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75章 白衣面圣

    “多谢阎长史指点。”李逍心里有几分感动,阎立本的这番话是长辈对晚辈的指点,这是一番好意。

    接下来一路上,为了赶时间,阎立本也顾不得路上颠簸和灰尘,一路快马加鞭,饶是如此,可路上依然连续遇到三波从长安前来的大内使者。

    皇帝和宰相们已经有些等的不耐烦了,都想马上见到玉米。

    快马加鞭再加鞭。

    八十里路,硬是只跑了一个时辰就到了,进了长安城,李逍只觉得浑身酸麻,感觉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可看浑身都是灰尘的阎立本老头,却还能矫健的从马上跳下来,他真是万分钦佩。

    “以后可得多练练。”阎立本把坐骑交给手下,笑着伸手把李逍从马上提了下来。

    这手劲,真大,比他这个年轻人还大的多。

    狄仁杰也跳下马,还伸手帮李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三郎若是想精进一下骑术,我可以让我表弟来教教你。”

    “李元芳?”李逍意外。“好啊好啊,只怕李兄不肯。”

    “这有什么,我表弟最近也正好无事。”狄仁杰跟李逍相处时间不长,但却觉得他是个可交之人,何况他也深知,这玉米一献上去,李逍肯定就不再是个寻常乡民了,再加上李逍可是还与军方的几位大佬关系密切,有那几位在背后帮着,李逍早晚会出头的。

    他那表弟来京,也一直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事情,如今跟着他身边帮差也不算是个什么正经事。若是去指点下李逍骑术,说不定就能借此机会交上李逍这个朋友,多一条路子。

    有宫里人来引阎立本等人进去,狄仁杰亲自抱起那个箱子,珍重小心的跟在后面。

    李逍一介布衣,没资格直接进去。

    他被一位宫人带到一侧。

    那个大约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宦官,面白无须一脸和善,似早知道些消息,知道这位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也不是简单的。

    “咱家已经为三郎备下了衣服,还请三郎到那边沐浴更衣。”

    布衣见天子,这可是极难得的事情,见天子之前,自然是得沐浴的,见天子前还要换上皇帝赐下的白布衣。

    “多谢公公。”

    李逍来的及,也没带什么钱财之类的,只好拱手谢过。

    那宦官倒也没有索贿之意,还跟他小心交待了一些宫里的规矩。

    宫里规矩多,是不能有半点差错的。

    被带进一间小屋里,宦官就退了出去,还为他带上了门。里面早有准备好的一桶热水,还有一套崭新的白色布衣。

    脱去身上满是尘土的衣物,跳进水桶里痛快的洗了个澡。

    没有什么沐浴露这些,哪怕是眼下身处皇城之中,在中书门下这些宰相办公的地方,但配备的也只是一些澡豆而已。

    所谓澡豆,已经是普通人家用不起的高级洗浴用品了。

    澡豆,以豆粉添加药品制成,用以洗手洗面,甚至是洗澡。在古代,澡豆可以说是全能的洗护用品了,洗手洗脸洗头洗澡甚至洗衣服都用,一切污渍油渍都能搞定。

    一代神医孙思藐就在他的医书里写道,衣香澡豆,仕人贵胜,皆是所要。意思就是说,下至贩夫走卒,上至皇亲国戚,澡豆那是居家必备用品。

    比起后世的洗护用品都是化工品不同,这时的澡豆,所有的配料那都是可食用的,吃到肚里也能溶解脂肪。

    不过要具体点说,其实唐人的澡豆也是有分类分级的。

    大致也有肥皂类的,用来洗衣服洗手,还有洗面奶类,用来洗面洗澡等。

    在制作上,都是以豆粉为主,然后就是配合各种中药材加工。越贵的澡豆,用到的药材就更多且更贵。

    比如眼下李逍用来洗澡的这个澡豆,明显就比平时李家买的更高级,闻起来就不一般,沁人心脾,他估计这是大唐制澡豆最有名的州进贡的贡品澡豆,这种进贡的澡豆,甚至包含了几十种药材,什么丁香、沉香、麝香、珍珠粉等等。

    关于澡豆历史上还有一个笑话。

    一个叫王敦的人娶了公主,刚结婚时,上完厕所,公主的奴婢拿着个金盘装着水,一个琉璃盏装着澡豆捧到他面前。

    他还以为这是吃的呢,就把澡豆倒到水里喝掉了,还说这个干饭挺好吃的,这让那群公主的奴婢们无不掩口而笑,闹了个大笑话。

    李逍倒不至于闹这样的笑话。

    贡品版的澡豆用过之后,去污去油能力确实是强,而且身上还留有一股沁人余香。

    但他觉得,这香味远比不上他家新研制出来的香水,何况这种澡豆一看就制作成本极高,动不动就几十种香料、药材加工,哪比的上他家的香水只用花露和酒精制成,成本低效果还好。

    看样子,到时可以走走宫廷路线,也弄个贡品御用的牌子,倒时以此推广,他家的香水岂不大火?

    换上宦官为他备好的衣服,倒也大小合身,虽说是一件白色的麻布袍子,可裁减得体,缝制的也好,针脚均匀。

    配上牛皮的腰带,黑色的靴子,黑色的软脚幞头,倒也很有几分潇洒的味道。

    转身走出屋外,那位小宦官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还端来了一个托盘,里面几样点心。

    闻着有桂花和香味的桂花糕点,染成绿色的绿团子等。

    他确实肚子饿了,倒也没跟人客气,拿起筷子夹起来就吃,一会功夫,那几小碟糕点倒让他吃了个精光。

    小宦官站在一边,眼睛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李逍。李逍不是第一个布衣面圣的人,但哪个来面圣的布衣,在这里等候面圣的时候不是紧张激动不已,甚至紧张的手脚发抖的,有哪个能如李逍这般自然。

    甚至就是好多低级官员,在接到皇帝特旨召见等候时,一样激动的手足无措。

    “李三郎不紧张吗?”小宦官忍不住问。

    “不紧张啊。”

    “见天子也不紧张?”

    “有啥可紧张的,我又没犯什么事,天子召我来,那是因为我发现了玉米,是好事呢,一会说不定就要授我官职,赐我爵位,赏我钱财田地,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何来紧张。”李逍笑嘻嘻的说道。

    刚说完,一个宦官进来。

    “蓝田乡民李逍何在?”

    “我就是李逍。”

    “圣人召见,赶紧随我来。”那宦官面无表情的扫了李逍一眼,然后冷冰冰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