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69章 老虎要发威

    鸡刚叫了头遍,李逍就已经起床了。

    自来到武珍州后,李逍第天的睡眠时间就很短,或许是心有警戒,毕竟这武珍州城里唐人不过几百,而百济人却有近万。每天生活在这个被百济人包围的城池里,还真说不清到底是他来统治这些百济人,还是他被百济人围困着。

    精神抖擞,就是肚子很饿。

    守在李逍门外的几名佣兵见他起来,便都揉搓了把脸打起精神来。

    “辛苦兄弟们了。”

    “没什么辛苦的,反正一会换班,吃过早饭我们就去补觉了。”一名来自关内的佣兵道,他以前曾是游侠儿,后来犯了人命官司跑到河南去,当了名响马。如今改头换面,跟着赵持满来百济,倒也觉得挺自在的。

    李逍叫了送来早餐。

    “一起吃,我给你们也叫了份。”

    早餐还不错,长安关内产的金黄小米,熬了很长时间成一锅很浓稠的美味小米粥,配上来自河朔的肉松,再加上百济这沿海产的虾皮子,再加上点嫩绿的蔬菜叶子,很好。

    两名佣兵则不太喜欢吃小米粥,他们更喜欢的是白面馒头配剁成大段的煎鱼块。

    “这武珍还号称是百济大城,可外面连顿像样的吃食店都没有,真是丢人。”一名佣兵大口嚼着馒头一边道。

    “何止是没好的吃食,连个像样的娘们都没有,虽也有几间青楼楚馆,可你看看里面都是什么样的货色,歪嘴斜眼的,还他娘的个个妆容奇丑,老子那天还说去尝尝鲜,可最后逛完城里的几家店,最后也没能挑到一个合眼的。”

    另一个就道,“反正灯一吹,还不都是一样嘛。”

    “怎么可能一样,那些百济妓女,连我大唐最偏远之地的村姑还不如呢,真下不去手。”

    “哈哈哈。”

    李逍慢悠悠的喝着粥,听着两个家伙在那里闲扯,也没发表意见。事实上,他对什么百济妓女没兴趣,他刚入武珍州城时,这城里的百济贵族豪强和那些巨商大贾们都已经一起来拜见过他了。

    送上各式各样的金银珍宝,还有不少美人。

    当然,这个美人是他们眼里的美人,其中既有城里有名的当红名伎,也有些人家里年轻的女子,不过如两佣兵们说的一样,这些女子确实很简单。

    倒不是说姿色太差,而是不够有气质,毕竟这武珍州是个小地方,远离中土大唐,没什么见识,甚至读过书的都没几个,显得愚昧无知。连妆容和衣着,都是很老土,李逍哪会有胃口。

    武珍州说是人口数万的大州,城里都有近万人口。可一点也称不上繁华,市场上商品很少,百姓多有饥色。

    权贵商贾倒不少,但相比中原的那些上层人来说,他们就不免有几分乡下土包子的感觉了。

    享受过带着家乡口味的早餐后,李逍便去了跑马场上骑马练剑。

    这里曾经是上任武珍州高官的府第,一位世袭贵族之家。在薛仁贵攻打此处时,率军在城外战死,薛入城后便把这府第查抄了。

    如今薛仁贵远在居烈山下,这座大宅倒是一直空着,李逍入城后,便选了这里充当安东道经略、安抚使衙门和武珍州刺史府。

    前院是衙门,后院是他的居所。

    跑马练剑,半个时辰后,浑身出了汗,浸湿了衣带,李逍收功,冲了个澡更衣来到前厅。

    一个衙门两块牌子,但人员还是太少。

    整个衙门,除了李逍这个朝廷任命的官员,其它的各个属官一个没有,李逍等于是个光杆司令。

    于是乎,李逍便也只能自己征辟任命幕僚,用他们来暂时充任衙门里各个职位,这些人都是随着他从长安来的。

    他们以幕僚身份,却干着各个属官之差。

    好在他还有二十人的亲卫,二百人的佣兵团,再有刘俊给他的二百人耽罗岛伤好后的东征士兵,倒也还算是兵强马壮。

    凭着这四百多人,武珍州没人敢跟他放肆。

    可原本薛仁贵留下来的五百人,却在他入城后,赶去耽罗岛了。他们要去那里押送刘俊购买的粮草药品等,送往居烈军前。

    “募兵榜文张贴出去了没有?”

    官厅,李逍问赵持满。

    “昨天就已经全都张贴出去了,贴了一百张,还让人敲锣宣传。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人应募。”

    “没有一人应募?”李逍沉着脸,这就有问题了。

    不管怎么说,也不应当没一人应募的,毕竟他开出的条件还是可以的。入选就有一百赏钱,还会有一套衣袜鞋子,更别提还包吃包住呢。尤其以前是奴隶的,入选后就能马上成为大唐的良民。以前欠债难还的,入选之后就可以一笔勾销不用再还了。

    可这样的条件,居然没人应募?

    “谁在背后阻拦吗?”李逍问。

    赵持满点头,“三郎你料的不错,榜文一出,就有几个家伙放话,说谁若敢应募,就要让他不得好死,甚至让其全家死绝。”

    “谁敢这么大口气?”

    “是这武珍州城里最大的三个家族,这些人世代是这里的贵族,占有最多的土地庄园,甚至城里的许多商铺商队也是他们的,算的上是这里的地头蛇。”

    “地头蛇吗?可难道他们觉得自己可以跟我们扳手腕?”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找死!”李逍摇头冷笑。

    赵持满道,“他们可能是见你入城都这么多天了,可一直没什么动作,还跟他们笑嘻嘻的,就以为你真的好欺了。”

    “是啊,老虎不发威,他们就还真以为是病猫了。二哥,看来咱们得展示下自己的肌肉了啊,要不别人还真以为我们好欺呢。”

    “我带佣兵团走一趟,灭了这三族。”

    李逍摇了摇头。

    “他们要玩,那我们就陪他们玩。你让人给城里所有的有头脸的家族下个贴,就说本帅要在官衙设宴,宴请这些地方名流。”

    “三郎想设鸿门宴?”

    “什么鸿门宴,是摆杀猪酒,我要当着所有武珍州城内的这些所谓权贵豪强的面,把那敢于挑衅我大唐,挑恤我李逍的家伙砍了。”

    既然鸡不听话,那就杀了,不但要杀,还得在猴子面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