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42章 一锤子买卖

    赵持满找来的船长是个老头,有点黑有点瘦有点干巴,除此之外一切挺正常的,没缺胳膊也没少腿的,既没有个铁钩手,也没有戴只黑眼罩,连帽子都只是顶很寻常的软脚幞头。

    这让李逍都有点怀疑这位是不是真正的船长。

    船长嘛,总应当是少只手缺只眼睛才显出经验丰富的嘛。

    那老头被李逍盯的有点头皮发麻,“老朽眼睛不花视力很好。”

    “听说你经验丰富?”李逍收回目光,笑问。

    “我出生之时就是生在海船上,打小便开始跟船,十岁开始就是正式的水手了。跑登州入新罗航线已经跑了五十年,当船长也有三十年时间。”

    李逍听的不由肃然起劲,不为别的,就为他跑了五十年海船居然还没挂掉,这个人就够传奇够值得钦佩的。

    这年头的航海技术和造船技术都还不够发达,跑个长江运河都还经常容易翻船,更别说跑海上了。哪怕这老头五十年来都只是沿海海岸行做近海航行,可都非常了得了。

    五十年居然能一路平安的捱过来,不容易。

    “佩服,老船长居然跑了五十年海。”

    老头有些落寞的道,“没什么值得佩服的,虽然跑了五十年船,经历了许多大风大浪,可到老了还是晚节不保,栽了。”

    赵持满在一边简单的解释了句,“王船长去年带着一条船想直航百济,结果在海上飘了三天后,发现偏离了航线,然后遭遇了风暴,船被风浪打碎了,一船人除了他,全死了。他抱着块木头飘到了百济,大难不死。”

    老王头回国后,整天在扬州港口的酒馆里醉生梦死。直到有一天,赵持满来这里寻找经验丰富的海船船长。老王本来是没有兴趣再出海的,可后来听赵持满说船东的船改造的很神奇,可以当七面风航行,甚至不惧风浪,而且船东还有可直航百济的法宝。

    这些深深吸引了老王,于是他才扔下酒坛子,跑着赵持满去了洪州的船厂,见到了改装过的新船,发现这船确实远超他见到的许多船更适合航海,然后他毅然的回到扬州,利用他多年的人脉关系,招募到了许多经验丰富的船员水手,回到洪州把船驶到襄阳来等李逍。

    “你真有不怕迷失方向的法宝?”

    大海里航行,方向很重要。白天有太阳,晚上看星星,老王头懂牵星术,能用牵星板测方位,但是在阴雨天的时候,老王就只能凭感觉航行。若是以前那般沿海岸航行的话,还能参照海岸上的参照物,或凭借着多年经验绘制的海图航行。

    但他想要闯一闯,想直航百济,那就要闯入深海之中航行,而在深海里可没有什么参照物。

    上次他的失败,就是因为遇阴雨而偏离方向,再又遇上了风暴才出事的。

    “我确实有这样的法宝。”

    “快拿给我看看。”老王急道。

    李逍微微一笑,并不答应。

    赵持满在一边道,“你也已经见识过我们三郎的这条船了,经过改装过后,已经十分神奇了。”

    “确实很神奇,特别是这风帆极为了得,不过要直航百济,关键还是怕迷失方向。”

    “我有一宝,可不惧迷失方向。此物名为罗盘,可在海上指向南。”

    老王有些疑惑,“难道是司南?可是司南在海上根本无法使用。”

    指南针的前身就是司南,早在战国之时已经问世了。不过这种由天然磁石加工而成的圆勺形测向器,并不适于在波涛起伏的海上使用。

    而李逍利用穿越客的便利,直接把罗盘针拿了出来。不论船舶如何摇摆,罗盘的指向效果相当稳定。

    有了这个,便不用再只是盯着天上的星星看了。

    “给我看看。”老王眼睛瞪的许大,激动的嘴唇都发抖了。若是早有此物在手,他上次就不会迷失方向,也不会翻船,那一船人更不会死了。

    “给你看看也无妨。”

    罗盘指南针这东西并不神奇,许多发明其实只是没有打破那道壁垒而已,有的时候,真的只是差一层膜没捅破而已。

    老王接过李逍递过去那只不过一只大饼大的罗盘指南针,左摇右晃认真观察,最后干脆二话不说就往船上跑。

    李逍也没阻拦,这人看着有股子钻劲,这样的船长确实是他想要的。

    老王上船后,这里跑跑那里转转,过了一会,发出了激动的尖叫声,兴奋的尖叫后,是狂喜的笑声,没多久也变成了鬼哭一般的狼嚎惨叫。

    一会笑一会哭。

    老王哭的很伤心,他发现李逍真的没骗他,这东西真的可以在海上指明方向。他伤心的是这样的东西怎么没有早点发现,要是早发现,他去年就不会出事了。

    赵持满小声问,“这样的神器就这样给老王头了?”

    “要不呢?”

    “如此利器,怎么也得郑重再郑重啊,应当让老王先签个契约,或者让老王送两个孙子到你府上质押着。”

    李逍摇摇头,“不必,有些东西其实早晚会被人发现的,再说分享给大家也不错嘛。”

    赵持满无语,“你知道这些东西有多么的神奇?如果拿去卖,有多少海商会愿意重金买?你就是卖一千贯一个他们都愿意。”

    “我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之处,不过这东西也就是一锤子买卖,而我也没想过要放弃这机会啊。我这次来,可是带了好多个航海罗盘,正好可以一路推销到登州去。”李逍笑着道。

    赵持满倒有点傻眼了。

    “有钱干嘛不赚呢,现在不赚,等下次别人琢磨出来可就没机会了。你说一个卖一千贯会不会有点贵啊?”

    “你看卖给谁,如果给那些大海商,一千贯算不得什么。”

    大唐有不少海商,尤其是那些跑南海的商人,更有钱。有些商人不但跑南海,甚至直接跑到波斯湾去,靠着一代又一代船长们传下来的海图航线,他们打开了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广州有很多大海商,如果把罗盘拿到广州去卖,肯定不用担心买主。”

    “嗯,趁这罗盘还没有被人仿制之前,得多卖点出去,这个事情我就委托给你,你安排点人手,到大唐各个港口去卖。能卖多少个就卖多少个,咱们先狠捞他一笔再说,小点的港口几百贯也卖,大港口千多贯也卖。”

    “三郎你手上有很多这种罗盘吗?”

    “时间匆忙,做的有限,也就几百来个吧。”

    “几百个?”赵持满瞪大眼睛,嘴巴里都能塞进去一个拳头了。

    一个买几百上千贯,那几百个罗盘,得卖多少钱?这不得卖上几万十几万贯?

    “我估计卖不到太多钱,刚开始可能有不少人抢着要,但这东西要说技术含量也不算太高的,若有心参研仿制还是不难的。到时有人仿制出售,我们的就不好卖了,价格肯定会不断下跌的,最终一个能卖上十贯都不错了。”

    所以李逍想的也简单,干一锤子赚一笔就算了,能赚多少就多少,打个时间差,趁别人山寨他之前,先到各个港口找那些海商们圈一笔。

    赵持满大叹李逍阴险,不,是精明后,进了趟襄阳城,然后告诉他,三百多个罗盘已经安排出去了。

    老王在木兰舟上又哭又笑了半天之后,就开始催李逍早点起航,他迫不急待的想出海试验下这罗盘的功效了。

    李逍倒也想早点走。

    但他来到襄阳的消息,还是走漏了。

    不但襄州刺史与一群同僚来宴请他,而且襄阳的不少豪强大族也来请他。李逍跟这些人也不熟,可人家来请,也不能不理会。

    那些土豪世家李逍可以不理,但刺史还是得拜见下的。

    襄州刺史不是别人,而是武氏的兄长,武氏虽说还没当上皇后,可已经进位宸妃,大家都知道这位肯定能当皇后的。

    武氏的兄长武元庆便升任了这襄州刺史。

    武元庆对李逍很客气,因为他妹妹武氏交待过他,李逍是自己人。武元庆没什么本事,全凭着父荫当个小官,然后现在又凭着妹妹的得宠,才做上了这刺史之位。

    武元庆没什么本事,但很喜欢钱。

    他听说李逍要去百济为官,长安的长孙无忌等许多元老勋戚们凑了十万贯给李逍,于是也想搭个顺风车。

    “百济那边真的大有可为吗?”武元庆一副咱们哥俩好兄弟的模样。

    “朝廷是有意要把朝鲜半岛纳入我大唐疆土的,那里现在已经实置州县,还有二十万兵马在用兵,可以期待的是,十年之内,三韩半岛必被我大唐征服,到时那里会成为我大唐的第十一个道,朝鲜道。”李逍对武元庆说的是实话,朝廷上下确实没打算放过这块肥肉,一旦征服,那就必然是直属地,而不再是羁糜州。

    “祥瑞兄,哥哥我这里也有几千贯子钱,你看能不能也搭个顺风车,投你那去?”

    “可以,当然可以。”李逍倒是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