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61章 投鼠忌器

    皇帝给李逍到任的期限是三个月。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半,李逍却依然还在登州赤山浦。

    以八千奴隶为诱饵,李逍诱来了无数的巨商大贾,以及名门豪强勋戚贵族高官们的管事。

    八千奴隶确实只是一个诱饵,李逍不过是借此让那些人来到登州这个小海港里见自己。

    一切进展顺利,有八千高句丽奴隶在,甚至李逍让老王驾驶九头蛟号带着一批又一批的考察者一日夜往返平壤浿江口一趟后,那些人全都入了李逍的彀中。

    没有谁能拒绝的了李逍的蛟龙式新木兰船,也没有人会再忽视这条新航线的巨大利益。

    蛟龙式新海船,赤山造船厂,赤山港。

    一桩桩买卖不断的敲定达成协议,这一刻不管你是来自长安的关陇贵族,还是来自山东的五姓七家,又或者是来自岭南的海商巨贾,又或者是那些朝中新贵,或者是那些胡商们,大家在赤山浦这个新兴的小海港里放下了各自身份的不同,放下了往日的成见,大家不谈过往,只谈未来。

    当赤山港拍卖所正式挂牌之日,其实赤山港的大局已经达成了。

    李逍赚的盆满钵满,金银成箱,钱帛堆积如山,足足十几万贯的钱财,哪怕是放在扬州广州登州那样巨商云集的大贸易港里,这也是一笔不可小觑的财富。

    可李逍转眼就把大头的十二万贯让人运去长安献给皇帝和宸妃,自己只留了一万八千来贯钱。

    拍卖所。

    这座拍卖所虽然有些简陋,但却很宽敞,能够容纳足足数千人。

    金风送爽,天高云淡。

    如同罗马斗兽场一样的拍卖所,让许多今天进场的泰西胡商们感到很亲切,尤其是来自拂林的东罗马商人们,他们想不到在这个东方的沿海小城还能见到这样熟悉的场景。

    有身份的客人们占据着一个又一个的包厢,那里有最好的服务,而其它的来客们,则只能在露天的台阶位置上就坐,幸好今天天气极好,倒也是一样。

    “短短一个半月时间啊,李逍就赚了十几万贯,点石成金,真正的点石成金啊。”

    来自太原王氏的一位旁支庶子语气里满是羡慕甚至是妒忌之情,哪怕是如太原王氏这样的数百年名门世族,十几万贯钱都是不得了的财富。而对他这样的旁枝庶子来说,更是永远也无法拥有的财富。

    他一个旁支庶子,为家族在外奔波跑腿,可身家却也不过千把贯而已。可看李逍,一个半月时间啊,就赚了十几万贯。

    在他看来,这钱来的太容易了。

    来自河北的范阳卢氏子弟轻笑着道,“妒忌吗,但也没什么可妒忌的,李逍跟武家的关系可是极好的。现在武氏当宠,李逍也是深得圣意,别说十几万贯,李逍就是再多赚点,我们也只能笑着捧场。”

    范阳卢氏也是五姓七家之一,深植河北,贞观名相房玄龄妻子便是出自范阳卢氏。

    李逍这次轻松赚这笔钱,确实让大家妒忌,但也仅仅是在心里妒忌下了。

    如今的李逍,可是有鬼见愁之名。

    他在长安两次跟勋戚世族争斗,第一次,许州崔氏家主崔知悌便把嫡女赔给了李逍做妾,还赔掉了一万贯,更别说最后自己丢官罢职不说,还被除籍为民发还原籍看管。

    而第二次,更厉害。

    不但把皇后的娘家太原王氏当家一脉搞的流放岭南,还把皇后的舅家柳氏三代都搞去岭南流放了,至于躺枪的许州崔氏这支,更倒霉,被流放到李逍任职的百济武珍州去了。

    三大豪门,从此成了长流人,三代之内都不得回中原。

    可悲可叹啊。

    更加可惧。

    而搞了这么大事情的李逍,却还升了官阶进了职,虽说暂时离开中枢朝廷,可去百济避避风头,都还是刺史加经略安抚使。

    这样风头劲,谁愿意再来挡其锋芒呢?

    “先避避其锋芒!”卢氏子轻笑道,“你且看他能得意几时,毫无根基之人,如今不过是借圣宠得意嚣张一时,但这样无根基之人早晚会被众人灭之。只要有一日,他不在圣驾前得宠,那时的李逍,不过是一土狗尔,灭他还不容易?不管他攒下多少家业钱财,那早晚都还是我们的。”

    “今天给他一千贯两千贯,来日都要加倍的吐出来给我们。”

    那王氏庶子哈哈一笑。

    “卢兄说的太对了,是我太过高看他李逍了,不过是陛下跟前的一只土狗而已,还真以为是只大虫了。”

    “什么大虫,不过是虫假狐威罢了!”

    “哈哈哈!”

    拍卖场上,如王卢两人一般心思的人有很多。

    大家妒忌眼红,可又无可奈何,有王柳崔三家前车之鉴大前,并没有人敢轻易的再对李逍动手。

    现在在这些权贵世家的眼里,李逍就等于是一只疯狗,逮谁咬谁,根本不管不顾。

    这样光脚不怕穿鞋的亡命之徒,可没人愿惹。

    大家都是玉,怎么能跟瓦去硬碰呢!

    不能直接去搞李逍,可又不想放过李逍抛出来的惊人诱饵,那便只能先捏着鼻子,假装着笑脸跟李逍合作了。

    赔了笑脸还要送上钱财,这些人其实心里憋屈的很,可又没人肯表现出来。大家都希望能看到有个把如崔家这样的人出头跟李逍拼一拼,但真让他们自己拼,他们是不肯的。

    他们觉得李逍头太铁,怕跟他硬碰会痛。

    “这批高句丽奴隶货色倒还真不错!”

    “确实,都算的上是上等货,不过就是有些桀骜了些,都还没驯服过呢。”

    “这种没驯服的才好,难得一见啊。那些家生奴有啥好的,麻木而懒惰,看的都嫌,还是这些好。”

    “那可要多拍点回去。”

    “这些年市场上新罗婢昆仑奴不少,西域的胡姬也很多,什么波斯姬拂林姬大食女,偏偏高句丽奴隶可是少见。”

    “机会难得,不要错过哦!”

    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一名自扬州请来的掌柜,口才极佳,今天充当了这场拍卖会的主持人。关于拍卖的流程和方式,李逍早就亲自交待过他,而入场的客人们,也都人手得到了一张拍卖手册,上面有如何拍卖的流程和方式。

    八千个奴隶,分成好多个类别,每个类别都是按十人一组打包拍卖,没有单个零售的。

    拍卖实行公开举牌加价竞争模式,公开公平公正,价高者得。

    “现在拍卖正式开始,现在拍卖的是强壮的奴隶,十个奴隶,全都是二十来岁的强健高句丽男子,他们身体健康且强壮,原来都是渔民,有出色的捕鱼经验,个个都会驾舟。”主持人是个中年掌柜,胖胖的脸,两撇小短须,但声音洪亮,说话很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