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65章 跟我走

    程家的门子客气的请薛仁贵一行入府,打开了侧门。

    这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毕竟他们走的是正门,虽不是从最中间的大门进的,但如程家这样的高门,他们家的大门可不是谁都能走的,也就是皇帝亲临,或者是中枢的几位宰相到了,才可能让程家打开中门迎接。

    一般的文武官员,只要不是穿紫绯色官服的,连从这大门侧门进的资格都没。

    李逍感叹着程家的朱漆大门和门上的大铜钉泡,还有门前的那两排戟时,一道长长的大笑声已经在耳边震响。

    “哈哈哈哈哈哈!”

    “老将军来了。”薛仁贵转头提醒了李逍一句,也大笑着迎了上去。

    大唐的老中二代猛将走近,然后程咬金直接越过了薛仁贵,走了过来。

    “小薛说带了那位酿出烧刀子的人来,嗯,他今天就带了两个人来,总不可能是薛小五,那肯定就是这位了。不过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小薛,你不会是耍我老程吧?”

    堂堂右领军中郎将薛仁贵,皇帝跟前第一御用打手,居然被程咬金左一句右一句的喊小薛,可薛仁贵还没有半点不高兴,脸上一直带着笑。

    “我如何也不敢欺骗老将军啊,这位是我的小友,也是五郎的朋友,蓝田秦岭北麓山中的一位妙人。之前老将军喝的烧刀子正是他所酿,而且透露个小秘密给老将军,如今你府上新从宫里得赐的霜糖,其实也是这位小友的秘方改进的,要不然哪有那么白。”

    “嗬,还真是人不可貌像啊!”

    程咬金听了围着李逍打转,一双眼睛左瞄有瞧,一边看还一边摇头道,“年轻,实在是太年轻了,宫里近日赐下的霜糖确实比之前的更白,不过口说无凭,得有实证才行。”

    李逍也在打量着程咬金。

    国字脸,红脸膛,浓眉大眼,鼻子有点塌,嘴很大,一把年纪了牙齿却都还很整齐而且挺白,关键是他的那脸络腮胡居然还带点金色。

    也不知道这究竟算是缺少微量元素呢,还是因为带有点胡人血统,毕竟魏晋以来,北方胡化很厉害,尤其是当时的河北河南之地,汉胡通婚联姻,混血的情况不少。

    程咬金长的高大壮硕,犹如是肚子很大,听说隋朝时大将王世积肚子更大,号称腰围十带。

    “小子,叫什么名字?”程咬金问。

    李逍微笑着躬身拱手,“小子李逍,家中排行第三,关中蓝田县蓝溪乡人,乡野闲人一个,今日得薛将军提携,得以前来拜访战功彪炳天下闻名的程老将军,实是三生有幸,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小子幼年之时就曾听说过许多程老将军的威名事迹,想不到如今老将军身体还是如此雄健!”

    “别说那些有的没有,酒呢?”程咬金没有半点帝国宿将名臣的架子,倒像是个老酒鬼一样。

    哪有这样的主人,客人上门,急着就问人家带来的礼物的。

    不过人家身份尊贵,这倒可以称之为洒脱率真了。

    薛仁贵似乎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了,直接把准备好的那瓶烧刀子拿了出来。酒是李逍酿的,但酒器却已经换过。

    李逍酿酒的时候,是直接拿一个葫芦装的,这东西乡下人自家地里种的,根本不要钱。

    到了薛仁贵的手里,当然不可能拿这么粗鄙的东西装酒来送礼,他换了出自河北邢窑白瓷坊出产的名贵白瓷瓶装酒,瓷瓶很白,瓶身上还画了一副仕女图。

    一看就高端大气上档次了许多。

    不过老程明显不是爱这口的人,看到这瓷瓶还不满的道,“上次那烧刀子不是用葫芦装的吗,怎么这次换这瓷瓶了。”

    “酒还是一样的烧刀子,烈火一般。”当年辽东战场上威名震慑高句丽人的白袍大将薛仁贵,此时却跟个弟子一般的客气着。

    程咬金接过,打开。

    顿时一股子酒香扑面而来。

    他不由的精神一振,“好酒,就是这个味!”

    李逍在旁边陪着笑,其实这只是用最简单的蒸馏法蒸出来的酒,取名烧刀子,是因为这酒没有经过窑藏,酒气很重,一般说这种酒是生酒,酒得经过窑藏之后,才能沉淀,会变得淳香。

    真正的好酒不是那种扬于表面的烈,而应当是饮的时候口感好,不辣人,但饮后却自有后劲醇香起来,那才是好酒,而且还喝了不上头,第二天不头痛。

    而李逍现在的这种烧刀子,只算是最初级版的白酒。本来他就没打算用来喝的,最开始的目的就是打算蒸一些烧酒出来,用做消毒以及酿点花露水什么的,也就没追求什么口感之类的。

    谁能想到,会被薛五撞上,还捎了瓶给薛仁贵,薛仁贵又被程咬金给撞上。

    一口酒下去,火辣辣的感觉升上来。

    酒入喉咙,流入腹中,感觉从丹田之处升起一团火,直升腾而上。

    程咬金的脸更红了。

    他长吐一口酒气,拍着大腿,“对,就是这个味,就是这种喝下去肚里烧刀子一样的感觉,爽!”

    “老将军,这酒性烈,火气重,后劲也大,得细品慢喝,切莫贪杯啊。”

    老程却不理会,又喝了一口。

    一边喝,一边还皱眉苦脸的,可表情虽如此,心里却高兴。

    连叹好喝。

    “这酒真烈,喝酒就得喝这样的烈酒。男人嘛,尤其是我等这般从伍军中,征战沙场的将领,就得骑烈马喝烈酒。小子,你倒是个人才,先弄出霜糖更白的秘方,如今又琢磨出了水酒更烈的法子,了得。干脆,来我屯营里当个差,我保你个飞骑军的职差,你也不用担心吃苦受累,到了屯营,你就负责指点酿酒就好了。”

    之前薛仁贵说要收李逍做亲卫,安排他进右领军卫。如今程咬金又开口了,一说话就是让他进屯营做御林军。

    “多谢老将军好意,我之前得薛将军提携,陛下已经让我在少府寺里领了个府史的职事了,恐怕无法受领老将军提携。”

    “少府寺?那不过是些工匠呆的地方,有啥出息。要来,就来屯营,天子亲卫,将来建功立业,百战封侯,岂不痛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