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24章 下套

    (感谢蛀书虫虫、抚宁杨硕的打赏,谢谢!求推荐票!)

    就买了两张纸一支毛文,再加上一方砚台加一块墨,一贯钱就没了。

    大彪直呼店家是抢钱。

    “物有所值,读书人的文具,怎么能如此衡量呢。要说贵,前面富春酒楼今日的新菜那才卖的贵,不过是一盘黄瓜,却卖出一贯的天价。”掌柜的摇头叹道。

    “握草!”大彪忍不住吼了一嗓子。

    富春酒楼的黄瓜,不就是他们昨天卖过去的吗,五文一根,批发价卖了二十根,总共也才一百文钱。他们今天转手就卖一贯钱一盘?

    转手一根就翻了两百倍?

    奸商,大大的奸商。

    出了店门,大彪还气呼呼的在骂娘。

    “咱们得找他们去,娘的,涨价。”

    “算了,生意嘛,你情我愿。昨天我们讲好的五文钱,今天他们卖一贯一盘,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卖的出去,是他们的本事,卖不出去,也跟我们无关,至于奸不奸商,和我们又有何干系?”

    商人嘛,无商不奸。

    不过李逍觉得,这酒楼也不过是弄个噱头炒作一下而已。一贯钱一盘菜,确实是贵了,就算是熊掌驼峰也没这么贵,但毕竟是个新鲜玩意,炒作炒作打点广告也正常。

    过了开头这个新鲜劲,尤其是当大家发现这碧玉青其它并不止这家独有时,肯定就卖不了这高价了。

    “要不瞧瞧去?”大彪道。

    “有什么可瞧的,还是办正事要紧。”

    “还有啥正经事?”

    李逍手里还剩了一千钱,他还要去买点糖。这可是关乎生财之计,不过现在没必要告诉大彪他们,他甚至连杨大眼和赵大夫都没说。

    这个计划目前还只有婉娘一人知道。

    “你们要没什么事了,就去粮店帮忙把粮食运回家去,小心乱逛遇上张扒皮家的人。”

    李逍可没忘记上次坑了小霸王张超的事情,黄瓜卖别人家五六文钱一根,卖小霸王家可是二十文一根,而且是骗他们说总共就那一百根。

    张扒皮家的人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此时估计正恼怒呢,要是碰到了,肯定还得节外生枝。

    “我还有点事要办,先走了,办完事到时在街口汇合。”

    李逍没带别人,独自一人上街。

    蓝溪街虽然挺热闹,但卖糖的商铺却只有一家。

    这是一家挺大的商铺,名字却叫回春堂。看着那块招牌,李逍站在那愣了一会神。

    这家店铺,以前就是李家在蓝溪的几处产业之一。

    这也是蓝溪的百年老字号药铺,蓝溪街不小,但药铺却只此一家。既卖药也收购药材,同时还坐堂诊病,在蓝溪口碑向来是不错的。

    这家老店的生意也一直很好,尤其是收益很不错,毕竟生老病死,谁都离不开。老话说的好,家有药铺一间,良田千亩不换,说的正是这理。

    不过现在这药铺,却已经是张家名下了。

    李逍犹豫了下,还是踏上台阶。

    “宁让柜上药生尘,但愿世间人无病。”

    回春堂的牌匾下,门口有两行字。

    这两句话,也是李家过去经营这间药铺的一个理念,药铺不以赚钱为目的,而是药病救人为主。

    正是这副招牌,不知道为李家赢得多少好口碑。

    踏进店门,李逍目光转了一圈,却发现印象中药铺中的李家老人一个都没见到。

    既有些失落,又有些欣慰。

    那些老人在药铺转手后,要么回乡下老家了,要么另谋高就了,并没有人留下为张扒皮做事。

    “请问这里有霜糖吗?”

    李逍问。

    柜台后一个老头抬头,“有,六百文一斤,上好的霜糖,岭南交州原产,大唐最好的霜糖,霜如雪,甜如蜜。”

    “长安不过五百钱一斤,你们这价格贵不少啊。”李逍道。

    “我们家的霜糖可是最正宗的。”掌柜的回道。

    “是吗,可否看看?”

    买糖买到药铺来,看似有些奇怪,其实挺正常的。这年头,很多商品,其实都是在药铺***如什么硫磺啊硝石啊碱石、石灰啊等等,糖,有些地方也是在药铺才有。

    掌柜的叫来伙计,让他取来霜糖。

    药铺里的蔗糖高中低档的都有,价格以颜色来定,越白的越贵。但最贵的也并不是霜雪一样的白,只是带着黄的浅白色,而最便宜的则几乎就是黑的。

    可就算是最黑的,他们也一样称为霜糖,卖一百一十文一斤。

    “没有更白的沙糖了吗?大唐最好的沙糖,可是很白的。”

    “这位客官说笑了,我们这里的上等霜糖就是最好的,更白的,别说我们这里没有,长安也没有,整个大唐都没有。”

    “哦,掌柜的可莫欺我,我可是见过更白的霜糖,甚至还见过如水晶般晶莹透亮的大颗霜糖,号称为冰糖。”

    “冰糖?”掌柜的摇头,“从未听说过有如水晶般晶莹的冰糖。”

    “扬州就有,这是今年新提炼出的一种霜糖,因为颗粒大,且晶莹透亮,如冰一般,故号称冰糖。此糖现在风靡江南,贵族世家争相购买,纷纷以冰糖待客为自豪。”

    掌柜的听李逍说的有模有样,还真的有几分相信。

    “那估计很贵吧。”

    “嗯,一斤冰糖四五贯钱,还有价无市。”

    “想不到关中天子脚下,居然还反不如江南之地,不但冰糖没有,而且连更白点的霜糖都没,真让人失望啊。”

    掌柜的道,“如果江南有,那长安肯定很快也就有了,天下之物汇聚长安,就没有长安没有的。”

    “嗯,掌柜的这话说的有理,若是你们能够抓住机会,抢先进一批冰糖霜糖来,相信能大赚一笔的。”说完,李逍便转身离开了。

    本来他确实是打算来这里买糖的,但看到这里糖卖的这么贵,尤其是这店已经成为张家的后,他改变了主意。

    刚才的那番话,他也不是信口胡来,而是有意为之。

    离开药店后,李逍便直接往蓝田县城而去。不过四十里路而已,买十斤糖,却能够便宜起码一百文钱,跑跑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