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90章 蓝田乱

    狄仁杰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清天白日的,居然有人跟他说有府兵做乱,还是整整一百骑。不是什么驻京郊番上宿卫的外地府兵休假时跑长安来见世面后喝醉酒闹事,也更不是什么三五刺头斗殴,而是整整一百骑兵,全副武装的抢劫。

    “元芳,你怎么看?”

    狄仁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位,只觉得脑门发胀。

    “表兄,我觉得此事有蹊跷。”

    李元芳觉得这件事情很反常,反常即为妖。一般情况下,谁敢乱动兵马。虽说长安城内外,长年驻扎着数万内外府兵,可是这些兵又有几个能乱来的。更别说,整整一百骑居然出现在了离长安八十里外的蓝溪了。

    “此事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有一种直觉,这次的事情非常的不简单。

    “元芳,你相信李逍的话?难道就没可能是他谎报军情,有夸大之辞?”

    李元芳摇头,“表兄,虽然我还未曾见过李逍,可也听你说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表兄既然已经有意推荐我到其手下做事,自然是很信的过其人的。李逍绝没有那样的胆量谎报军情,何况是这样一个军情。”

    狄仁杰今天刚跟李元芳说帮他找了一个好的出路,朝廷新设了玉米监,李逍是监正。玉米监里大小官员有十几个职位,现在还都还人。狄仁杰便找阎立本帮忙安排下表弟李元芳进去。

    阎立本倒也没推脱,已经通过自己的关系,替李元芳谋了一个正七品下的副监之职。

    “如果李逍没谎报军情,那你说何人敢如此大胆,居然调一百骑去抢劫玉米?”

    狄仁杰再次问出这个疑问。

    “想必表兄心里已经有了些嫌疑人吧。”李元芳道。表兄弟俩个虽然说相差近十岁,性格也相差较大。狄仁杰三十出头,心思缜密,而李元芳则刚二十来岁,却是在河西边地长大,身手敏捷,武艺高强,可俩兄弟都是一样的聪明人。

    “虽然想到了点,但却不敢确定啊。”狄仁杰摇头叹道。

    别看只是一百骑,可满长安城里,能够绕过中枢、兵部,可以调到百骑的人,并不会有几个。

    “现在怎么办呢?”李元芳问。

    “我已经将此事上报给了阎长史,阎长史也上报政事堂和陛下了,具体如何处置,还得看后续。”

    “就这样坐等消息?万一蓝溪那边再出点什么事呢?”李元芳担心的问。既然有人打起了派兵抢夺玉米种子的念头,谁保一次不成不来二次,或者来更阴的呢。

    “不能干等,不过我们这也不方便轻易出手,得等上面消息。”狄仁杰看了看自己的表弟,笑道,“不过你现在虽然还没有拿到官告,但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你也是玉米监的人了,即将是李逍的副手。玉米种子事关重大,你可以先去蓝溪。”

    李元芳早就等表兄的这句话了,闻言一笑。

    “我这就去备马。”

    “多点几个人手去,把家里的家丁都带上。”

    狄仁杰老家虽是河东并州,但在长安也有府第,况且身为长安的法曹,他还是认识不少长安游侠儿的。之前李元芳在他手下帮差,虽无职事,可却也跟长安的这些游侠们混的挺熟。

    李元芳既是狄仁杰的表弟,人又义气,武艺又强,自然是很快在长安的游侠儿中混出了名气,一声召唤,虽不说千军万马来相见,但招呼个三五十人却是没问题的。

    “到了蓝溪,代我向李逍问好,让他尽管安心,那人既然没敢强闯李庄,我料他也不会再有后续。你去了,好好跟李逍相处,别小瞧他,他虽说是乡下小地主出身,可李逍很有侠义之风,当初也是十六岁出关,在关东江南等地行走了五年的。”

    “表兄放心,我会跟他好好相处的,以后他可是我的顶头上司了。”

    从河西凉州的边军队正,再到长安法曹的副手,如今又即将到司农寺任事,李元芳年纪轻轻,却也是经历丰富,不论在哪里,他都能很快混的风生水起的。

    政事堂。

    大唐虽说实行三省六部九寺五监十二卫府的中央制度,中书决策、门下审议、尚书执行,六部为政令机构,九寺五监为事务机构,而十二卫府统兵。

    不过实际上,三省之上还有一个政事堂,最初是在门下省,后来移到中书门。一开始,大唐的宰相其实就是三省的长官,因尚书令由李世民担任过,而后不再授任,因此尚书省为左右仆射两个长官负责。

    为了协调三省之间,尤其是中书和门下这两个决策与审议部门,更有效率,皇帝让三省宰相们在中书门下开办公会议,一开始只有三高官官,后来又让三省的次官也加入。

    再后来,皇帝也会让不是三高官官的重要官员,如吏部尚书、兵部尚书等人参与会议,特给他们加参加政事、同中书门平三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衔。

    最后,凡是能够参加政事堂会议的这些人,便都成为实际宰相了,宰相的队伍扩大,形成了群相制度。

    一开始,政事堂虽说是群相议事办公,但并没有谁是首席之类的,而是轮流主持会议,称为执笔或秉笔宰相。

    执笔宰相的常务主要是三项,一是宰相议政时,主持会议。二是会议之后,总其纪录。三是当值之日,坐政事堂办公。

    起码在贞观之时,政事堂的宰相们,不管是仆射也好、还是中书令、侍中也好,或者是以其它尚书之类官加平章事的宰相们,在政事堂里其实地位都是一样的,没有谁高谁低,虽各还有本官,但本官只是在政事堂外负责自己本职,在政事堂里,还是大家地位一样,一人一票。

    政事堂里的宰相办公会议,说白点类似于常委会,但没有那个书记。起码一开始是没有的,哪怕是轮到执笔的那位,也不过是做主持会议、纪录、当值而已。

    但到李治继位,因为长孙无忌是顾命大臣,又是保扶皇帝的国舅,自然就受特别信任,皇帝特给他加了一个主持朝政的头衔。这在宰相中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几年来,长孙无忌实际上成了政事堂里的那个书记,是首席宰相。

    不过现在,李绩也得了主持朝政的头衔,这样一来,现在政事堂里,有两个书记了,虽然政事堂依然还沿用轮流执笔这一套,但主持之下还有两个总主持。

    政事堂设在中书省中,处于禁中的中书内省里,又分为正堂和后院两部份。正堂就是宰相们的办公室和会议厅,而后院则是政事堂的秘书处了,里面分设了五房办公,为吏房、枢机房、兵房、户房和刑礼房。

    这样的政事堂已经不仅仅是个宰相碰头会,而是实实在在的大唐正式高最权力机构。

    阎立本的报告层层递送,很快就送到了兵房。

    兵房的吏员接到报告一看,也是大为惊叹。

    “怎么了?”旁边一位吏员问。

    “蓝田县这是要出大事啊,又一封急报上来了,雍州长史阎立本称蓝田县令报称辖下蓝溪乡里新任的玉米监李逍宅被百余骑兵围攻。”

    “百骑围攻玉米监李逍蓝田县家宅?真是怪事了,我这里也还刚收到一封奏报,说有乡民报称新任玉米监李逍召聚乡民,状似暴乱。”

    另一个吏员也道,“我这也有份急报呢,说是蓝田县令柳倓突然强征县里壮丁,疑似谋乱。”

    “还有呢,有急报说左卫蓝溪折冲府突召府中军士异动,分发器械,全副武装出了营地呢。”

    几个都堂兵房吏员们往那里一对,都觉得头大。

    怎么的各种消失都有,一会说蓝溪被一支不明骑兵围攻,一会又有人说李逍啸聚乡民,一会又有说蓝田县令在强征百姓壮丁疑似暴乱,还有说蓝溪左卫折冲府的驻军无令而异动的,他们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蓝田可是关中西南门户,距离长安不过八十里,朝发夕正,可乱不得。赶紧上报执笔相公吧。”

    “今天是哪位相公执笔当值?”

    “褚相国。”

    今天政事堂轮到褚遂良执笔,除了他在外,此时政事堂里并无其它宰相。宰相们除了议事之时,其它时间也还要加各自官衙办公,毕竟还各有本职。比如褚遂良本职就是中书令,于志宁是侍中,崔敦礼是兵部尚书,李义府是吏部尚书等。

    每天朝会后,宰相们都会先到中书门下政事堂开个碰头会,会后各回本衙办公,而执笔的相公则留守坐镇政事堂。

    坐在自己的公房里,褚遂良有些心不在焉。无心处理公文奏折,他拿出一张黄麻纸,准备写一副字静下心。

    可是蘸好墨,提起了笔,却又走了神。等回过神来,却发现上好的白麻纸上,已经滴落了好几滴墨滴了。

    “褚相。”

    一名吏员轻声唤他,“有紧急公文,蓝田县出大事了。”

    褚遂良闻言眉头一皱,丢下手中笔,喝声道,“还不赶紧呈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