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6章 你买不起

    李家坡。

    李家的祖宅,现在是张家的别庄。

    大冷天的,小霸王今天也没地可去,就呆在庄子里猫冬烤火。炉子上烫着酒,一只肥美的羊腿在火上烤着,边上还有两小丫环给他锤背敲腿,这小日子别提有多舒心了。

    小霸王姓张,名超,家中排行也是行三。

    张家和李家过去都是蓝溪乡有名的大户,只不过李家坡的老李家向来良善,名声极好。而张家呢,恰相反,他们家的名声一直都不怎么样。

    李逍的父亲过去被人称为李大善人,李逍的祖父也一样被人称为李大善人,甚至曾祖也是这样被人称呼。而张超浑名小霸王,他爹叫南霸天,他祖父以前叫蓝溪狼,总之一家子都是辈辈相传的恶狠。

    李家代代修桥铺路、救济孤寡,而张家呢,却偏偏就喜欢放高利贷,越是遇灾年就越要趁火打劫,家里佃田出租,又开着典当的质库,还开着金银铺着既卖金银,又兼放着贷。

    甚至暗里地还做着奴婢买卖,总之丧天良的事情没少干。

    但正应了那句老话,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无尸骸。

    李家代代良善,结果如今却连祖宅祖地都被无良的张家给夺走了。

    张家行事,向来简单粗暴,但却打通黑白两道,在这蓝溪乡里倒也是富的流油,犹如土霸王一般的潇洒。

    “这鬼天气,今日下雨,明日下雪,后天阴的,就没有个好日子。想出门打猎玩玩都不成,成天呆屋里真是太无聊了。”小霸王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叉着片烤的焦嫩的羊腿肉叹气。

    闲的无聊了。

    “三郎,三郎。”

    一位随从在厅外高声喊道。

    闲的无聊的张超一听,不耐烦的道,“嚎什么丧啊,打扰爷喝酒的兴致。”

    “小郎君,奴婢出去问问。”一位丫环讨好道。

    “把人叫进来吧。”

    片刻,丫环出去将叫唤的随从叫了进来。

    “张福啊,有什么事啊?”

    “三郎,刚才小的从外面回来,在庄口遇到几个人,见我是这庄上的,便说有好东西要卖给小郎君,托我替他们带个话给你。”

    “哪来的卖货郎小贩?”

    那张福笑着道,“小郎君,一般的卖货小贩,我自然不会搭理他。不过我看那几人倒是不一般,尤其是他们的货更不一般。”

    小霸王一听倒是来了精神。

    “能有怎么个不一般法,说来听听。”

    “是黄瓜。”

    “黄瓜?黄瓜有什么不一般的?”本来还有点精神的小霸王张超一听,顿时就没了兴趣,重又坐了回去。

    “三郎,这可不是一般的黄瓜啊。现在这季节,黄瓜可是很稀罕的,不是腌黄瓜干黄瓜,是新鲜的黄瓜,我见了,还个个顶花带刺水嫩嫩的呢。”

    “哦,新鲜的黄瓜啊,估计是哪个温室里种的吧,不过也算不得稀奇,我又不是没吃过,前天,我去长安喝酒,就在赵家吃过一回,大冷天的新鲜水嫩小黄瓜,吃起来确实还有些意思。”

    “三郎,可不一般呢,他们的黄瓜又嫩又长,一条足有我手臂长,纤长水嫩,足得有一斤上下,长的不是黄色的,而是青绿青绿的,那人说这叫做碧玉青。还说是扬州一家道观的得道仙长所亲自培育出来的,这种碧玉青自打培育出来后,以往还只有王公贵族们才能吃到。这次啊,那些商人也是弄了一批准备弄进长安城去的。”

    “真有这么神?”小霸王平时倒也吃过不少山珍海味,就算是冬季里温室种的绿菜果蔬也吃过不少。

    不过物以稀为贵,这碧玉青的名头一听就不小,再加上那张福的一通夸赞,倒让他真的产生了点兴趣。

    “人呢,带进来让公子我瞧瞧,我倒想看看这扬州来的稀罕物长什么样。”

    厅外。

    李逍和郭彪几人站在那里,李家庄院里的一切落在眼帘里都是那么的让人熟悉。

    这里就是李逍曾经的家,如今却成了张家的别庄。

    “这大宅还真不错,白墙绿瓦,雕梁画栋的,三郎家以前还真不错。”杨大眼左瞧右望,对于这宅子赞不绝口。虽然说是百年老宅了,可打理的好。

    活了两辈子,李逍还是头一次对一个人这么厌恶,虽然还没有见到张三,但他已经极端厌恶这人了。

    “三郎,你真打算把黄瓜卖给他?”

    “卖,干嘛不卖,不但要卖,咱们还得卖个高价。原本我们拿蓝溪去一根卖两文,现在我打算一根卖十文。”

    “十文?”郭彪不由的瞪大眼,十文都能买上一斗粳米了,买粟米能买上四五斗。就算是买肉,都能买两斤。

    谁肯出十文钱就买根黄瓜啊?

    “没错,十文一根。”

    若只是从字面上来理解,十文钱一根黄瓜确实贵的离谱,但只要包装营销的好,那么十文钱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就好比大航海时代的荷兰人能把郁金香炒到天价,刚开放时的中国人一样能把兰花炒的比房子还贵。

    单纯的一根黄瓜当然不值几十斤粟米,但精包装过的黄瓜就不同了。

    说话间,张福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喂,那边几个卖黄瓜的,我家公子愿意见你们了,进来吧。”

    李逍冲他拱了下手,带人要进去,结果张福拦在前面不让开,“当我张家大厅是菜场吗,什么人都往里闯。你带两人抬着黄瓜进去就好了,其它人在外面等着。”

    看他那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宰相家的仆人,哪会知道不过是一乡下土老财家的仆役啊。

    李逍不以为意,跟这种人计较,不过是降低自己身份而已。

    让张葱刘蒜铁柱二狗四人留下,他与郭彪和杨大眼一起进去。

    进到大厅,张超还在喝酒吃羊腿,人来了,屁股也没抬一下。

    “你们就是那什么扬州来的卖黄瓜的?”

    李逍微微一笑,“这位公子,我们不是卖黄瓜的。”

    “那你们是干嘛的?”

    “准确的说,我们是接受扬州齐云观的张仙人委托,替齐云观运送这批重要的物品进京的。不过刚到这里,却得到一个意外消息,要收货的那位出了些意外,已经无法再接收这批货物了。”

    “说的这么神神秘秘的,不就是一些温室种的黄瓜嘛,还真当本公子没见过世面呢?”

    李逍依然面带着微笑。

    “这位公子,我们这个可不是黄瓜,虽然它长的与黄瓜有些类似,但它却绝对不是黄瓜。此物名为碧玉青,张仙长花费十八载功夫才培育而成,此物最奇特的是并不是在温室里栽种而成,而是在秋天种下,寒冬收获。”

    一边说着,李逍一边让郭彪掀开柳筐上盖着的布,从里面拿出一根黄瓜来。

    张超看到那黄瓜的时候,也有些惊讶。

    冬季里有本应夏季产的果蔬,确实不稀罕,长安许多大户人家就有自己的温房,虽然花费高些,种植也麻烦些,但也还是能吃到的。

    但他虽也说见多识广,可长的如此碧绿的黄瓜还真没见过,一般黄瓜那都是长的黄色的,而且比较短比较粗,可这黄瓜长的却很长很纤细,尤其是这碧绿如玉,说叫碧玉青还真形像。

    黄瓜上还带着些水珠,远远已经能闻到一股清香。

    张超几步过来,从郭彪手里抢过那根黄瓜,手掌胡乱的捋了下上面的刺,就塞进嘴里狠咬了一口。

    卡次一声。

    脆!

    甘!

    爽!

    “好吃,本公子还从没有吃过如此好吃的黄瓜!”

    “公子,此物名为碧玉青,可不是黄瓜,这是仙家之物,哪是普通农夫能种的出来的。”

    “对,碧玉青,这碧玉青还真是好吃。你刚才不是说那位收货的人出了意外收不了货吗,这样吧,本公子算是帮你们个忙,这碧玉青你们卖给本公子,本公子都要了,这样你们也好返程回家,早点赶回家过年。”

    小霸王张超丝毫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个蓝衣青年却正是当年把他一条腿都打断的李逍。

    “公子,碧玉青可非凡品,一般人能见到都是缘份,更别说偿到了。公子若喜欢,卖你一根倒无妨,但若说全买下,只怕公子买不起。实不相瞒,正是因为这碧玉青珍贵,所以在接货人出了意外后,我们才打算沿路找当地的大户豪强们出售,每家打算售卖一两根,一般人家也就能买的起一两根。”

    张超皱眉。

    “别吹的这么玄乎,这黄瓜虽然好吃点,长的也长点大点,但也就是根黄瓜。寻常黄瓜一文钱能买好些斤,这季节里一文钱也能买上几斤了,你这黄瓜长的好看些,一文钱一斤也算破天了。难道本公子连百八文钱也拿不出来吗?”

    “不不不。”李逍摇头。

    “这不是黄瓜,这是碧玉青,而且这是扬州的张仙人所培育的非凡之果,花费十八年精力。这一根碧玉青不光是吃起来爽脆甘甜,而且还能清热解毒、除热利尿、驱痰镇痉,甚至能够治疗烦渴、咽喉肿痛,火眼、火烫伤等。”说完,他对着一身肥肉的张超又加了一句,“还能减肥!”

    “这是一味仙药,岂是一两文钱能比的?”

    “我草,真有这么玄乎?”

    “当然,扬州齐云观张大仙人的名头,难道公子没听说过?”

    “听说过,当然听说过。”

    “那公子难道还怀疑张大仙人的碧玉青?”

    “不怀疑。”

    “那公子以为,这碧玉青价值几何?”

    “要真有你说的这么玄乎,就算一根卖上百钱也完全值当啊。”

    李逍露出了笑容,这个小霸王似乎很上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