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91章 长安

    显庆元年。

    正月。

    长安,大慈恩寺。

    玄奘法师设五千僧斋,主持盛大法事为新太子李弘祈福。皇帝皇后率朝中文武百官都去行香。

    这是武氏第一次正式的走到台前,她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受到关注,所以竭尽全力,废寝忘食的表现。她举止大方得体,言辞不俗,表现极佳,让朝中百官和长安的士民们对她都称赞不已,对这位新皇后的态度也大为转变。

    “陛下,西突厥贺鲁叛逆,不能再纵容了,必须倾力征讨,一战灭之,一劳永逸!”

    “朕也想打,但如何打,怎么打是关键的。”

    即位七年的皇帝李治,如今大权独揽,赶走了元老派,废掉了王皇台,更换了新太子,将近而立之年的皇帝,如今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况且大唐还刚灭掉了百济。

    西突厥的阿史那贺鲁叛服不常,早已经让李治不满了。

    现在朝中有两派声音,一派认为东征刚建功,再应当乘胜进攻,将高句丽一鼓灭之,永绝东方之患。

    而另有人则认为,西突厥阿史那贺鲁如今势力越来越强,若再不征讨,那么就可能尾大不掉,慢慢成心腹之患。

    可大唐虽强,却也无法做到东西两面同时用兵,毕竟不论是高句丽还是西突厥,那都是一方霸主,大唐也得尽全力才能征服。

    东征还是西讨?

    先东还是先西?

    两派声音吵个不停,李治也有些犹豫不决。

    “陛下,西突厥咄陆有五啜,处木昆律啜,胡禄阙啜,摄舍提噋啜,突骑施逻施啜,鼠尼施处半啜。”

    “弩失毕有五俟斤,阿悉结阙俟斤、哥舒阙俟斤、拔塞干暾沙钵俟斤、阿悉结泥孰俟斤、哥舍处半俟斤。”

    “陛下,贞观八年我朝所册立的咥力失可汗分其国为两厢十姓,号称十箭。碎叶川以东属咄陆五姓,首领称啜。以西属弩失毕五姓,首领称俟斤。

    姓授一箭,诸啜、俟斤皆可称设,故又号十设、十箭。”

    殿中,为皇帝分析如今西突厥形势的是大将军契苾何力,现任左骁卫大将军,本是漠北铁勒契苾族人,早年本是铁勒可汗,后率部归顺大唐,贞观九年随军大败吐谷浑,因功取临洮县主为妻,贞观十四年,又随侯君集灭高昌国,贞观二十二年,随阿史那社尔打败龟兹,俘虏龟兹王。

    之后多次与西突厥作战,功高着著,升任左骁卫大将军,封郕国公。

    他虽是一胡人,但降唐几十年,却也忠心耿耿,战功赫赫,尚县主后,也算是唐朝宗室一员。

    作为一个对西突厥相当熟悉的大将,他的话当然更让皇帝信服。

    “西突厥有十姓部落,但是如今,阿史那贺鲁却仅能统领咄陆五部,弩失毕五姓却在真珠叶护的率领下,愿为我大唐先锋讨伐贺鲁,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真珠叶护是谁?为何能统领弩失毕五姓,为何又愿意为唐先锋呢?

    这就是西突厥人自己的内部权力斗争了,真珠叶护的父亲就是前任西突厥可汗乙毗咄陆可汗,早年也是由唐朝册立扶持起来的,后来实力一强便成了白眼狼。唐朝便又扶持了现任可汗阿史那贺鲁,联手击败了乙毗咄陆可汗。

    真珠叶护早年就也统领一部,称设,有自己的兵马部族,实力不弱。李治继位后,贺鲁老是搞些小动作,让大唐非常不满,于是唐朝去年派人去册封真珠叶护为可汗,这事被阿史那贺鲁所阻。

    随后,贺鲁还率兵征讨真珠叶护颉苾达度设,两人算是彻底成死仇。

    真珠叶护打不过贺鲁,便只好上表降唐,愿意为唐先锋征讨贺鲁,凭着他们家族和他父亲留下的底子,他倒也把碎叶以西的弩失毕五部团结了起来,要一起联唐反贺鲁。

    “如今真珠叶护联结弩失毕五姓反贺鲁,若我大唐不出手,那么他们肯定最终打不过贺鲁。一旦贺鲁再次击败真珠叶护,甚至吞并弩失毕五姓部落,那他的实力就将再次增长,彻底的控制西域之地。”

    要打就得趁早打,趁着现在贺鲁的西边还有真珠叶护这样的对手时征讨。

    “如果打,需要调动多少兵马?”李治问。

    “陛下,驭使夷狄需用权,当集中大军,以雷霆之威扫灭贺鲁。臣建议发兵十万,然后再召回纥兵五万,真珠叶护兵五万,集二十万大军三面合击,一举歼灭之。”

    “不能让他联合诸国,只打贺鲁。我们事先言明发兵只诛贺鲁,那么处密、处木昆等部也会各愿自保。如果我们不打,那么他们肯定会与贺鲁联手打真珠叶护。”

    处月、处密这几个部落是西突厥十姓部落之外的部落,实力也挺强,但不直属于十姓。

    这些部落在西突厥里,与贺鲁的关系没有他统领的五咄陆那般紧密。

    契苾何力的建议就是先盯着贺鲁打,以贺鲁的五咄陆为目标,像处月、处密这些部落,以安抚为主。

    处月部游牧在天山南北,这个部落现在不算有名,但到了晚唐的时候却非常有名,因为那个时候处月部已经改名为沙陀。

    沙陀人作战骁勇,晚唐时候的李克用正是沙陀人。晚唐五代十国,其中好几朝都是沙陀人建立,可见其勇悍。

    “陛下,此平定西域之良机,万莫错失。”契苾何力再次恳求。

    “让朕好好思虑一下。”

    ······

    契苾何力退下,李治拿起御案上的一本奏折。

    奏折是来自海东百济,由安东副大都护、熊津都督府都督李逍上奏。

    李逍上奏,请求朝廷先东后西,先集中全力灭高句丽。至于西突厥,可以驱虎吞狼,册封反贺鲁的真珠叶护为可汗,令他率弩失毕五部征讨贺鲁,再调回纥和契苾等铁勒部发兵助攻,朝廷方面可以委派一员上将总领,但不需要发大军亲征。

    用李逍的话来说,以夷治夷驱虎吞狼,先让他们自己打着先。唐军还是应以东边为主,只要西边维持着局面不坏就可,哪怕暂时灭不了贺鲁都没关系。

    若是此时从东边调大军回朝,赴西域平乱,那么东边局势肯定要变的。留守的兵太少,就压不住高句丽,而现在倭国又出兵,到时百济无兵弹压镇守,只怕百济人将再次叛乱。

    所以贪多嚼不烂,别去管什么西突厥了,先把高句丽灭了再说吧。灭掉高句丽才能保东方安稳,不灭高句丽,那么刚打下来的百济也将守不住。

    奏章末尾,李逍还告诉皇帝,别指望新罗人和契丹人,若大唐主力在,他们当然会协同,而万一唐军主力不在,他们肯定不会用心的,甚至说不定这些家伙还会生出二心,觊觎半岛的土地。

    “爱妃,你觉得朕该先东还是先西?”

    武后抱着女儿轻轻摇晃着,见皇帝问她,道,“契苾何力虽是老将,但李逍的话其实也很有道理的,东西两面开战,相遥万里,朝廷肯定无力两边皆顾。而东西二选一,臣妾觉得还是当选东,先东后西,趁势先灭高句丽再出兵西域!”

    李治犹豫,“可契苾何力说的也很有道理,西突厥的贺鲁已经越来越嚣张,他已经屡次派兵进犯我大唐的西州、庭州,再不征讨,我大唐在西域只怕再无威望,西域有失。”

    他似自言自语道,“高句丽也不好打的,朝中不少大将都说没个八年十年的,只怕并不能灭掉高句丽。但八年十年的朕等不得,西域等不得。去年灭了百济,高句丽又被大败了一次,相信能够暂时安份一段时间了,朕还是想先西后东,先平贺鲁,再还征高句丽。”

    皇帝已经有了主意,武后便也没再出声。

    ·······

    “诏令!”

    “检校羽林军大将军程知节为葱山道行军大总管,率领诸将进讨贺鲁!”

    “左武卫大将军梁建方、右骁卫大将军契苾何力为弓月道行军总管。”

    “右骁卫将军高逸德、右武卫将军萨孤吴仁为副总管。”

    “诏苏定方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率领燕然都护任雅相、副都护萧嗣业、左骁卫大将军瀚海都督回纥婆闰等进讨贺鲁。”

    “诏右屯卫大将军阿史那弥射、左屯卫大将军阿史那步真为流沙道行军大总管,分头出金山。”

    诏令接连而下。

    连发三路大军,分别由程咬金、苏定方和阿史那弥射统领,兵分三路,各统兵五万。

    再诏回纥和契苾部各出兵五万,加上册封真珠叶护为可汗诏他率弩失毕五姓发兵十万,这一次大唐真的是全力以赴,重兵出击。

    总共三十万大军征讨贺鲁。

    随着这道诏令下达,原安东大都护府副大都护程咬金,副帅苏定方都被抽调往西域,同时抽调走的还有十万府兵精锐。

    原本的朝鲜战场,唐军主力尽撤。

    北面以薛仁贵代替程咬金主持战局,南面则完全交给了李逍。

    身为副大都护的李逍,手底下却只有一万二千以百济人为主的乡勇土团,却要一人独自承担镇守百济之地的重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