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24章 补刀

    没有记号的铠甲出现,不外乎两个可能。一是打制铠甲的军器监出了问题,有人把制好的铠甲不做登记。第二则是有人私自仿制了制式的明光甲。

    可不论是哪一种,都是相当严重的。

    大唐律,私藏铠甲三领,当绞。

    “柳爽、王超、崔瞻,你们三个谁来告诉朕,这三套明光甲究竟是谁的?”

    躺在地上的三个人虽被御医医治过,但也是只剩下了半条命,此时心里惶惶不安,听到皇帝的问话,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大声否认。

    谁也不敢承认这铠甲是他们的。

    况且,这铠甲确实不是他们的啊,虽然说,谁家里没有个一两套铠甲,可他们就算有甲,那也不会傻到闯个李逍宅第还带上铠甲啊,更别说,他们家的藏甲,那也得是那制作精良,价值千金的大将用明光铠甲,得带着凤翅兜鍪,得有狮蛮带,得有麒麟吞肩,还要有配套的精钢护腕、铁手套、精钢护胫、铁靴,以及外罩的锁子甲和织金重披风的。

    谁会收藏这种简陋无比,只有前面两大片牛皮披在胸前腹部,然后在胸部加了两块大圆铁的最低级明光甲?

    “看来没有人承认啊,也对,人之常情,谁又会承认呢,你们又不傻,你们当然清楚私藏铠甲的罪名是什么。”

    李治微微一笑,“朕相信,这三套铠甲肯定是属于一个人的,包括那五张弩机也是,不可能你们一人备了一套嘛,毕竟也没见你们穿着来。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这三领甲和五张弩,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我知道你们三个是表兄弟,也都是朕的亲戚,但国法面前,还是得坦白的。”

    “现在,你们谁要是肯指出这铠甲弩机是谁带来的,那么朕也不会牵连到你头上来。”

    李治这话说的很有技巧,充满了钓鱼执法的味道。

    柳爽三人其实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何会出现三领甲五张弩,对于那些刀剑他们倒是愿认,这确实是有的。可甲和弩,三人都知道自己没带,当时出来时也没见到谁带了,可这个时候,三人都有点互相怀疑。

    我知道我自己没带,可我不确认其它两人也没带啊。当时没看到,不代表他们没偷偷带着以防万一啊。

    尤其是王超和崔瞻,都觉得柳爽可能性很大。毕竟当时带来的人,主要是我招来的。

    于是乎,只是片刻的沉默。

    然后王超和崔瞻几乎异口同声的出卖了柳爽。

    “是他!”

    柳爽目瞪口呆。

    他这瞬间,甚至忘记了断腿的阵阵疼痛。

    他只觉得心冰凉冰凉的。

    “不是我,我没有。”

    柳爽急忙否认。

    李治微微一笑,“柳爽,你说不是你,那是谁?”

    柳爽看着王超和崔瞻,其实他也不知道是谁,可必须得否认,否则这锅就得自己背了。

    他抬起手,“是他。”

    柳爽指向崔瞻。

    腰断了躺在地上的崔瞻面色一白,急忙否认,“胡说,明明就你。”

    这时王超也赶紧补刀,“柳爽,这人也是你找来的,那些刀剑武器也过都是他们带来的,这甲弩自然也是你的。”

    “胡说,我根本没有私藏甲弩,就算私藏我也不会瞧上这种货色。”

    李逍这时在旁边神补刀,“看来柳兄家里除了这些低档货,还有更高级的铠甲藏货啊。陛下,柳爽已经招认家中还藏有更多铠甲,臣请陛下派羽林军立即搜查柳氏长安府第以及私宅,最好是京外的别庄也一起查。”

    李逍说这话是很有底气的,毕竟大唐初立也不过三十来年,那些世族豪门,哪个家里会缺几套铠甲?这种事情,本来也是可大可小,几套铠甲算不得什么的。但偏偏朝廷律法又有规定,私藏铠甲三领以上者绞。

    而现在柳爽又卷入了这桩案子中,背着私藏三领甲的嫌疑,因此若是在柳家再搜出铠甲来,哪怕只有两三领,都能坐实柳爽是这三件铠甲的主人。

    皇帝面皮抽动了几下。

    李逍这补刀确实不错,很好的意会了他的心思。他就是要坐实柳爽的罪名,然后牵扯到柳家,最后把王家也带上,如此一来,最终便能把皇后的娘家、舅家一起打掉,最终让皇后孤立无援,最终废后废太子。

    “太傅?”李治转头望向李绩。

    李绩又岂不明白皇帝的心思呢,他也无意要保柳家,自然也就顺水推舟,“老臣觉得李刺史言之有理,既然有嫌疑,可以搜查,至于是否清白,一查便知结果。”

    李治微笑着道,“既然瑞卿和太傅都如此说,那么就派百骑司搜查柳家,顺便,也搜查一下王家和崔家,以证清白。”

    天下之事,最怕较真。

    李治相信,只要查,谁都能查出问题来。哪怕现在查王家崔家查不到铠甲,那也能有机会顺便查出一些其它的问题来。到时查到什么,再追究什么,也是恰恰好的。

    鸡蛋里挑骨头的事情,其实是很爽的。

    李逍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地上的那三个人,这三个失败者。本来仗着祖上的余荫,能在长安城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惜他们惹错了人。

    李逍那天在中渭桥发过誓言,一定要让这三个王八蛋得到报应。他不想等他日,更不愿意等十年,他的仇不愿意隔夜。

    他来到这个时代,第一件事情就是向张超复仇。

    他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

    况且那并不只是私仇,一百多条人命,二百多伤残,此仇若不报,那就是天道不公。

    昨晚上,李逍没让赵持满直接趁乱杀了他们三个,而只是打残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看到他的复仇,死有时候反而是一种解脱,杀了他们就太便宜他们了。

    李逍要让他们看到自己酿下的苦酒,还要让他们一口口喝下去,让他们去体会那无尽的苦涩滋味。

    天作孽,犹可违,人做孽,不可活!

    皇后的弟弟又如何,皇后的舅家表弟又如何,五姓子又如何,惹到他李逍,他都会一一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