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239章 百骑司的疑惑

    玉米监的那三千多株玉米长势良好,眼下正是长穗的时候。昆仑奴们按照李逍的要求,每株玉米只保留两个玉米穗,在那几块肥力比较差的山地、坡地、盐碱地甚至只保留一个穗。

    瓣下来的嫩穗,监里按李逍的要求,当做了玉米监的特产,给京师百司各衙都送了点,又特意给宫廷上供了些。

    李逍甚至送了玉米笋,甚至还让监里附上了一份玉米笋烹饪指南。

    御厨按着这份指南,拿着新鲜的玉米笋做了好几道菜呈上。

    现在宫里的御厨都知道皇帝喜欢吃炒菜,而炒菜正是来源于玉米监正李逍。御膳房现在可是十分崇拜李逍,能够满足皇帝胃的,可没几个。御膳房里现在早就配备齐全了炒菜的铁锅,以及菜薹子油、山茶油、豆油等,甚至还有专门从蓝溪李庄采购的料酒、酱油、豆瓣酱、辣椒面等,为的就是保证能让皇帝随时喝上一口正宗的炒菜。

    “这道菜就是嫩玉米穗做的?”李治吃了几口,觉得这菜很不错。

    “回陛下,这确实是嫩玉米穗所做,嫩玉米穗是玉米监进供的,他们称为玉米笋。”

    “这几个菜做法也是玉米监正送上的吧?”李治问。

    吃来吃去,李治觉得还是蓝溪李三做的菜比较符合他胃口,可惜李三是不肯做他厨子的,但幸好李三也没藏着掖着,宫里的御厨还是学会了做炒菜,甚至有位专做炒菜的厨子,其实就是自蓝溪李庄召来的。

    “玉米再过不了多久就应当能收获了。”李治心里想道,虽然玉米还没成熟,但既然几块试验田里的玉米都已经开始结穗,那就说明李逍的玉米并不是虚的。现在差的,不过是最后的一步验证而已。

    玉米穗都吃上了,玉米肯定也不远了。

    想起自己养的那两株玉米,李治觉得是时候该把多余的穗摘除了,虽然有些不舍。

    一顿午饭,李治吃的很满意,特意下旨给做菜的厨子赏赐了十匹绢布。

    饭后,来百骑司郎将张大师来奏。

    百骑司是由太宗李世民所创立,人数不多,但非常精练,这是一个类似于锦衣卫的特务组织。

    是皇帝监察百官的耳目。

    武功县男张大师向皇帝奏报的是关于长孙无忌、于志宁、韩瑗、来济等元老们的最新动向。

    “你说国舅今日上午赠送给玉米监李逍一套胜业坊的别宅,中午还亲自到李宅跟李逍吃饭?”

    李治没有料到,国舅长孙无忌居然会跟李逍有来往。

    而且还来往这么密切。

    “查到他们谈了什么吗?”

    张大师根本没料到长孙无忌会跟李逍来往,李逍品级太低,过去可是不够上百骑司监察名单的,一时没有准备。

    不过百骑司也不是吃干饭的,知道他们来往后,也是迅速的调查了李逍最近的动静。

    结果让他们发现李逍昨天跟长孙无忌、韩瑗在长安城外的渭水河边有过见面会谈。

    至于说了什么,无人知晓。

    李治更加疑惑。

    长孙无忌今天突然辞职,出人意料,这个举动毫无先兆。而现在百骑司告诉他,长孙无忌昨天跟李逍秘密在长安城外渭水河边会过面,而今天早朝他就请辞。

    上午长孙无忌又送李逍豪宅,中午还到李逍新宅子里吃饭。

    这几件事情一联系起来,李治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在李治的印象里,李逍是个很洒脱的人,虽然有时惹他不高兴,但这人跟元老派并没有什么往来。也就和玉濑公主关系较好,和薛仁贵的儿子、程咬金的孙子关系不错。

    什么时候,李逍居然又跟长孙无忌走到了一起。

    “国舅胜业坊的宅子多大?”李治阴沉着脸问。

    当皇帝的人,总是容易疑神疑鬼,心多猜忌。

    “那座别宅占地十八亩,价值六百余万钱。”

    六百多万,这可是整整六千多贯钱啊,李逍一年俸禄才多少?这么一大笔钱,长孙无忌为何要送给李逍?再联想昨天两人渭水河边密议,长孙今天辞职,下朝后就给李逍送钱,怎么看都是好像有秘密交易。

    李逍凭什么敢收这一大个礼?

    是他自己收,还是替人收的?

    “那宅子李逍已经住进去了吗?”

    “已经换上了李宅的匾,李逍已经住进去了,太师把宅子送给李逍时,连宅子里的三十余奴仆还有所有器物都送给了李逍。”

    张大师做为皇帝信任之人,当然能猜到皇帝此时的一些想法。

    “这个浑蛋,究竟在搞什么东西。”李治对李逍跟长孙无忌走到了一起,耿耿于怀。

    李逍最近玉米种的还不错,而且还发明出了极犀利的曲辕犁,又有了盐碱地种玉米的技术,让李逍高兴之余,便恢复了李逍的原职阶位,可谁能想到,这才转眼间,李逍就又搭上了长孙无忌。

    他娘的,这狗日的怎么就不知道消停呢,他到底在干嘛?

    “张卿,给朕查,一定要查出李逍是何时跟国舅走到一起,还要查清楚他们昨天到底说了些什么?”

    直觉告诉李治,李逍昨天跟长孙无忌说的话,导致了今天长孙的主动请辞。可他们究竟说了什么能有这样的结果,李治想不明白。

    想破头颅也想不明白,他只能让张大师去查了。

    张大师应声领旨。

    走出宫廷,张大师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身着紫袍的张大师很纳闷,这李逍路子怎么这么野呢,谁都勾搭的上?

    李逍是蓝田县男,而张大师是武功县男,都是男爵,不过张大师可是三品高官,能做皇帝的心腹并不简单。

    张大师是正宗的关陇贵族,他父亲曾是隋朝的相州刺史,他的祖父亲是皖城郡公张威。张家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李唐皇家的国戚,张大师是高祖的堂外甥。

    他早年也是追随高祖打天下,累军功至华州刺史,还做过太仆卿,爵封武功县男爵,后来转而执掌百骑司。

    他还有两个弟弟,也皆是三品。二弟张俭,为嫡长,爵封皖城郡公,金紫光禄大夫、东夷都护。三弟张延师,则为左卫大将军,封范阳郡公,屯守长安北。

    唐制三品,可门列棨戟,张家三兄弟皆为三品,一门三戟,被人称为三戟张家。

    可张大师还真想不明白,这个窜起速度之快的李逍,是如何既跟李绩、程咬金、薛仁贵这票山东新贵交情极好,又能跟长孙无忌、韩瑗这两个关陇元老们往来密切的,这世上,还真有人能够两面逢源?

    一个农家子田舍汉儿,甚至能让皇帝都一次次的隐藏身份去他家?

    这真是邪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