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87章 唐旗、唐骑

    雨淅淅沥沥下个没完没了。

    天色晦暗。

    秋雨已经带着寒意,淋湿衣服便会浸入骨肉透心的寒。

    百济王城泗沘城南二十里,郊外。

    名为黄山的山下,百济名将阶立马阵前。

    三万百济军是新罗最后的一支生力军,在他们的身后就是王城。

    他们面前是新罗王金春秋世子金法敏率领的六万新罗大军,潮水一般的进攻已经连续八次。

    鏖战一天,阶伯击退了新罗人八次进攻。

    此时,他的三万大军已经只剩下了五千预备军未动,其余两万余人或死或伤,精疲力尽,不能再战。

    “将军,新罗人太凶悍了,这样打下去,我们会死光的。”一名百济将领禀报。

    “唯死战尔!”阶伯吐出四个字。

    他知道对面新罗帅旗之下,其实真正指挥的将领并不是新罗王世子金法敏,而是新罗名将金瘐信。

    当初,百济联兵高句丽和靺鞨进攻新罗,阶伯就是联军前锋。联军连破新罗三十余城,阶伯更是攻下金瘐信的家乡,还杀死了他的父母妻妾儿子等一家百余口。

    他和金瘐信之间早就是死仇。

    而他当初之所以杀金瘐信一家,则是因为他的三个儿子早年都是在与金瘐信的交战之中阵亡的。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金瘐信不会放过他,他很清楚。

    “将军,不能暂避锋芒,撤回王城坚守。”

    “守?”阶伯摇头,高大的身躯早已经湿透,身上散发着雾汽,可他却没有半分动摇。“已经退无可退了,守大城必野战,若不能野战,必败。”

    “我们可以待高句丽的援兵。”

    “不会有援兵了,不会有了。”

    说完,阶伯拔剑出鞘,“今日,死战!”

    “随我杀新罗贼!”

    勇将麾下自有勇卒。

    虽然百济军已经残了,可剩下的五千预备队,却都是阶伯麾下最精锐的兵。主将拔剑,麾下五千兵一起挺起了长矛。

    “杀!”

    阶伯明知必死,却也不愿再后撤了。对他来说,这冲锋就是在求死,明知百济将亡,他也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更不愿意在金瘐信面前跪降。

    如果面前的是唐军,他或者会有其它的考虑吧。

    “杀!”

    五千悍卒那股子鱼死网破的气势,冲天而起。

    对面新罗中军阵前,世子金法敏都为之一颤。他想不到,六万人对三万人,猛攻一天,结果对方还有如此气势。

    虽然斩杀万余百济军,但其实新罗人损伤也很大,以六万人对三万,打到现在,猛攻一天,八轮冲锋,新罗人战损同样过万。

    而且全军疲惫不堪。

    现在百济人这一反冲,还真是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新罗大将金瘐信看着对面潮水般涌来的百济军,眼里却闪过兴奋和杀意。

    “将军,怎么办?”

    “世子殿下莫慌,百济贼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结阵,放他们进来,将他们全部围杀!”

    金法敏有些犹豫,他看的出百济人的凶悍,要围杀这几千百济军,估计会给他们自己成倍的伤亡。

    “殿下,擒杀阶伯,围杀此军,则泗毗城再无守军,我新罗将攻占百济都城!”

    攻占百济都城的诱惑,让金法敏犹豫了一下。

    金法敏的弟弟金仁泰在一边也跃跃欲试。

    “大哥,唐军估计也快到了,再拖下去,到时必让唐人捷足先登啊。”

    “好吧,杀!”金法敏阴着脸下令。

    狭路相逢勇者胜!

    黄山脚下,新罗军和百济军冲杀在了一起,雨雾之中,如两只困兽相斗。

    厮杀至黄昏。

    战场已经血流遍地,阶伯身负数十处伤,换了三匹战马,依然冲杀不止。此时的他就如同是一只发狂的猛兽,根本无人可挡。

    他的五千兵此时也只剩下千余,可依然还是那般凶悍。

    六万新罗军,整整一天的厮杀,此时也伤亡近半。

    新罗人虽然还有半数兵马,可却反而被杀的有些丧胆了。

    不远处,几骑战马默默的关注着战场。

    “新罗人真是无用!”

    一员大胡子将领带着不屑语气道,他身着明光铠,一看就知道是员唐将。

    此人乃是左骁卫中郎将刘仁愿,唐军中有名的猛将,出身雕阴刘氏,他父亲做过绥州总管,镇守河套地区。雕阴刘氏本为西晋时匈奴右贤王刘豹之后,世代为绥州豪族。

    刘氏历经西魏、北周、隋、唐诸朝,世代镇守北部边防,屡立功勋,为一方豪杰。

    刘仁愿早年以门荫成为太宗弘文馆学生,随后为亲卫,随驾太宗身边,曾徒手与猛兽搏斗,获得仗内供奉的特衔。后参与征辽,破格升上柱国、黎阳县公,随英国公李绩经略漠北,征讨薛延陀,安抚九姓铁勒,升为中郎将。

    如今又随苏定方征讨辽东,是员相当能打的猛将。

    “你说新罗人无用,可他们却比我们还先一步打到这泗沘城下的。”说话的是青州刺史刘仁轨,如今检校熊津州都督。

    刘仁轨和刘仁愿名字听着好像亲兄弟,实际上却根本没关系。刘仁轨出身汴州尉氏的刘氏,祖上是汉章帝刘炟,他幼时家贫,打小爱学,以博学闻名。后来出仕为官,一直都是文官。

    来辽东前,他就是青州刺史。因为唐军水师征讨百济连战连捷,迅速的攻下大片土地,于是朝廷又新设了几州,刘仁轨因此调任新设的熊津州刺史。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那是新罗人跑的快,而我可是一路攻城拔地杀过来的,能一样吗?”

    “你们兄弟俩也别争了,新罗人看样子是要撑不住了,我们要不要下去拉他们一把?不管怎么说,咱们现在也是盟军嘛。”左骁卫将军刘伯英说道。

    “我们可不是兄弟,别瞎说。”刘仁愿呵呵两句,然后看着下面的战场,“急啥,让他们先杀嘛,等杀到最后咱们再出去出不迟。”

    虽说新罗人看似被人更少的百济人压着打,但百济人都快死光了,就算冲垮了新罗人,他们也无法成为真正的赢家。

    再说了,可没有哪个唐将真把新罗人当成盟军的。

    右威卫将军孙仁师也笑着道,“要是百济人先撑不住了,咱们还得赶紧出场,要不一会就要让新罗人先入泗沘城了,可既然是新罗人撑不住,咱们还是先看看戏吧,谁让这些新罗人只知道争功呢,要真让他们先入了泗沘城,还不知道要怎么狂呢!”

    左卫中郎将王文度也是连连点头,“就是,这些该死的新罗人只知道绕城而过,一路向这泗沘猛冲,明摆着就是想抢先一步夺泗沘城的。”

    左骁卫将军刘伯英、左骁卫中郎将刘仁愿、右威卫将军孙仁师、左卫中郎将王文度、熊津州都督刘仁轨,五员大将坐在那里一点不慌的闲聊着。

    这五将是苏烈和薛仁贵两帅派出的先锋,一路上紧追慢赶的在后面给新罗人擦屁股,气都气死了,此时乐的看戏。

    “杀杀杀!”

    阶伯状若疯魔,浑身浴血,左手持刀,右手挥剑,真的无人可挡。

    金法敏眼看着阶伯带着手下如箭一般的杀到,忍不住下令,“撤!”

    中军帅旗一动,本就慌乱的新罗兵更加无神,还以为是中军已经被击破,纷纷喊着败了转身而逃,就恨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战场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只剩下一千多人的百济军冲锋在前,后面是近万的百济伤兵疲兵鬼哭狼嚎的喊叫着跟着冲锋。

    而在他们的前面,原本六万人的新罗军,本来还足有近四万人,可此时却狼狈的四散奔走。

    “丢人啊!”

    刘仁愿摇头不屑。

    “是有点,六万打三万,结果反而被打的抱头鼠窜,所谓新罗名将金瘐信也不过如此啊。”

    “是啊,倒是这百济大将阶伯还真有几下子。”

    几人根本不理会新罗人的败逃,只是笑呵呵的继续评论着。

    阶伯击溃新罗军,追敌三十里后下令收兵。

    不是不想追,而是追不动了。

    收拢兵马,百济还余万人左右,这一战也是损兵折将近两万,损失这么多兵马还能反败为胜,以少胜多,不得不说这也是个奇迹了。

    万余兵马个个浴血,人人带伤。

    战场上,到处都遗留着新罗人的尸体,还有那些跑不赢而弃械投降的新罗降兵。

    “百济人好像打算杀俘了!”刘仁轨道。

    “不能让他们杀了,那些当兵虽不行,可当奴隶卖到登州赤山港去,可是挺值钱的,杀了可惜了。”刘仁愿转头对自己的上司刘伯英道。

    “那就出击!”刘伯英点头。

    “击鼓,吹角,进军!”

    “杀啊!”

    刘仁愿一马当先,挥槊冲锋。

    “杀啊!”

    数千唐军前锋也如锋矢疾驰而出。

    战场上,正准备将那些投降的新罗兵砍杀的百济人傻了。

    阶伯面色苍白。

    当看到那一抹飘扬在前的红色唐军战旗时,他终于一口血喷了出来。

    “天亡我百济也!”

    唐军出现,那么这胜利也就没有了意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最后的胜利却是属于唐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