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87章 八方来援

    一伙人来的快,去的也快,但李逍还是不敢松懈。

    一面安排大彪带着人紧守着李家庄的几道庄门,派人巡逻。一面又派了张葱和刘蒜两个人骑上马,分别往蓝田县衙和蓝田折冲府报信。

    长安太远,李逍便没派人去。反正把事情报告给柳倓,他肯定也明白事情轻重,自会替李逍派人去长安报告。至于派人去蓝田的折冲府,则是去找刘俊。

    刘俊在蓝田一个折冲府里当参军,七品的官职,官不高,可起码也是最近的府军驻军了。这是自己的老兄弟,万一那家伙再杀个回马枪,到时就只能寄希望于他了。

    杨大眼倒也看出了一点端倪,“来者不善啊,这玉米还没种,就已经出了这等妖事了。三郎,我看我们还得加紧小心,你把玉米种子藏好了,这东西丢了可就麻烦了。我这就让书院的学生们都回家,让他们回家通知各村的人,让咱们蓝溪乡乡约堂民团当值的人过来帮忙。”

    “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吧,我估计那伙人也没胆子再来了。”李逍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伙人既然敢来一次,谁敢说他就不会来二次呢。”杨大眼坚持要让乡约堂的民团过来帮忙,李逍想了想,也就答应了。

    李逍叫住杨大眼,“夫子,就让学生们跟家长说刚有强盗来围庄子,让乡约民团的人过来帮忙护一下院。就说我说了,来的我都记下这份情,每人给二十文钱加两升粟米做谢礼。”

    让大家来帮忙,总得有些好处的,而且若是说有官兵来围庄,李逍也担心大家害怕,说是强盗,大家肯定就没那个担心。

    “好。”杨大眼转身去了。

    李逍甩了甩身上的蛤蟆绿袍,叹了声气,这都是他娘的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啊,刚当个小官,居然就有人动了兵来对付他。

    幸好刚才那大个子也不是个傻子,要真是二话不说冲进来,就凭那一百骑兵,李家庄全庄的男女老少上前拦,都没个鸟用。

    刚刚他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时代的暴力集团,没有耀眼的明光甲,士兵们多是穿着皮甲,铁甲的也没几个。跨下的马也并非清一色毛色,更不是什么高大雄骏的马,可这些人身上就是有股子令人震颤的杀气。

    不算很长的横刀藏在刀鞘之中,背上的弓,腰间的箭袋,还有手里的长矛,无一不是充满着杀意。

    他相信,只要刚才于承基一声令下,这群府兵肯定就会刀出鞘弓上弦,提着长矛策马冲杀过来。

    李家庄上下都众志成城。

    家家户户什么事也不管了,抄锄头的,抄铁叉的,还有拿木棍的,大家自发的分成一队队的把守着庄墙,誓死要守卫李家庄。

    幸好紧张的众人,并没有发现那伙骑兵回马一枪。

    倒是蓝溪乡的民团来的很快。

    蓝溪书院今天临时放假,老夫子让学生们回家告诉自己的家长,说李家庄刚才有强盗来围庄,虽然被李三郎吓退,但怕去而复返,让大家前来帮忙守庄。又让他们交待告诉家长来了有二十文钱和两升粮的好处。

    乡民们本来就热情,听说李家庄遇到强盗哪里会不来帮忙,更别提来了还有好处呢,平时李三郎的为人大家都知道,这会能帮忙没哪个推辞的。

    有些人甚至想着,大唐也承平不少年了,这蓝溪虽在秦岭山麓之中,可也少见什么大股强盗马贼啊,今天居然有人不开眼的想来蓝溪抢劫,这真是不开眼。

    一会说不定还有机会抓上几个贼人,到时还有机会立功领赏呢。

    乡民们都是一伙伙来的,一个村一个村的乡民们相约而来。

    大家结伴而来,拿着木杆红缨长枪,这长枪是乡约民团的标准装备,人手一杆,是在县衙报备过的,因为长枪不比长矛,不算是军队武器,因此民团装备倒也没关系。

    这种长枪制作也简单,反正就是一根长棍,装上一小截铁枪尖。若说单体杀伤力肯定是不强的,更不能眼长矛硬槊相比,但若是一群民团壮丁一齐拿着长枪,却也不是寻常毛贼能对抗的了的。

    乡约民团平时一班只有一百人。

    可是这一会的功夫,陆陆续续却已经来了好几百汉子。

    大家一人扛着一根红缨枪,往庄前一站,顿时有股子气势。

    “刘里长,想不到你也亲自来了,真是感激不尽啊。”李逍带着人,正在慰问这些赶来助阵的乡亲们。

    刚煮好的大锅小米粥、疙瘩面汤,一盆盆炒好的咸菜,场上随便架起几张桌子,大家也不客气。

    你一碗我一碗,装好之后也不用桌椅,端着碗随便往哪一蹲,怀里抱着杆长枪,一手大碗一手筷子,立马就呼啦啦的吃了起来。

    大家早熟悉了李逍的行事风格,知道李三郎这人讲究,大气,因此吃起来倒也不客气。

    刘里长笑呵呵的让自己的几个家仆去吃饭,自己站着跟李逍说话。

    “怎么回事,这多少年没听说过蓝田还出马贼了,听说还是上百骑,乌央央一大片,而且还有衣甲旗号,长矛战马的?莫不是哪里来的乱兵?”

    蓝溪紧邻长安,又是蓝武道上的要津。

    这些年确实没听说什么秦岭里有大股马贼的,要有,那也是那零星的几个不成气的贼匪逃犯。

    他听说李庄有了大股马贼围庄时,想到的却是莫不是长安出了什么乱子,或者是附近哪里的军队哗变,然后路过这里来抢劫了?

    “实不相瞒,确实有百骑,而且对方是府兵,只是现在也不清楚他们确切身份,究竟是哗变的士兵,还是其它什么,我也不清楚。如今我已经派人向县衙报告,还派人去了驸近的军府求援。不管怎么说,还多谢刘里长仗义来援。”

    刘里长眉头皱了皱,神色有些凝重。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遇到这种事情,自然得守望相助。我已经让里中各村都小心了,安排了壮丁守村,但愿不会出什么乱子。”

    到傍晚时分,李家庄里,已经聚集了蓝溪乡五百来号壮汉乡民,一个个扛着红缨枪或坐或蹲,相互打着招呼,聊的好不开心,倒丝毫没有什么紧张担忧之心。

    毕竟,等了这么久,也没见到什么马贼嘛。

    虽然没有马贼,但也不白来一趟,来一趟就有一笔钱粮可得大家也是很高兴的。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蓝溪乡的这番动静,却已经惊动了许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