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聘谋 > 第115章 哭求无果,陷入昏睡
    茹老夫人哭求无果,楚诗慕走后就晕厥了过去。

    徐妈妈紧张害怕的将茹老夫人带回了极寿苑,请了大夫观察。

    就这么一下,茹老夫人就病倒了。

    公孙燕即便怀着身孕也到极寿苑服侍,为昏迷的茹老夫人擦拭身子。

    “夫人,你现在身怀六甲,就让老奴来服侍老夫人吧!”徐妈妈从公孙燕的手中去取过巾帕,看那一双眼睛,是有偷偷的落过泪。

    倒也忠心的奴才。

    公孙燕也没有推辞,就交给了徐妈妈,自己在边上看着。心中感慨万千,她不明白为何说病下就病下了。

    楚诗慕来了,看了一眼昏睡的茹老夫人,心里沉甸甸的。

    “娘亲,女儿先送您回燕溪苑休息吧!你现在这样不宜操劳,老夫人有徐妈妈这样尽心尽力的忠仆在,您就放心吧!”楚诗慕就是来劝公孙燕回去歇着的。

    徐妈妈看了看楚诗慕,虽然不知道在祖宗堂里最后到底为什么会演变成茹老夫人跪在那儿求她的局面,可自那以后徐妈妈就更加的认定了楚诗慕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

    徐妈妈现在也怕得罪了楚诗慕,只能帮忙劝说公孙燕:“是啊!夫人,您这般身怀着大将军的孩子,就应该好好休养,切不可操劳,老夫人知道也不会愿意的,就快回去吧!”

    公孙燕犹豫的看着茹老夫人那边。

    楚诗慕已经安排:“珠儿,孤苏孤兰,送夫人回燕溪苑。”

    “是。”珠儿上前搀着公孙燕,孤苏和孤兰跟在身后。

    瞬间,这就成了一种不走也需走的阵势。

    跟在茹老夫人身边的徐妈妈,作为其心腹当然也免不了知道楚诗慕并非大将军府所出,对于她这般强势的发号施令,纵使心里感慨万千也不敢有半句分毫。

    公孙燕一走,徐妈妈以为楚诗慕也会跟着走,没想到她却一直站着没有动。

    徐妈妈一颗心悬的厉害。

    等公孙燕完全出了这屋子,又稍等片刻待她走远些,始终沉默的楚诗慕才轻启唇齿交代徐妈妈:“老夫人若是醒了,就让人到婉阁通知我。”

    “小姐这是要?”徐妈妈心里有着害怕楚诗慕会对茹老夫人不利的错觉。

    “好生服侍着,老夫人到底还是大将军的亲娘。”楚诗慕这声量不高的言语,却似有千斤重一般的落到徐妈妈心口上。

    徐妈妈心口颤着:“对老夫人,老奴自是尽心尽力。”

    “我相信。”楚诗慕依旧没有看徐妈妈一眼,也始终是面无表情的,只是轻声的交代,“待老夫人醒了,莫忘了派人去婉阁。”

    说完,楚诗慕根本就不再听徐妈妈会回应些什么的走了。

    徐妈妈扭头看了看身后昏睡的茹老夫人,此时此刻才异常的觉得在茹大将军府里,茹老夫人几乎是失去了所有的后盾和依靠。

    徐妈妈过去握住茹老夫人的手,抽泣着喊着:“老夫人,你可一定要醒过来,不然表少爷和表小姐该怎么办呢?老奴又该怎么办呢?”

    徐妈妈知道,茹老夫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江书焕和江若珂,她希望通过说话能让茹老夫人有意识的听到,能让她撑下去。

    而徐妈妈做为陪嫁一直跟在茹老夫人身边,一生无嫁孤苦一人,茹老夫人几乎就是她的一切,若是没了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

    婉阁。

    西阳是怎么去到玄熠身边的,没人在意也无从知晓,现在让人注意到的是她听命玄熠之命来到楚诗慕跟前伺候的。

    当今太子爷把自己的婢女都赠予了楚诗慕,旁人自然是清楚楚诗慕在他心中的份量,而西阳也是沾了这层关系,到了茹大将军府没人敢招惹她,甚至有些恭维。

    西阳到了婉阁以后,姿娘的日子就进入了魔鬼训练一般,这会儿又在被西阳在前院教导着扎马步了。

    楚诗慕带着单紫和单月回来,看到姿娘那欲哭无泪还在坚持的样子,是又好笑有心疼。

    楚诗慕看了看单紫和单月:“还不快去将姿娘姐姐扶好。”

    单紫和单月二人皆是忍俊不禁后过去将姿娘扶好。

    西阳看着楚诗慕:“主儿,姿娘就应该多练练,不然日后如何跟在主儿身边。”不得喊公主,又不想喊小姐,于是在茹大将军府她对楚诗慕都是主儿主儿的喊着。

    姿娘不服气的拐着脚走到楚诗慕身边:“小姐,西阳这也太欺负人了,就是练也不是这么要命的练啊!”

    西阳瞪大眼看着姿娘:“当着我的面都告状,我要不在呢?”

    姿娘才瞪大了眼睛:“我就是当着你的面才说,我可不做背后小人。”

    西阳满意:“成,还是个人。”

    “小姐,你看她。”姿娘在婉阁还没被人这么折腾过。

    西阳呵呵一笑:“能不能别总小姐小姐的,我们丫头的事儿我们自己处理了。”

    “就你那一身功夫……”姿娘是不服气又是委屈的指着西阳,“我敢跟你打吗?”

    “所以你就好好给我学啊!”西阳倒有几分仗剑侠女的风范,“主儿忙着呢!这要坏人了,还得想着你,不成事。”

    “我……”姿娘很想反驳,可又觉得自己确实是没法持剑对打,又软弱了下去。

    “好啦好啦!”楚诗慕阴霾的心情都被她们两个人逗好了几分,“都是大丫鬟,身份平等就两个人自己协调吧!”

    楚诗慕说完就微笑进去了,只是这笑也带着几分疲惫。

    姿娘睨了西阳一眼,就准备逃走了。

    可是西阳反手就抓住了姿娘的后领:“哪里去?”

    姿娘挣脱开:“小姐说了,我们都一样的身份,我就不听你的。”说完就跑了。

    “给我站住。”西阳喊完就去追姿娘了。

    单紫和单月看了看彼此,都笑着去忙自己的事儿了。

    姿娘跑出了婉阁,撞上了前来的丁叔。

    “丫头跑这么快做什么?”丁叔的胸口被撞得发疼。

    姿娘捂着自己的也一样发疼的额头,倒显得冒冒失失的:“对不起啊丁叔。”

    西阳就注意到了丁叔后面的严屿:“严大护卫怎么来了?”

    在太子殿严屿和西阳也常在一起说话,两人也算是交好。

    “送信。”严屿笑了,“你家主儿可在?”

    楚诗慕入了闺房后,就待在镜台前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