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321章 绝杀

    砰砰两声过后,两个人软倒在地。

    李逍在赵持满的陪同下进入门房,看着那两个倒下的夜行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确认鱼已入网吗?”

    “这一网好多鱼,得有百来条。”

    李逍示意把那两个家伙捆起来,“拿他们的袜子塞住他们的嘴,二哥,我不在意那些杂鱼有多少,我在意的是有没有大鱼入网。特别是那几条我关注很久的,惹过我的大鱼。”

    “放心吧,都入网了,三条大鱼呢。”赵持满同样对柳爽他们很不屑,这几个王八蛋也敢自称公子,但玩的都是不入流的。他们根本不知道,今天的这一切,其实全都是为他们准备的一张罗网。

    甚至他们从柳府出来后,都没发现身边早就混进了几个不请自来的夜行人,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就被赵持满派人监视了。

    在精明的猎人眼了,今天的这场狩猎,其实很没趣,几只傻里傻气的傻狍子,都白瞎他那么费心思的布局了。

    “重点盯着那三条大鱼,其它的杂鱼我无所谓。”

    ·······

    柳爽带着人很轻松的就到了西厢院外,想着表妹就在里面等着自己解救,柳爽迫不急待的冲了上前。

    突然一张大网抛了下来,兜头罩下。

    整个人被罩进去之后,柳爽终于明白出问题了。

    当他喊人过来救他时,这时四面已经冲出不少人来,还有更多的网从四面八方的抛了过来。

    随着网越落越多,这群鸡鸣狗盗组成的乌合之众,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有些没被网住的,则开始四散逃窜。

    但却并没有人去阻拦他们,任他们逃窜。

    就在那些人逃窜进黑暗中后,几乎是同时,胜业坊蓝田县子府中,四下火起。

    一团团的火光升起,到处是烟火,声势极为骇人。

    网中的柳爽还在挣扎,一边挣扎一边破口大骂,“该死的李阿三,他早有防备。”

    “那些王八蛋只顾自己逃跑,回头老子弄死他们。”

    一边的王超同样被网住了,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开,他急道,“那些王八蛋自己跑了还四处放火,这不是找死吗?这火一起,武侯马上就会赶来,到时雍州衙门也会赶来的,咱们得想办法跑了。”

    “对,不能被抓住,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崔瞻也道。

    可是怎么跑呢?

    柳爽一边是还心疼表妹还没救出来,可另一面却也有些绝望的发现,想跑也难,身上已经罩了好几层网。尤其是还有一张网上居然有好多钩子,动一下,钩子就扎的越深,直至肉中,他已经感觉自己浑身遍体都是伤口,出了很多血。

    不远处,李逍站在黑暗里,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可以开始救火了,但也别马上灭了,控制好火势,别让他灭了,也别让他真的烧起来。”

    火是李逍让赵持满的人放的,放火的人就是早先潜入柳爽队伍里的黑衣人,这些人是赵持满招募来的雇佣兵,是准备带去百济捕奴的,现在倒是先露了一手。

    他们混在柳爽的队伍中跟着一起进来,同样穿着夜行衣,蒙着面罩。随着柳爽到了西厢前时,故意走在后面,等网开始抛下,他们便迅速往四面假装逃窜。逃走的时候,他们还不忘记四处放火。

    其实这四处放火,也是早有安排的,烧的都是些不太重要的地方,而且保证火能够控制,并不会真正的失控烧掉宅子。

    不过声势还是很大的,一团团的火苗,还有浓烟,在这漆黑的夜色下显得异常的显眼。

    尤其是那些人还故意到处喊叫,顺便从夜行衣里掏出了不少违禁的武器,军用的单兵弩,甚至还有人从身上夜行衣下抛出了明光甲。

    有人拿出了皮袋,往墙上地上,到处洒上早就准备好的鸡血。

    混乱之中,还有些倒霉的鸡鸣狗盗之辈被那些雇佣兵给砍倒。

    必须死人,死了人事情才够大。

    光是闯入李家算不得什么,半夜犯宵禁,私闯李家,然后还杀人、放火,甚至这些人里还出现了朝廷禁止百姓拥有的铠甲和硬弩,这些加起来,就足够把那几头蠢猪彻底的送上绞架。

    计划是赵持满亲手制订的,选的那几个雇佣兵也是他非常信任之人,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李府上下,已经一片火光,被蒙在鼓里的李府仆役等慌张的四下奔走惊叫,更加让这一切显得更加的真实。

    至于李家扔出的那些网,也是滴水不漏,李家家丁半夜在自家院里发现了不明闯入贼人,拿网捕贼,当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网又不是什么朝廷禁器。

    “要弄死那三头蠢猪吗?”赵持满问,他对那三个丢尽长安贵族子弟脸面的蠢猪真是完全没有好感,尤其是知道他们幕后策划了中渭桥纵火案后,对他们更是恼怒。

    “杀了他们就太便宜他们了。”李逍摇头,“弄断他们一条腿或者是砍掉一只胳膊,反正这混乱之中,折条胳膊腿的都很正常。”

    赵持满点头,然后他喊了一声,顿时十几声响应。

    他手持一条大木棒当先冲向了被网住的那群贼人,赵持满亲自出手,黑暗混乱之中下手却十分稳准狠。

    一棍下去。

    柳爽惨叫一声,晕死过去,他的一条左腿膝盖骨已经彻底粉碎,这辈子都别想再用这条腿走路了。

    又是一棍。

    王超抱着自己的右胳膊满地打滚,这辈子他别想用右手了。

    崔瞻听到那两难兄难弟的惨叫,吓的屁滚尿流,可想跑也跑不掉。赵持满呼的一棍扫过去,崔瞻的腰断了。

    下半辈子,他只能躺在床上度过余生。

    三棍废掉三个人,下手狠辣。

    但赵持满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这些人渣,给他们留条人命都算是对他们的仁慈了。

    就让他们的余生,都在悔恨之中度过吧。

    胜业坊所在之地是东城区,这里勋贵云集,非亲即贵,都是贵族高官们居住之地。

    火势一起,早就有巡街武侯发现了。

    他们的反应也很快,不快不行,这片都是勋贵高官宅子,烧到了哪一个他们也担当不起。

    武侯们赶来了。

    雍州府的人接到消息也迅速赶来了。

    这时旁边各宅子的邻居们也都派了家丁仆役过来帮忙灭火了,谁也不想被殃及池鱼。

    金吾卫来的稍晚一些,但也没晚多久。

    当金吾卫赶到的时候,李逍府上的火已经被灭了。

    但这里的情况,吓的连带队的那位金吾卫校尉都面色惨白,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

    这不是简单的失火,居然是纵火。

    而纵火者更是身份惊人,居然是皇亲国戚,皇后的舅表弟和堂弟,还有一位是御史中丞之子。

    此刻,这三个胆大包天的纵火者,全都还躺在地上惨叫着,一个断了腰,一个断了腿,一个断了手。

    校尉感觉万分棘手。

    事实上,比他先赶到的那些人,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大家都明白,这回摊上大事了。

    宅主李逍同样脸色难看。

    他还穿着件散乱的白色中衣,头皮披散着,甚至还有几处烟火熏燎乌黑,李家大宅的火已经灭了,可是这里一块乌黑,那里一块烧塌,情况相当难看。

    当然更难看的还有。

    数把军中才能有的硬弩,甚至还有几件明光甲,此外刀、剑等也扔了一地。

    金吾卫校尉是在此众人中官职最高的,可他看到这一地的东西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了,更别说,那三个倒霉的纵火犯身边还有几十个仍被网着的从犯。

    而狼狈万分的李逍则带着家里一众同样狼狈万分的奴仆等,向他要个说法。

    那校尉能有什么说法呢,他虽然感觉事情不简单,但现在这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开口的。

    “请县子息怒,此事重大,卑职无权说话,现已派人报告上司。”

    事情这么大,谁都不敢掩藏。

    更何况,也掩藏不了。

    今天不但有这么多衙门的人在现场,而且李逍的好多邻居也都过来看到了,这些人里哪个不是勋戚高官。

    喧闹而又狼籍。

    雍州府长史阎立本被半夜唤醒,在狄仁杰的陪同下匆匆赶到。

    随后,百骑司统领张大师也带着一队百骑赶到了。

    张大师一到,立即宣布了皇帝的旨意,封锁现场,所有嫌犯移交百骑司。

    他还带来了几名御医,为那三个倒霉倒紧急医治。

    “张统领,今晚的事情,我必须要个交待。我本来后天就要离京了,可是人在屋中睡,祸从天上来。有人明显是不想让我活着离开长安,一百多个亡命之徒,全都身着夜行衣,蒙着面罩,甚至还有明光甲、强弩、刀剑等,进来就杀人放火,若非我府中家丁拼死抵抗,只怕现在某已经成了一具连面目都分不出来的焦尸了!”

    张大师早已经察看过了一圈,现场还是有不少疑点的。

    尤其值得怀疑的是,柳爽带着上百人夜闯李府,可结果却这被只有十来个家丁的李家给打的落花流水,更别说柳爽他们居然会蠢到携带硬弩、明光甲这种杀头的东西来。

    但这些也只是值得怀疑而已,现场的这一切,都还是太过明显。无论怎么看,都是柳爽他们携带朝廷禁器夜闯李府,而且还杀人放火。

    他现在随便就能给柳爽他们罗列出一大堆的罪名来:招揽亡命、私蓄死士,犯宵禁、私闯他宅、纵火、杀人、私藏军弩、铠甲·······

    随便一条,都够他们死上几回了。

    直觉告诉他,这里的一切,似乎是一个陷阱。

    而这一切,都是出自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李三郎之手。

    真是一个可怕的小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