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119章 死马当活马医

    火锅都没心情吃了,李治甩着袖子黑着脸气匆匆的走了。他堂堂皇帝,哪怕是微服私访,这李逍也不能如此无礼啊。

    真是不识抬举。

    “烂泥扶不上墙。”

    “陛下何必跟一个田舍郎较劲呢,民间乡野出身,没什么见识,又年轻惫懒,胸无大志。”

    李治叹口气,“朕最气的不是他的失礼,是此人明明很有才,可却偏偏都没在正途上。你看他的平辽策,连李绩、程咬金这样的沙场老将们都想不到,可偏偏他却能想出那么了得的策略。”

    李逍的平辽策是真的好,当年杨广或者是太宗征高句丽的时候,如果有人进献此策并被采纳的话,高句丽早就被吞的连渣都不剩下了,哪里还有几代帝王在辽东的这么多次用兵。

    说不定隋朝都不会亡。

    太宗皇帝也不会这么早逝了。

    明明胸有经天纬地之才能,却偏偏胸无大志,只想当个小地主,真是气死人。

    “朕恨不得砍了这等蠢人。”

    “算了,由他去吧。”武氏劝说。

    出了李家庄,李治看到旁边不远的玉濑的庄子。想到这个妹子,李治突然有些愧疚,这次的长安风暴,对玉濑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陛下何不去玉濑的庄上坐坐,歇息会儿喝杯茶。”

    “嗯,好。”

    合浦公主的庄子很冷清,过年的时候,本来应当是热热闹闹的,可除了李逍来过,再无其它人来拜访了。

    相比在李家的冷遇,李治在这边受到的待遇很好。

    闻讯的李玉濑亲自赶到门口迎接。

    庄子大厅,李治看到消瘦了许多的十七妹,心有不忍。

    “你这里也太冷清了些,太简陋了些,朕回宫,就下旨把你原来的产业都给你,连同梁国公府的那些产业。”

    玉濑摇头拒绝。

    “臣妹多谢陛下厚恩,只是臣妹并不想要,过去的那些对臣妹来说,只是纠葛。如果能够远离,臣妹高兴不已。”

    “臣妹只有一个请求。”

    李治看着妹妹,怜惜的道,“就算你有一千个请求一万个请求,皇兄也答应你。”

    李玉濑跪到李治面前,“臣妹请求皇兄,看着我们兄妹一场的情面上,放过三哥一马。三哥跟房遗爱他们的谋逆毫无关系,他是被冤枉的,他根本没有参与到其中,请皇兄饶过他。”

    一听吴王李恪的名字,李治马上就变的不高兴了。

    李恪有没有参与谋反他心知肚明,但他不可能放过李恪。

    连江夏王李道宗他都拉下水了,又怎么可能放过李恪呢,皇家对他最有威胁的几个人,这次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虽然明知他们只是对自己继承皇位不太服气,他们也并没有想过要谋逆,但有玄武门前车之鉴,他又如何能不妨呢。

    “除了这件事情。”

    “皇兄,臣妹愿意放弃一切,愿意放弃公主封号,愿意放弃所有的财产,只为换三兄一命。只要皇兄答应饶三兄一命,三兄肯定愿意抛去一切名爵,从此甘愿做一个庶民。”

    “皇兄放心,他永远不会危害到皇兄你。”

    李治皱眉,“玉濑你在说什么,你难道想说朕冤枉吴王?谋逆案是由长孙相国亲自主持审理,朕信任他会公正审理,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如果吴王是清白的,朕自会还他公正。”

    玉濑还在请求。

    李治已经不耐烦的重重哼了一声,“朕今天有些乏了,先回宫了。朕看你瘦了好多,这段时间就呆在这里好好的休养吧,暂时不要回长安了。”

    李治甩袖就走,武氏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玉濑摇头苦笑。

    她拉着玉濑起来,“我的傻妹妹啊,你怎么这么傻呢,这个时候说这些话,哪里又是合适的时候。你若不替吴王求情还好,你这样一求情,陛下更不可能放过吴王了。”

    “你这是当局者乱啊。”

    “皇嫂,求求你,教教我,怎么才能救吴王?”

    武氏摇了摇头,吴王李恪是丈夫的威胁者,她又怎么可能帮李玉濑去救李恪呢。

    天空灰暗。

    李玉濑的心更灰暗。

    想到三哥吴王此时还身陷大牢,她不由的心如刀绞。房遗爱那个蠢货被关押着,那是应当的,可为何自己的三哥却要受他的牵连呢。

    “公主,此事有一人也许可以帮忙。”

    刘总管在一边说道。

    “谁?”

    玉濑犹如溺水的人突然发现了一根稻草。

    “李三郎?”

    “李三郎,谁家的李三郎?”玉濑疑惑不解。

    皇帝刚才的态度那么坚决,连武氏都不肯帮忙,这天下又还有谁能够劝说的了皇帝,救下吴王呢。

    “就我们的邻居,李家庄的李三郎啊。”

    “他?怎么可能?”

    “公主,怎么不可能。你想想,这次公主你能脱身,是不是得多亏了李三郎替你出的计策,否则公主怎么知道要去找武昭仪帮忙呢?”

    这么一说,李玉濑一下子想起来,那个小子确实厉害。

    “可是上次三郎也只是告诉我要去找武昭仪帮忙在陛下面前说情,而刚才你也看到了,武昭仪并不愿意帮我。”

    刘总管叹声气,“公主,有句话说的好,死马当活马医,眼下此刻,也没有其它的好法子了,还不如找李三郎问问,也许他或许有办法呢?”

    多日没有出门的玉濑连妆扮都等不及,直接就骑着马往李家庄跑。

    李家庄门口,李逍正在跟几个庄人打量着李家庄。李家庄也是数代人在此生活,围绕着李家的大院子,外面还有不少的高矮房屋。

    有的低矮破败,也有些历经许久的石头屋。

    看起来,李家庄子显得很乱,没有规划,更不整齐。

    特别是许多庄户人的屋子,根本就是个小茅草屋。

    李逍觉得趁着春耕还有段时间,这段时间也还没有什么雨水,年后倒是可以考虑着做个规划,把这个乱糟糟的村庄给规划一下。

    起码,村里总得有个公厕吧,最好还得有个澡堂子,要不,村里的卫生也太成问题了。

    小孩随地大小便,道路弯曲又土,天晴都是灰尘,遇雨则成泥泞不堪。低矮的屋子,一到上半年的雨季,则更会潮湿无比。

    “村东头这块坡地,可以整平一下,正好可以建蓝溪书院。村西头这边的这块洼地,则刚好用村东头坡地挖出来的土填平整,到时建上两把新房,一栋栋的小院子,咱们庄上一户一栋,建好后都搬进去。”李逍站在村头,指点江山,激昂慷慨。

    几位年纪大的庄汉听的热血沸腾。

    主家就是好啊,居然还打算替大家修房子。

    明年春耕前第一件事,李逍决定开发李家庄,搞搞房过产。当然,给村民们建房搬迁其实也花不了几个钱,又不是建别墅豪宅,不过是推平块地,然后组织庄民进山砍些树,搬些石头挑些土,再割些茅草,然后搭些房子而已。

    各种材料基本上都是山里取材,并不要花费,人工也都是各家一起出力,合伙建设,李逍不过是负责规划设计。

    可以说几乎零成本。

    但这不是瞎折腾,李逍会负责为村里建个公共厕所和一个公共澡堂,另外还承诺到时再建个土地庙。

    至于建书院,反正现在书院里还有程伯献等人捐的钱呢。

    在村里搞房地产倒不是心血来潮,主要还是村里太乱,而且很脏,既不卫生,而且那些低矮紧密的小屋也有很大的火灾隐患。

    把这些旧房拆了,建到村边,既能消除隐患,清理卫生,还能够把李家大院边上的土地清理平整出来,正好为李家大院扩建。

    剩下的土地,李逍还能建作坊,他甚至打算在那里弄一条街,建两排房子,早做预留,以后可以弄些店铺,甚至可以搞个集市出来。

    将来集市要真能弄起来,店铺还能收租呢。

    哪怕就算这是以后的事情,起码把大院边的上的房子拆除清空后,大院也能住的舒爽,也更安静些。

    “盖个房子不容易咧,这房子也还挺好的,拆了挺可惜的。”有人说道。破家值万贯,哪怕再低矮的茅草屋,可毕竟也能摭风挡雨,是一家几口的家。

    “大家合伙起来盖新房,各家出人,我出粮食和工具。”

    一听这话,本来还有些担忧的众人,立马就笑了起来。

    东家说话,向来是一口吐沫一个钉,有他的话大家就放心了。

    东家包了饭,那大家出点力气,还是给自己家盖新房,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三郎又大包大揽,咱家钱也不是多的没地方花啊。”赵大夫一边听的有些牙疼。

    自家屋漏自家修,李逍凭什么要给那些庄户盖房子呢。

    “也花不了几个钱,把庄子重新规整一下,划的来,好处看的见的,相信我。”

    庄户们这么配合拆迁,都没有人打算做钉子户,更没有人趁机狮子大开口,都已经让李逍很感激了。

    若是后世的时候,哪个富人若想把自家旁边人家的房子迁了,把那些地基都换成自己的好扩建,邻居们还不知道要开什么样的条件呢,现在不过是让大家一起帮着重新建房,这样的好事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三郎!”

    说话间,李逍听到风中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

    闻声望去,却见玉濑一袭白衣策马奔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