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81章 红人

    本想着趁天黑前赶回家,李逍心里还念着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的媳妇的。可还没走到南门,结果一队人马过来,询问了几句确认他就是李逍之后,请他掉头。

    来请他的是司农寺卿。

    司农寺卿,这是李逍如今的顶头上司。

    司农寺,大唐九寺之一。大唐的九寺五监与六部的区别,在于六部是主掌政令,寺监则具体实行。打个比方,文化部负责一些政策性的文化产业的规划布局,而具体的监管、准入则往往是新闻出版****负责。

    说白了,一个是统筹定策,一个是实际执行。有些类似于中书门下和尚书省,也是一个决策,一个执行。

    正因此,虽然大唐朝廷六部中有户部,好像也管着农业、粮食这块的,但其实具体的还是由司农寺管着。

    司农寺的具体职责,就是掌粮食积储、仓廪管理以及京朝官之禄米供应,总上林、太仓、钩盾、霡官四署及诸仓、司竹、诸汤、宫苑、盐池、诸屯等监。凡京都百司官吏禄禀、朝会、蔡祀所须,皆供焉。藉田,则进耒耜。

    管的很杂,但凡农业、粮食这块,基本上都由司农寺管。

    李逍的玉米监,就是划在司农寺的上林署下,地位跟司竹监等是差不多的。

    司农卿从三品,级别很高,紫袍大佬,按后世的说法,那就是高官甚至是副国级了。

    毕竟大唐的宰相们,也都挂着同中书门下三品的衔,有些宰相们的本职还往往是四品的侍郎呢。

    上林署设有令、丞,令是从七品下,甚至比起李逍这个玉米监还品级低,不过这不奇怪,毕竟司农寺下的四署,和诸监的关系其实算是平行关系。

    上林署掌苑囿园池,植果蔬,以供朝会、祭祀及尚食诸司常料。冬季,藏冰。

    而司竹、玉米等各监,各管一样具体事务,比如司竹监,就是专管跟竹子有关的,种竹子,以及为宫廷制作竹子器具等。而一些宫苑监,则专门负责管理一个宫苑,盐池监,则专门负责管理某一盐池。

    司农寺卿品级挺高,从三品,但比起户部尚书来权力是差一些的。毕竟,六部尚书里,经常有尚书甚至是侍郎能够直接进中枢当宰相,但几乎不会有九卿能够当宰相。

    朝中唯有一个御史大夫宇文节以五监之职拜相,那也是因为人家以前就是宰相侍中。

    皇帝一道旨意下达,还是经过了中书的诏令,下诏司农寺新添一个玉米监,还特意指派了新的监正,司农卿哪敢大意。

    特别是当这位司农卿听说今天皇帝还特意召了这位新玉米监留堂用廊餐后,越发谨慎了。

    宰相的廊餐,他堂堂从三品的紫袍大臣都还没吃过一次呢。而李逍原本一介布衣,居然直升六品官,还获得赐廊餐的荣耀,这如何让这位司农卿敢大意呢。

    李逍赶到皇城的司农寺衙门前时,这位司农卿更是亲自带着寺中官员们来到衙前相迎。

    这倒是大大让李逍意外了一把。

    再怎么说,他也不过是一个还没正式上任的六品官而已,而这位顶头上司可是从三品啊,九卿之一。

    “这位应当就是陛下亲授之玉米监李太监了,真是年少有为啊,果然一表人才,我司农寺得添大将一员啊。”

    司农卿刘祥道笑着上前迎接。

    这场面,让许多在场的司农寺官员们都有些暗暗惊心,从三品的司农卿迎一位从六品的监正,这可真是少有。

    不少人看着李逍身上的白色布衣,甚至都一头雾水,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一尊大神啊,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呢。

    李逍站在那里有些尴尬,他一个人也不认识,虽然知道这些以后肯定是自己的同事们了。

    “在下蓝田李逍,见过诸位,还不知当如何称呼。”

    刘祥道很平易近人的道,“某便是司农卿刘祥道,魏州人。”

    一听这位看起来跟个私塾老先生似的人就是司农卿李逍还是很意外的,虽然这位本来就穿着紫袍,本应早就想起来的,毕竟能穿紫袍的大臣可没几个,司农寺里更是仅此一位。

    大唐官员的官袍各按品级服色,只有三品以上才能服紫,四五品的着绯,六七品的穿绿,八九品的穿青。

    紫色在这个时代是最难染的一种颜色,也因此被定为最高级官员的官袍服色,除了少数有大功而不到三品的臣子,会被特赐服紫外,一般官员不到三品可不能穿紫袍。

    “属下不知刘司农在上,失礼失礼。”

    刘祥道倒是十分平易近人的一把拉起李逍,“以后咱们就是同一个衙门里办事的同僚了,不必如此客气。”

    这时,刘祥道还主动为李逍介绍起一边的诸位司农寺官员们。有两位从四品的少卿、六个从六品上的丞,以及下面的四署署令,还有署丞、监正、监副、监丞等等。

    官不少,毕竟是朝廷顶级衙门之一,一时李逍不停的行礼,倒有点头昏脑胀,连人名都没记下来几个。

    他暗暗觉得自己真不是一个做官之人。

    当官的,起码认人记人的本事得强啊。

    见完一圈人,大家都夸李逍年轻有为云云,刘祥道还亲切的挽着李逍的手进了衙门。

    一边走,他还一边问他跟英国公李绩的关系。

    “我跟英公真不是亲戚,就是英公去我家吃过几次饭而已。”李逍实话实说。

    刘祥道暗道信你才有鬼,如果不是亲戚,堂堂当朝宰相,英国公李绩为啥要去你一个乡下小地主家吃饭?况且,刚刚英国公可是特意派了自己身边的一位卫队长过来传话的,话里话外之意,可是让他对李逍多加关照的。

    他甚至还特意暗示,皇帝对李逍可是特别看重的。

    要不是这样,他堂堂九卿之一也不可能对一个属下如此。

    要知道,他刘祥道也算是标准的官二代了,他爹可是贞观之时的中书侍郎和吏部侍郎,还被赐爵永平县男爵。若不是因病早死,说不定他爹也是当朝宰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