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勒胡马 > 第二十三章、算术
    石勒军中,有很多独立于战斗部队之外的单位,各编为营,比方说可比参谋处、人事处、秘书处,再加民政局的“君子营”,负责后勤粮秣的“辎重营”,以及负责器械制造、修理、分派的“匠器营”,等等。

    “匠器营”所制造和修理的兵器、用具,以及从战场上搜集来,或者军队淘汰下来的旧货,理论上每一笔都该有记录,然后每月统计结果,上报给“君子营”,由程遐之类中原文士来审核、归档。如今程遐分派给裴该的就是这么一份工作,大概五六个月的“匠器营”统计结果,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而被延误下来,并未及时整理,希望能够一次性审定。

    裴该知道程遐对自己肯定是有意见,有看法的,任凭是谁,跟同僚争夺了好长时间副督之职,都未能如愿,突然发现一个新晋之辈竟有后来居上、独占鳌头的迹象,那心里肯定不舒服——石勒若是许诺让裴该和张宾平起平坐,相信就连张孟孙也不会乐意,必然敌视裴该。

    所以在石勒、张宾离开之后,对于自己是不是要去拜访“君子营”留守的同僚,裴该是颇为踌躇过一阵子的。照理来说,既为同事,相互间就该尽量搞好关系,即便想把对方踩在脚下,终究自己新来乍到,最好是暂且放低姿态,先混个面子上还算过得去为好。但裴该考虑到自己并没有在胡营久呆的打算,又何必硬把热脸往人跟前贴呢?再者说了,人对于你的热脸,或许给的只是一张冷屁股……

    所以他正好趁着生病,对于程遐等人是不理不睬。倘若程遐有意示好,自会遣人过来探望,或者起码在自己病愈之后,写信致意。但是非但程遐,就连曲彬这一流的都毫无表示,一直要到他病愈数日后,曲彬才主动找上门来,但那家伙让家奴“乒乒乓乓”一拍门,裴该就知道来意不善了。

    既然不想在胡营久呆,那就没必要低声下气向人,反倒更应尽显倨傲之态,只有这样,才能表示自己雅不愿与这些“汉奸”为伍,将来离开之后,风评也不至于太差。否则肯定会有人想了,你本鞠躬向人,人若接纳,便可久留,之所以弃之而去,仅仅因为融不进这个团体里去,受到排挤之故,未必是真的不愿意为胡人效力啊!

    所以他当面顶撞曲彬,并且矛头直指程遐——谁叫曲彬是你派来的呢?他知道程遐必然不肯善罢甘休,一定会找机会收拾自己的。果然,事儿来了,程遐自己不出面,通过支屈六分派下工作来,基于裴该目前跟支屈六关系还算不错,更基于他想要麻痹石勒、张宾的想法,就不可能一口回绝掉。

    你既投入胡营,当然是要为人工作的,不可能真象演义所说的“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再说了,史实中徐元直仕魏而官至右中郎将、御史中丞,那也不是光靠吃闲饭就能混得出头的,他若真是毫无作为,即便演义里的曹操,也会将之一刀两断。

    裴该若真是对石勒没有用处,石勒必下毒手,才不会好心好意地把他姑侄给放了呢。只有先取得了石勒一定程度上的信任,使得自己的活动范围增大、自由度增强,身边儿不经常跟两三个监视之人,那才有机会落荒而逃。

    他当日约定“降石不降汉”,也不献谋以图晋朝,但这整理、审核军中文书,可不在约定范围内,那是可以做的。而且不但要做,还必须做好,如此才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来,也才能戳破程遐的图谋,给他来个响亮的大耳光!

    可问题是,这古人都是怎么记账的?自己完全瞧不懂啊!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芸儿又跑过来了,果然是裴氏召唤。裴该心说这我不睡,你也不肯睡,究竟在操什么心?担心我真的从了胡了,从此你要一辈子生活在这腥臊之地?赶紧前往拜见,果然裴氏就问了:“我见那胡将以简册与文约,是要卿做什么?”

    裴该先把自己的大致想法说了一遍,说我既入胡营,不可能真什么都不做,那样也无助于咱们逃亡的谋划——当然啦,如今怕隔墙有耳,他言辞说得比较隐晦,相信裴氏是聪明人,应该能够听得懂。然后就面露苦笑:“可惜这账目之事,侄儿从未学习过,恐怕要被那程遐耻笑了。”

    他一贵介公子,没事儿学什么记账、算账啊,读好圣人书才是最重要的。在家自有管家,最不济也有大哥管账,至于做官以后……府中小吏都是吃白饭的么?这已经不是秦朝和汉初“以吏为师”,官员更重实务的时代了,自从儒生掌权以来,政客和公务员之间便日益脱节——而以裴该的家世、品位,那肯定是要当政客的啊,不可能去做下等的公务员。

    政客嘛,吟风弄月、寻章摘句可也,就算真想为国效力,那也要总揽大局,谁耐烦做琐碎小事?

    不过裴该也只是随便发句牢骚而已,主要为向裴氏表示,我陷身胡营,屈与委蛇,其实也很辛苦哪,你别以为我整天得意舒服,就会逐渐淡忘了自己的初心。他正在琢磨,是不是要通过支屈六的关系,悄悄找个懂行的来相助一二……或许不用支屈六,那简道就会算账呢——就听裴氏问道:“账目何在?我可试观。”

    裴该闻言,不禁双睛一亮:“难道姑母也懂得算账?”裴氏淡淡地笑道:“昔在王府主掌内事,也总要看看账册的,不然必为下人所欺。但这军中之账,与王府之账是否相同,我却也不知……先看看再说吧。”

    裴该赶紧命裴雄把那摞简牍抱进来,裴氏随手挑出几片来看了,笑意不盛反敛,眉头不舒反蹙。裴该心说完蛋,敢情连你也不会啊……我还是明天去问简道吧。就听裴氏缓缓地说道:“原来军中、府中,记账之法也并无太大区别。只是……”她想了一想,注目裴该:“裴郎明日寻些算筹来,我试为卿整理之。”

    裴该心中疑惑不解,就问裴氏,既然记账方法相同,姑母也会,那你皱什么眉头啊?这事儿很难办么?裴氏说了,记账方法虽然相同,但是数据太多,位数也不少,计算起来确实比较麻烦,我算术水平不高啊,手头又没有工具,怎么核对?等你弄来了算筹,我倒可以尝试一下。

    算筹裴该是接触过的——终究再怎么一心读圣贤书,你也不能是彻底的算术白痴,连普通加减乘除都不会,那别说难以治家,就连与人交往都可能出岔子——他知道那玩意儿倒不难弄,总共二三百根竹片、木棍而已,自己动手削都能削得出来。可是正如裴氏所说,这“匠器营”的出入数据太多太零碎,而且往往会涉及到比较大的数字——比方说制弓须用的胶、筋、角等物资——用算筹一点点摆,确乎是个大工程。

    裴该本想就此把活儿推给裴氏,可是想了一想,最终还是提出:“请姑母教给侄儿这记账之法。”

    “却是为何?”

    裴该笑一笑:“既是有用的技能,自然应当学会。况且,若侄儿也会了,便不必姑母操劳,为我分担了。”

    裴氏想想也是,刨去记账方法,论起普通加减乘除来,裴该必然是学过的,到时候两个人一起计算,工作量可以减轻,速度可以加快,若是分开来计算,也更能保证准确性。于是就又拾起一支竹简,详细向裴该说明,这笔是入账,上面是入数,下面记余数,这笔是出账,下面也写明了用途……

    裴该仅仅听了不到半刻钟,便即忍不住朗声大笑:“侄儿会了,再不必烦劳姑母啦!”

    ——————————

    第二日黄昏时分,支屈六再来听书,裴该直接把那一厚摞简牍,连自己核算后的结果——他还有几张纸用,所以是写在纸上的——全都交还给他。支屈六不禁吃了一惊:“这么快?可确实否?”裴该说我都复算过三遍了,肯定没错啊,劳驾你去向程子远复命吧。

    要知道这年月的记账方法还非常原始,属于“单式会计记录法”,源于秦代,汉代有所增益,但变化真不算多大,一直要到隋唐,这种计账方法才始完善。说白了,一个根本没有学过会计学的现代成年人,日常记录家用,大概就是用的类似方法,对于裴该来说,毫无难度可言。只是因为他此前从来都没有接触过,加上简牍零碎,也没有清晰的表格来圈定,所以才瞧着云山雾罩,无从下手。等到裴氏大致讲解了一番,以他的智商,更重要是超前的见识,当场就彻底掌握了其中诀窍。

    其实程遐交给他这个工作,也并不是想在记账方法上难为他——谁知道那小人从前有没有碰巧学过呢?关键是计算量比较大,又容易出错,所以才“期以三日”,想让裴该吃一个瘪,从此再不敢以居高临下的态度来轻视自己——你家世好、人品高、书读得多有啥用?军中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明公还如何交付你重任?要是不想滚蛋,甚至于因为无用而被石勒所杀,那还是老实点儿,夹起尾巴来做人吧。

    但是对于裴该来说,这算个屁啊!有种你让我算圆周率啊?虽然你自己都未必会算,而我不用算就能给出你结果——还比当世所有人都精准,终究祖冲之都还没有出生呢!

    这年月数学水平普遍很低,普及率更差,计算方法原始,就连“九九乘法表”都尚未完善。因为对于人们日常生活来说,简单的加减乘除便已经足够用了,而且商品经济不够发达,一个人未必会经常用到算术,普遍的娴熟度也不高。但对于裴该而言,他前一世虽然不学理,那也是经历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毕业后也没有全都还给老师——实话说未来随便揪一个学理的高中生出来,穿越回去,或许就能做杨辉、祖冲之的老师!

    最重要的是裴该不用摆算筹,那东西用着实在太耗费时间了。他一开始打算在纸上计算的,后来想想既然纸张不多,那还是节省点儿用为好,于是就让裴熊去找了根炭条,在支屈六派人搬来的青石块上演算,随写随擦——用的当然是阿拉伯数字,比中文数字写起来方便,裴该也更熟悉。他仅仅花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就把账目全都核算完毕,而且正如对支屈六所说的,复算了整整三遍,发现确实有几笔账目有误,很可能是程遐特意埋下的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