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我家大师兄的属性设定搞错了 > 第199章 幸有我来
    南魏北齐两国交界之处,一场大战说来就来。

    杜柯铁了心要上门找麻烦,对方虽说已经竭尽全力找了说客,结果也只是让这场大战稍微往后延迟了一段时间,趁着这个空档,姑且可以将整座玉灵山的大阵撑开了。

    北齐玉灵山北岳神位更迭频繁,比方眼下这位,在数载光阴之前还是南魏的一岳正神。如此一来,这座玉灵山的气运自然很难不受影响,并是护山大阵,此时也可以说驳杂万分。你来我往的叠加,非但没有提升其威力,反而使得某些关键地方如同鸡肋。

    放眼元洲大大小小数十国,也就是那立于鼎峰的三大王朝,帐下五岳正神还能稳定传承下来。除此之外,能够像杜柯这样屹立六百载不倒的已经屈指可数。说到底,这也是大泉铁了心想要拉拢他的道理。

    他那平华山,名字很随便,底蕴在大泉周边众多小国里则是最顶尖的。

    杜柯信步而去,抬脚往玉灵山踩了下去,半空一阵涟漪,下方再传出一道怒斥:“杜柯,南魏刘氏如此负你,你何必还要为他出力?今日如此行事,难道真以为刘氏还能护持住你!”

    杜柯唇角一勾,笑得轻描淡写,人畜无害,“我何时要他刘氏来护持了!”一脚砸落,整座玉灵山都是一阵摇晃。

    远处的大泉正神见状摇了摇头,表示有心无力,身影一阵模糊,不知往何处去了。

    “你要是乖乖从乌龟壳里出来,我或许可以考虑不赶尽杀绝。”杜柯端坐于云端之上,难得说上一句不那么“气势汹汹”的话。

    “好歹做了这么多年邻居,你杜柯什么脾性我若还不知道,岂非太有眼无珠了?杜柯,自打我离开南魏,于公于私,跟你都不再有任何瓜葛,你何至于如此咄咄逼人?刘氏几百年来哪一天不防备着你,甚至往你平华山扔了一堆山水小神,分你气运,难道你看不出来他们是想借此困死你?”大阵之内,那道声音苦口婆心劝到,“即使其他四月正神,何尝不是因为刘氏压迫,明里暗里针对你这平华山!都到了这个份上,你杜柯何必再为刘氏卖命!”

    杜柯点点头,“说的在理。不过我找你麻烦也不能说全是因为刘氏。”

    “亏你几百年前还是那位的弟子,怎就如此不可理喻。”

    杜柯啧啧嘴,笑到:“你们总喜欢拿老头说事,用他的道理压我!殊不知老头要是有我一半不讲理,何至于落得那样下场?再者说了,我只跟他做学问,不学他做人!”

    下方一阵沉默,暗自腹诽,这还真是学问做人都没学到一星半点。

    杜柯静侯着下方回话。

    “我认输成不?”

    “成啊,就看你给不给的起认输的本钱。”

    “你想要什么?”

    “你知道啊。”

    “我知道个屁。”下方明显气急败坏,半晌才从下方分出一道身影,跃上云端,在杜柯跟前站了下来。

    “别来无恙。”杜柯这会嘴脸就跟青楼楚馆里卖笑的姑娘们。

    “无恙个屁。”来人再骂了一句粗话,斜了几眼,“想要那件东西,直说就是了,老子又不是那么小气。”

    杜柯笑道:“不来这么一着,你老人家哪里心甘情愿的给我?再者,你如今对上那家伙,我不亲自来抢,你以后还如何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

    来人大白眼一翻,老子现在就是心甘情愿的给了,至于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冷猪头肉也叫饭。

    好吧,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这种身处夹缝之间的家伙,真是举步维艰啊。

    “东西可以给你,不过你得给我透个底,你到底想干什么?”

    “南魏这几年一大堆事,你都作壁山观,现在都要南魏都要灭国了,你反倒站出来讨要那件东西,你打的什么主意?”

    杜柯笑了笑,很是亲切,“后手,不见得有啊!不过大泉这几年动作频频,不出几年,什么南魏,北齐,流水国都不可能存在了吧,届时新的大泉五岳也会重新洗牌……”

    “你对这些感兴趣?”

    杜柯摇头,谈到:“若有可能,我是只想守着我这平华山的。”

    “呵,还想着给你那老师找个继承香火的?”

    “这么说也不错,且再看看罢。”如是说着,杜柯看着对面的男子,关怀道,“我给你拿这个东西,也可以说是在保护你啊,不然就你,如何能守得住,说不定还会有杀身之祸。我直接上门抢,所有因果也就都转嫁我身上,值此大争之世,保命最要紧。”

    对面呵呵一声,“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

    “你真要感谢的话,我也不介意啊。玉灵山出产的云母石挺不错的,你要是送给我十块八块,我很乐意收下的。”

    大白眼瞪了过来,满满的不屑,不时掺和着几分“你想得美”的意味,“东西在玉灵山大殿,你跟我下去拿。”

    “我不要去。”杜柯一脸后怕,“那可是你的主场,要是你突然反悔,可有我哭的。”

    这不要脸的模样也是真的够了。

    “罢了,罢了,老子下去拿给你。”

    杜柯小鸡啄米般点着头,“甚好,甚好,大善。”

    那人再又一个大白眼,险些没有翻过去,一个闪身,落入下方大阵深处。

    杜柯视线乖巧的落到下方大阵,半晌笑了起来。

    没多会功夫之后,那道人影再折返过来,朝杜柯扔过来一个小木盒,赶苍蝇一样挥着手,“东西就在盒子里,拿着滚吧,以后没事就不要过来了,我回去就在山上养一群三头地狱犬,见你一次放狗咬你一次!”

    杜柯一脸后怕,“好可怕。”手上动作不慢,将盒子往怀里藏了藏。

    临别之际,那人倒是话锋一转,“哪天真活不下去了,可以来我这里躲躲,护你必然护不住,逃跑路上的一站倒还是可以的。”

    杜柯颔首,笑了笑:“这话听着舒坦。放心吧,真有那么一天,我肯定过来叨扰。”说着往怀里摸出一个小玉牌,扔了过去,“这里面的东西,有空可以看看,这玉灵山不该再被糟蹋了……”

    言尽于此,各回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