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神雕后传之逆天记 > 第101章 初到贵地
    洞内一夜,二人觉足饭饱,一路上问到了风雪寨位置,就在离二人昨晚休息的洞穴数十里处,二人欲雇马夫,却无人敢前去,皆道“那里是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大家躲都来不及,你们二人要去送死,我可不陪你们。”

    二人无奈,只得运起轻功而去,路上苏丽担心道“公子,你说那伙强人看了郭盟主的手书,会把圣火令给我们吗?”

    阳顶天想了想笑道:“忘了和你说一件事情了。”

    苏丽疑惑问道:“什么事?公子?”

    阳顶天道:“昨天晚上的大雨,湿的不止我们的衣服和食物,还有盟主给我们的信件。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能凭借脸去要那圣火令了。”

    苏丽道:“啊?公子,那打湿的信件在哪呢,苏丽看看能不能晒干?”

    阳顶天撇嘴道:“湿透了还怎么晒干,早扔了。”

    苏丽掩口惊呼,郭襄身为锄奸盟主,亲笔信函的分量不言而喻,尤其是那风雪寨里的风雪十三狼,应该与宋军残部有些许关系。如此情况下,有了郭襄信函,完全可以省去诸多麻烦,信函丢失,凭他们二人,向几百人的山寨要东西,何其难也。

    阳顶天道看出她担心,笑道:“信函已丢,山寨将到,我自有打算,你放心跟随即可。”

    苏丽低头“嗯”了一声,明显还是底气不足模样。

    阳顶天发现信件潮湿之后,心中倒生出一个大胆想法,想凭手中武学收服风雪十三狼,既然阳顶天决心在武林扬名立万,今日便是验证所学之时。此去一路,成功成仁,是生是死,无人知晓,便成为华山山麓的一处枯骨,或许也无人得知,但他不能把这个恐惧的情绪传给苏丽,因此作出一付成竹在胸的模样。

    约摸走了一个时辰有余,来到那个无名山头附近,眼前的景象与所处的山洞无太甚变化,路途之上无非是山上的一些怪石与奇树。不过偶尔从眼前路过的兔子,山鸡,倒是颇为吸引人的眼球,让山上多了一些生气。再走半个时辰,地形变化越来越大,两边都有斜坡,如果此处在战事之上,便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形。

    阳顶天站住脚,转身对苏丽说道:“看地形,此处便是风雪寨所在了,刀枪无眼,你不必和我同入,在此等待即可。”

    苏丽急道“公子是担心奴婢在旁边碍手碍脚吗?奴婢职责所在,必须在公子身边守护,公子放心,苏丽收盟主指点武功,即使帮不上忙,也绝不会成为公子负担的”

    阳顶天笑了笑道“那你多加小心”。

    二人正待上山,斜坡之上出现一些黑影,约莫二三十人。阳顶天正欲上前说话,自黑影处飞来十数只箭直奔二人。那些人影也是手持大刀或者长剑长枪冲杀而来。看来江湖传言不需,风雪寨的确有军队血统,在开战之前,弓箭手的一轮齐射削弱对方力量,而后用近战士兵攻击,分明是军队的战术。但阳顶天不禁怒气渐生,自己还没机会说明来意,对方射箭,又是长枪,若自己不是一身武功,岂不是一句话没说,就要死于此地。

    数十只箭破空飞来,不过其准确性不算太高,阳顶天与苏丽轻易挡下。阳顶天对苏丽道:“你在这里等候,不用插手。”说罢瞬间加速冲向面前方人影。苏丽看着冲向人群的阳顶天,犹豫再三,还是拔剑冲上。

    阳顶天很快与手持刀枪棍棒,斧钺钢叉的形形色色之人面对,他手中顶天剑并未出鞘,体内九阳神功运转,磅礴内力喷涌而出,练成九阳神功后,内力自生能力与万物融成一体,能力激增速度奇快,无穷无尽,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攻击力,防御力无可匹敌,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成金刚不坏之躯,不过此为大成,如今阳顶天修习九阳神功的时间还不甚太长,不过对付眼前的二三十小喽啰。

    昔日钟明亮给其九阳真经也是无可奈何,颇有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九阴真气与九阳真气同时在一人体内流淌循环,是从未有过之事,当时为了抵挡玄冥神掌,只想多活一日是一日,不想被那烟青子一掌打顺,又与苏丽的处子之身阴阳交汇,如今阴阳二气在体内反复循环,和平共处,实乃武林一大奇观,假以时日,达到昔日五绝水准也未可知。

    对面人群大喊“杀啊。”登时,形形色色的武器将阳顶天包围其中。苏丽担心阳顶天有失,拔剑上前助战,与五六个强人斗在一起。

    阳顶天先发制人,冲向一面宽耳大,身体壮硕之人。那人见状,手中长枪抖上一抖,使出全部气力刺去。阳顶天并未与之硬碰硬,右手向前一探,脚步不停。寻着枪身向前冲去,那人枪身被阳顶天抓住以后,不能移动半分,腿部被阳顶天剧烈撞击,失去平衡,斜身仰去。

    过程说来迟缓无比,实则稍纵即逝。

    阳顶天进攻之时,所有的人影也是朝着阳顶天,或砍,或刺,或劈……等等各种招式。苏丽看到此处,心猛的一揪,不禁加快攻击,将几个强人逼得步步后退。她靠近后,一个鹞子翻身,飞到阳顶天背后,与阳顶天背靠背站立,剑尖指向前方敌人。阳顶天担心苏丽有失,决定速战速决,他抢过一人长枪,手腕一抖,竟在空气中划出音爆。他长枪攻势如风,硬生生将面前几人打翻在地。然后攻势不停,大开大合,大有一番不畏生死的感觉,不过其偏偏又能将所有的攻击尽皆躲过,一炷香的时间,二三十人全部倒在阳顶天长枪之下。

    幸好阳顶天手下留情,只伤筋骨,不伤性命。众人在地下哼哼唧唧,却无性命之忧。剩余几人,立刻逃上山去,阳顶天并不追赶,任凭他们去报信。

    风雪寨总部,大山之上的一处大厅之中,许多人围坐在一起,仔细一数,围坐在一起的一共一十三人,便是周边闻之色变的风雪十三狼了。

    一个面目冷冽,身体魁拔,眼神如同猎鹰一般的人说道:“各位兄弟,今日我等一醉方休,谁要是给我清醒着出去,明日便让他尝尝我的落风剑。”

    此人一说,一十三人都是大笑起来。

    另一位浓眉大眼,但脸上一道疤痕,从眼睛处直接到嘴角,一笑起来,多少有些狰狞。他道:“风狼哥,风雪寨名头不小,慕名加入的江湖人士每日都有,只是山寨银两不足,食物短缺,无法扩大啊。大哥看这如何是好……”

    风狼听完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朋友多了养不活,那就筛而选之,风雪寨班底是大宋步兵,都是在战场之同生共死兄弟,只要班底在,人多人少,又有何关系?“

    话音未落,门外几个喽啰连滚带爬的进来,其中一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寨主,寨……主,不不不……好了,我们的几个几个……兄弟都……都……”

    一旁火气暴躁的战狼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结结巴巴的做什么!”

    战狼长相粗狂,不修边幅。其武功在寨中可排第四,他这一吼,那结巴之人更说不出话来。另一人道:“禀报众位当家的,方才兄弟们在寨口看到了两条大鱼,穿着绫罗绸缎,看起来像是蒙古鞑子,便打算去劫杀了,却没想两条大鱼棘手的很,把二三十个弟兄都打翻了,还大摇大摆坐在那里等,放话要掌柜们下去”

    战狼脾气本就火爆,他一拍桌子起来说道:“大哥,我可从没见过如此嚣张之人。你们先行吃饭,我去去就回,把那人的头拧下来当下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