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83章 福利多多

    婉娘看到李逍递过去的告身,仔细看了半天,依然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虽然手里拿着的这道锦绫装裱成的卷轴,品级甚高,特别是上面还有一道鲜红的‘尚书吏部告身之印’的大印。

    但是婉娘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夫君,可不敢开玩笑,妾身受不得吓。”婉娘死死的握着锦绫告身不肯松手,神情激动。

    虽然此前朝廷也要授丈夫一个七品军职,但那是军职,还得去辽东打仗。辽东苦寒,婉娘实不愿意丈夫去辽东。李家本就只有三郎一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要她怎么办?

    想当年李逍一走就是五年,好不容易才回来,她可不愿意丈夫再离开。

    因此当丈夫拒绝了朝廷的军职后,她心里虽有些可惜但又是高兴的。

    而如今不同,从六品下的文职,还是京官,既不用去军中还不用打仗,连去外地赴任都不用。

    至于做的是司农寺的官,她可不管。

    “看到这个尚书吏部告身之印没?这可是吏部尚书亲自盖的印,吏部尚书李义府,还是当今宰相呢。谁人敢冒充啊。”李逍笑指着那个红印子。

    “再看这,当头门下二字,这可是通过了中书门下诸位宰相们的署名盖章的,这道告身,再正式不过了。敕授,整个任命程序,都是由中书省奉旨,以皇帝的口吻,写好的制书,经由门下省审查通过然后还由皇帝画可的。”

    婉娘一听这道告身上不但有吏部尚书的盖章,居然还有中书门下诸位宰相的盖章,甚至有皇帝的画可,当下更激动了。

    “哪呢,在哪?”

    “这,这,这。”

    李逍的这份制书,不是原本。御批原本是另外存档,这份是抄的副本送尚书省交吏部办理的正式任命书,所以上面的印章虽然很多,但皇帝御批却没。

    如李逍这样六品官员,一般都是由吏部铨选除授的,但李逍毕竟特殊,他是皇帝亲自选授,中书门下宰相们通过的,这种待遇,在朝中,本来只有三品以上大臣,才会由皇帝和宰相们选授,这种级别的官也称为堂除官。

    李逍一个六品中低级官员,倒是享受了一把特殊待遇。

    “李逍,男,年二十一,面白短髭,高六尺余。关中道雍州蓝田县人氏,于永徽五年三月授司农寺玉米监监正,特此告身。”

    这类似于李逍的相片了,唐人没有照相技术,告身上便只有一段描述相貌特征的话,挺简单的,但也包含了一些基本的相貌特征,还有年龄籍贯等。

    一张锦绫卷轴上,把李逍的本人乡贯、出身、年甲和任命词都抄写在上,而且从抄写人员直至逐级审验的官员,全都署名盖章,最后还盖上了专门的尚书吏部告身之印。

    一道卷轴很长,但李逍的本人身份和任命词很短一段,可各式各样的签名和印章却盖了几十个之多。

    从各部门的抄写员,小吏,到经手的侍郎、尚书甚至是中书门下的宰相们,乃至皇帝,都有署名印章。

    李逍想了想,好像大唐的正式品级官员数量不多,也就几千个好像,若是跟后世一样,动不动就几千万个官员,这些宰相们每天啥事也不用干,整天在那签字盖章都来不及了。

    仅仅这道告身,也确实让他明确的感受到了大唐官员们的贵重了。

    “领这东西不便宜呢,这一文俸禄还没赚到,我倒是交了好几贯的朱胶绫轴钱,今日身上没带钱,还是上司刘司农替我垫付的,回头还要记得还他。”

    朱胶绫轴钱,也就是俗称的官告费了,相当于后世的工本费了。除了这个官告费,李逍还交了一笔官服钱,官服不白发,居然也得交钱,这估计相当于服装费了。

    关键是这玩意还挺贵,两样加起来足足七八贯钱,加上打赏的钱,花了得有十贯。

    十贯钱,一万枚铜钱啊。

    据说还真有一些新入仕者拿不出这笔钱的,于是吏部那边也可以发一张纸录的制书公文代替,相当于任命状统称敕牒或札。

    当然,据说高品阶官员的官告费、官服费照例都是有皇帝赐予的,不用自己掏什么朱胶绫轴钱什么的,但这个得以五品官阶级,李逍才六品,还不够皇帝赐予的资格。

    若不是刘司农主动帮他交了钱,其实李逍是不愿意交的,反正领一张敕牒也是可以的。

    但刘司农帮忙交了,李逍也不好说不要。

    最后便是他既领了一份官告,又领了敕牒,因为按规矩,凡领告身者也必领敕牒。

    “玉米监正,六品官衔吗?”

    婉娘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李家在蓝溪虽说也算当地首富,但不过是个乡中小地主。以前李家也是乡中世代地主,可张家一个土豪勾结一下县衙里的吏员,就能把李家整的家破人亡,可知官身对于李家的重要性。

    “玉米监正是职官,从六品下。按朝廷的制度,有职必先有阶,因此朝廷还授了我一个从六品下的通直郎文散阶官。”

    职官、散阶,这也算是大唐的一个特色。

    有职必先有阶,这要是放后世,就相当于一个县令是正处级,县令就是职,正处级就是阶。

    大唐的散阶还分为文武两阶,官员先授一个散阶,这相当于定级,这也是官员们领俸禄的标准,什么阶就领多少俸禄,至于官职,则有可能高于所授散阶或低于所授散阶,当然更多的还是什么阶任什么品的官。

    比如李逍,他以前不是官员,白身任官,或者说以前只是个领俸禄的流外六品,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吏,还是没正经职事的。一下子授为从六品下的实职官员,朝廷就要先给他授一个散阶。

    李逍的散阶跟他的实职是相同品级,都是从六品下,不高也不低。

    通直郎,从六品下。

    大唐文散阶官里,以郎和大夫为主,最顶级的还有开府仪同三司和特进,其余的都是大夫和郎,五品以上为大夫,五品以下则是各种郎。

    除了散阶和职官,大唐还有勋和爵,勋官十二转,一般为军功升转,也有特赐勋官以享受一定等级的待遇,不领实事,只是相当于一种待遇。

    爵位,则是最为贵重,大唐爵位九等,从亲王到县子,得一封爵极难。

    李逍现在有阶有职,但还没勋没爵。

    通直郎、玉米监正,这就是李逍的官阶了,他做为京官,待遇比外官好点,每年的禄米有九十石米,分为春秋两次发给。外官从六品则只有八十五石,京官多五石。

    除了禄米,还有俸钱。

    做为六品官,李逍每月还都领到两千月俸钱,食料、杂用四百钱,相当于一个月两千四百钱。

    食料和杂用,相当于朝廷给官员们的餐饮补贴等。

    当然除了月俸和年禄,官员们还能够享受到朝廷拔给的免费仆役,这也是一副挺好的福利。

    一个六品官员,怎么也是中央司局级官员了,一个月才两千多工资,肯定是有些低的,但官员们的福利可不止这么多。

    不说那些什么灰色收入之类的。

    做为官员除了俸和禄之外,还有一项最重要的收入,那就是职田收入。

    京官六品,给职田四顷,足足四百亩呢。

    京官们的职田,一般情况下都是由官府统一租佃给百姓耕种,然后收租给官员,如京官们的职田租一般亩收六斗。

    不过实际情况,往往是高于这个数的,有亩纳粟、麦八斗、麸一车的,也有亩纳粟麦一石一斗的,有的甚至高达亩纳粟麦一石二斗,足足为官府定下的亩租两倍。

    而且官员职田收租,还得百姓自己把租子运到京城交付官员之家,这个运费还得自己出。

    李逍四百亩职田,哪怕就按标准的亩收六斗,这一年下来也得有二百四十石,比他一年九十石的禄米还要多出近两倍,如果狠一点,多收点租,那一年收个三四百石都行。

    而且除了职田外,京城各司衙门还有公廨田,这个田就是划给各司衙门的田地,一样是佃给收租,收入则公私两用,一部份归为衙门办公费用,一部份则做为衙门小金库,做为衙门里官吏们的奖金福利,做为俸禄补充。

    这可也是笔不菲收入。

    李逍做为六品官,朝廷还要拔给他十五个庶仆,也就是随从了。这些人不但不要李逍开工资,而且他们还得免费给李逍做事,他们其实也是普通百姓,每年需要到衙门服一定时间的劳役,然后有部份就划分给官员执役,按品级给,六品十五个,称为庶仆。

    而一品高官的则称为防阁,甚至足足有九十六人。

    这些人供身驱使,主掌护卫、亦属侍从,兼典文具,这些人其实就相当于勤务员了,充当着护卫、司机、保姆、秘书等身份。

    不得不说,在大唐当一个官还是相当爽快的。

    别看着好像俸和禄都不算多,可各种福利极多啊,更别说做为京官,每年不但有各时令节气下发的物品,还有地方州县送来的钱物,又有自己的小金库,当个官,那是旱涝保收,一人当官,完全可以养活整个家族十几口甚至几十口人。

    相比起来,李逍一个蓝溪小地主,一年一千多亩地,说来挺多,但每年的纯收入其实连个从九品的官员收入都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