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32章 气跑宰相

    “昏君!”

    来济冲着李治来了一句,惊呆满堂众人。

    “你说什么?”李治也火了。

    来济依然不客气的道,“昏君,奸臣。”

    “你!”

    皇帝怒瞪着来济,但却也不能真的拿来济怎么样。来济那是太宗留下来的元老了,他不可能因为来济一句昏君就治他的罪,那传出去,他就真的是大昏君了。

    但任谁被骂了也不好过。

    “昏君在位,奸臣当道,满朝奸臣也!”来济这个老喷子又来了一句。

    这下不仅皇帝不高兴,连李绩等宰相们也不高兴了。

    什么意思?

    合着这满朝上上下下,都是奸臣,就你老来是个好人了?有这样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吗?

    来济也不知道是不是气糊涂了,开骂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涛涛如决堤之江水奔腾而下。

    先骂皇帝李治,又骂小奸臣李逍,最后又骂大奸臣李义府、许敬宗,然后又骂老奸臣李绩、宇文节,甚至最后连不在场的武氏也没放过,说她媚惑君王红颜祸水。

    李治不说话了,李绩他们也不吭声。

    李逍更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来济的表演。

    大家静静的被来济骂着,看他一个人的演出。

    骂了半天之后,也许是来济骂累了,或许是口水干了,来济终于停下来了。

    李治对李逍道,“瑞卿,给来相倒杯水。”

    这句话彻底的刺痛了来济,他胀紫了面皮,直接把头上的官帽给取了下来。

    “臣来济乞骸骨还乡!”

    来济是真气炸了,不跟你们玩了。

    李治看到来济请辞,心里其实挺高兴的,这元老们没一个好相处的,动不动就摆老资格教训他,还说不得骂不得。

    不过面子得有,李治好心劝阻,说朕有不对之处,还请来济公多加劝谏,以后朕定改过之。

    可来济根本不信,他觉得李治就是个昏君,宠信武氏、李绩、李义府、李逍这等小人,他不玩了,心累了,他宁愿回家去。

    本来当初长孙无忌等人被迫辞职的时候,是跟他说好的,让他隐忍,坚守在朝堂之上,替元老们看好皇帝。

    但现在来济真是心灰意冷了,这个皇帝他看透了,根本劝不住,也不会听人劝,还尽重用一些如李逍这等小人奸臣,既然如此,那还有何可留恋的。

    反正留下来,也只是个摆设。

    “来相,朕离不开你啊。”李治的话很假,假到李逍都想笑。

    来济哼了一声,“陛下,臣在这里最后再劝陛下一次,妃子有正常名额,我大唐一后四妃,贵淑贤德四妃,现在另立名号,这是不行的。”

    李治不吭声了,在这件事情上,他是不会让步的。

    来济也看出来了,但他还是忍不住最后一次劝谏,“陛下既然已经废掉王皇后,将来肯定还要再立皇后。王者定立皇后,是为了承嗣宗庙、做天下人的国母,所以应该选择礼仪名家、优雅贤淑的人,以符合国人的愿望,迎和神灵的旨意。”

    “因此周文王立姒氏,《关睢》颂扬,恩泽施于百姓,其福就像那样。而汉成帝纵欲,以婢女为皇后,便国运中途衰微,其祸患就是这样。”

    “臣希望陛下详察。”

    “来相忠公。”李治赞扬了一句,不过心里其实是很厌恶的,有的时候忠言逆耳,来济那番话本身没错,可这个时候说出来,未免让人觉得他是把李治跟汉成帝相提并论了,谁都不会高兴的。

    “来公忠公体国,朕特晋来公南阳县开国侯,加银青光禄大夫,赐实食封百户,赏彩绢三千段。”

    顿了一下,李治又道,“加太子少傅!”

    师、傅、保这些都是荣衔,但一般人也是没机会加的,虽说没实权,可往往也只是给那些致仕退休的宰相元老级官员的赠衔。

    来济之前拜相,以修史之功封了个南阳县男,现在皇帝一下子给他加封为县侯,还给了一百户真封,现在又给了太子少傅这样的二品荣衔。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就跟之前长孙无忌他们辞相时的待遇是一样的。

    给你个好听的头衔,然后滚吧。

    心灰意冷。

    来济放下官帽,转身走了。

    其实来济还很年轻,真的很年轻,今年不过四十六岁。

    他拜相入政事堂其实不过一年时间而已,本来说他还正年富力强,还能干了二三十年。

    可惜这位进士出身的宰相,虽才华得太宗赏识,但在李治这里却从没得到过尊重。

    来济走了,走的很落寞。

    曾经年轻的时候,来济与不少同学聊天,曾经许下过愿意,说自己将来要当宰相。

    他成功了,四十五岁就当上了大唐帝国的宰相,可是他也失败了。宰相只当了一年,就不得不离开。

    一个读书人,最大的愿望莫过于有朝一日能当上宰相了。可最失落的,则莫过于当上了宰相,可皇帝根本不尊重你。

    大家都想当宰相,可想当的是有抱负有作为的宰相,而不只是皇帝的一个摆设。

    读书人也是有尊严的,如来济这样的人来说,与其留着当摆设,不如回家去。

    李治看着来济远去的背影,却是有些如释重负,他太讨厌那些元老了。

    如今,元老又少了一个。

    走了也好,省的碍眼。

    李治目光转向李逍,觉得李逍还真是他的祥瑞,居然一句话就能把一个元老气的辞职了。

    皇帝觉得李逍似乎带有嘲讽光环,走哪嘲讽哪,到哪哪惹事。

    本来都已经马上要离京了,结果却又能搅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李治很想继续留李逍在京,可是现在搞了这么多事情,再留他估计这小子会被反噬的,还是让他去三韩避避风头吧。

    这样的祥瑞大宝贝,李治还是舍不得失去的。

    来济辞相拍拍屁股走了,气氛有些微妙。

    李治给李逍使了个眼神,李逍立马就领会了。

    他拍了拍屁股站好,再次向皇帝谏议,请立武昭仪为宸妃。

    “太傅以为可否?”这回李治没着急,而是先问李绩。

    李绩也没让皇帝失望,果然表示可。

    “好,那就再有劳太傅再为朕拟一道册立武氏为宸妃的诏书!”

    崔敦礼站在那里,没敢做出头鸟,他舍不得跟来济一样辞相,但心里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声昏君,奸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