “不愧是专业人士,调查的速度就是快。”

    目送着百步无双头也不回离开此地的背影,段青忍不住摇头发出了这样的叹息,与雪灵幻冰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的他随后也掀开了面前的帐篷门帘,与早已等待在此多时的其中那名老者相互打了个招呼:“你好。”

    “你们好,冒险者,我是这附近的皮毛商人,达兰·洛塔里亚。”点了点自己的头,头发花白、精神也显得昏沉的老者伸手向着四周悬挂了无数毛皮及布革的帐篷四周指了指:“听刚才的那位年轻人说,你们一直在找我,对么?”

    “准确地说,也不是我们想要找你。”段青作势向前欠身行礼:“这位达兰洛塔里亚先生。”

    “叫我达兰洛就好。”老者的白色胡须随着他随意的话音而在空中颤抖:“客人是想要订单么?虽然不是壮祀族里最有名、最厉害的皮草商人,但至少在这片区域内——”

    “是娜希娅让我们来找你的。“

    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老者的话音,抬起头来的段青冲着对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也就是那个即将抵达此地的神使,拥有浮空神域的主人。”

    “娜希娅……呵呵,多么令人怀念的一个名字。”出乎一旁雪灵幻冰的预料之外,背着双手佝偻着身子的达兰洛也发出了一声叹息:“但是她居然变成了一名神使——我该说这是命运弄人,还是该悲叹自己的可怜呢?”

    “虽然这是娜希娅本人的意愿,但这并不代表着她背叛了自己的使命。”仿佛明白对面的老者此时叹息的是什么,段青面色严肃地回答道:“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派我前来找您。”

    “好吧,正如你们所料,那个远古的誓言我早就已经放弃了。”冲着这里的四周望了望,老人脸上那一闪而逝的怀念之色也跟着消失无踪:“说吧。”

    “你们需要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