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85章 兵围李庄

    小妹李贞对哥哥当上了官,非常的兴奋,雀跃的唱着歌。

    “阿兄,快穿上官袍让贞娘看看,阿兄穿上官袍一定非常的好看。”

    李逍对于那深绿色的官袍并不太喜欢,男人有几个喜欢绿色的。尤其是这六品官袍的绿还是深绿,比七品的浅绿还更绿一些,简直是绿的出油。

    虽然李逍也不喜欢四五品官的浅绯深绯,觉得太娘炮。也不喜欢三品以上的紫袍,觉得太基佬。

    可再娘再基,不也比绿色好吗?

    说来他倒挺喜欢青色的,青衫司马就不错。黄色其实也还行,挺奔放的,可惜在隋朝时当兵的还能穿黄色,但到了唐朝,黄色就只能由老李家的人穿了,尤其是明黄色,只有天子一人可以穿。

    当皇帝就是可以这么霸道,连颜色都能垄断。

    架不住妹子的喜欢,李逍最后还是只得换上了官袍,穿到身上,凑到水池子边上瞧了瞧。

    一身绿,感觉跟从前玩传奇时穿的重盔甲一样,圆领长袍,配上带着双翅的乌纱帽,加上一双乌罗靴,系一条牛皮带,挺合身。

    “真英俊。”李贞看着哥哥一下子变了一个样,由平常慵懒闲散的样子,一下子变的龙马精神,不由的拍手称赞。

    真说的高兴,突然庄外烟尘大起,蹄声隆隆。

    守着庄门的瘸脚老黄一瘸一拐的跑来,一脸惊慌。

    “阿郎,不好了,官兵来了,好多的官兵,骑着马,佩着刀,还背着弓箭,还有拿矛持槊举旗的。”

    这话一出口,本来看热闹的百姓一下子都不由的惊了一下。

    而杨大眼、郭大彪等一群跟着李逍当初从江南来的人,更是无不变色。

    大唐虽然尚武,但若无军令,府兵可不会随意出动的。大唐在天下各地分驻六百多个军府,几十万府兵,但平时若无兵部的调令和兵符,统兵的将校敢私带五个以上士兵出自己的辖界,那就是要按谋反罪算的。

    尤其是这里可是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到处都是十二卫府的军府,犬牙交错,相互监督。

    光天白日的,大队士兵全副武装的奔驰而来,绝非一般情况。

    一群人当初都是曾经因饥荒而造过反的,曾经激昂慷慨过,也曾被官军追杀的走投无路过,他们清楚的知道,虽然饥民们饿急了会有多疯狂,但更清楚官府的府兵的战斗力有多强。

    一群拿着农具的饥民,面对着装备精良的府兵时,完全就没有可战之力。

    “三郎,难不成我们的身份被发现了?”

    郭大彪有些着急的凑到李逍耳边说道,当初被江南的府兵追的上天入地,幸亏李逍带着他们逃到了关中。

    在关中结束了逃亡的日子,慢慢的日子越过越好,大家甚至都已经忘记了当初的那段造反日子,忘记了他们其实还是逃犯的身份,他们甚至能够安然入睡,不再一夕三惊。

    “别慌,应当不是。”李逍倒觉得不太可能,要是他们的身份被发现应当早就被发现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赵大夫看着女婿跟大彪两人嘀咕着什么,走了过来。

    “三郎,你这告身和官服可莫不是私造伪设的吧?”

    “阿耶莫开玩笑,私造官印这可罪同谋反,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李逍觉得不管是什么情况,总得面对。

    “我去看看。”

    大彪跟张葱刘蒜等几人使了个眼色,“操家伙,护着三郎,真要有事,拼着三郎杀出去。”

    赵大夫听的眼皮直跳,这阿彪说的什么混话。

    倒是那些乡亲们虽然一个个胆战心惊,这个时候却也还没有人逃散。甚至有年轻人高喊,“三郎向来对咱们乡亲们不薄,咱们不能让三郎被欺负了。”

    “对。”

    一群年轻人响应。

    “大家别慌,我现在是朝廷命官,谁也不能在这里放肆乱来。”李逍喊道,可别被大彪他们几个一激动,煽动一下来个揭竿起义啥的,那就完蛋了。

    李逍带着众人来到村庄大门前,他身上还穿着绿色的官袍。

    往那一站,身后站着一群老老少少,倒也有几分气势。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李逍看见对方起码有百骑之多,个个装备精良,绝不是什么私人的护卫随从,这绝对是正规的朝廷军队。

    在大唐,连太子私藏个百把副铠甲,那都是谋反之罪。府兵们平时就算自备军械,但是军械也都得是朝廷统一打造的制式军械,府兵出钱向卫府购买,训练或出征时领取使用,一旦回家务农时,那些护甲、长矛、硬弓这样的器械是得存放在卫府武库之中的。

    顶多也就是能带把横刀回家,谁要是敢把铠甲、长矛这样的军器带回家,甚至公然带到街上去,那就是找死。

    不过李逍对于大唐的卫府军其实并不怎么了解,也看不出他们的旗号认不出他们的番号。

    一个络腮胡的大汉踢马上前。

    “你就是李逍?”

    李逍故意伸手掸了掸自己这件刚穿上身,刚才还被他嫌弃吐槽许久的深绿官袍,朗声道,“本官正是李逍,朝廷新任的司农寺玉米监监正,从六品下通直郎,尔等何人?”

    那汉子长的魁梧壮硕,比大彪更像是一个杀猪的屠户。

    他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指了指自己身后的人马。

    向李逍一拱手,“某乃左卫折冲都尉于承基。”说完还有些得意的瞧着李逍又加了一句,“正五品下。”

    李逍心里不爽,没想到随便跳出来一个糙汉,居然都比自己高好几级,自己从六品下,这大汉却是正五品下。

    正五品下的折冲都尉,这是最低级的折冲府的主将。大唐折冲府有三个等级,上等一千二,中等一千,下等八百人。折冲府的主将就是折冲校尉,上府是正四品上,中府从四品下,下府正五品下。

    “原来是于都尉,失敬失敬,不知带着部下前来我李家庄何事?”

    官大一级压死人,不过这里毕竟是李家的私宅,而且李逍又不是武官,两个系统之人,李逍倒不怕他。

    “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平棘县公的,这爵位还是当年我随太宗皇帝在辽东血战之时得的封赏呢。”

    听这人语气,明显是来找事的了。

    不过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什么平棘县公。

    “平棘县公可有公务?”

    “当然有,若无我怎敢带兵前来?李逍,我是奉政事堂之命,特来你处取玉米种子的,你也莫耽误我时间,赶紧把玉米种子拿来,我也好赶紧收队回京覆命。”

    取玉米种子,李逍目光打量于承基,大概四十来岁,很威猛的糙汉,官职不低,一个折冲都尉,还是个县公爵位的勋臣,这样的人带着一百左卫骑兵来要玉米种子。

    “既然是政事堂的命令,李逍自当遵守,不过总得有个凭据,否则我到时也不好交差。还劳烦于县公出示政事堂的命令文书。”

    于承基脸色不好看,“怎么的,还不相信某?”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既然大家都是公务,那就得走流程。”于承基一句话,越发的让李逍觉得这个事情里面只怕有问题。

    若说于承基只是傲慢一点到没什么,毕竟这人官大,而且还有县公的爵位,但这人不肯拿出命令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根本没有。

    玉米的重要性,李逍可是知道的。

    除了已经交到李治手里的一根玉米棒子,李逍现在手里就剩下六根玉米,这玩意他谁也不会轻易交给的。

    “李逍,莫要轻慢本将。”

    “拿不出来吗?”李逍冷哼一声,“只怕你所说的奉政事堂命令是假,是奉了某人的私命是真吧?”

    他直接再诈一句。

    果然,这句话一出,于承基脸色变的更厉害,眼皮都抖了几下。

    “休得胡言乱语,某没功夫跟你在这里耍嘴皮子,赶紧把玉米种子拿出来,我知道你这里还有六个玉米,莫跟我玩心机。”

    这话让李逍更确定了这个于承基根本没的政事堂命令了。

    事情变的诡异起来。

    能够让一个堂堂县公带兵前来要玉米种子,这人的能量绝对不低,尤其这里还是京畿之地,能出动一百骑兵,这可不简单。

    李逍只要往深里一想,就已经猜出了几分幕后之人了。

    总逃不过政事堂里长孙无忌那几个元老派宰相,至于来要玉米的原因估计也简单,明显就是要以此对付李绩和天子啊。

    毕竟李绩那天跟他说的明白,他也在吃廊餐的时候看出了一点,因为玉米一事,李绩和长孙无忌两派人马,可是已经正式拉开了架式的。

    “于都尉没有政事堂的命令,没有兵部的兵符,就敢擅自带着这么多麾下全副武装来我这里抢玉米,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平棘县公、左卫折冲都尉于承基。”

    “老子就是于承基。”

    “你不是。”

    “爷爷就是。”

    “你不是。”

    李逍一脸轻蔑的对他道。

    于承基气的要死,本以为是个简单的差事,对付一个乡下汉儿,还不简单,带着一百骑随便也能吓住他,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嘛。

    可是,这个乡下汉儿怎么如此狗胆?

    “你交还是不交?”

    “你先证明下你是于承基,然后拿出你的命令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