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神雕后传之逆天记 > 第19章 杀母之仇
    郭靖怒喝道“什么人”,飞身抢出门外。

    却把门外二人吓得大声叫起来,原来是龙破天和杨若冰两个。黄药师笑道“你们莫怕,这就是你们爹娘时常提起的郭爷爷”

    原来那龙破天、杨若冰两个孩子,那晚虽被困在货舱里无法出来,却在船板上钻了几个小洞,全程看了入襄之战。龙破天看的目中喷火,一路上想着挣开穴道去帮助厮杀,浑然忘记了自己只是个八岁的孩子,杨若冰只看了半炷香工夫就不敢再看,捂着耳朵熬过这三四个时辰。

    进入襄阳后,黄药师等忙的不可开交,朱子柳便将二人带回自己的住处睡下。二人夜里讨论了一番,次日又早早起来,都惦记着去看郭大侠,黄女侠,偷偷的跑了出来,一路打听,居然给他们找到了。

    黄蓉蹲下身子微笑道“你们两个小鬼头,在外面偷听多久了?”

    杨若冰微笑施礼答道“破天哥哥一起床就吵着要来看郭大侠、黄女侠,到了门口,听黄老前辈和郭大侠说话,不敢打扰,但听到黄老前辈说起那番僧和彩衣人之事,舍不得离开,我拉了他几次都不肯走,我二人偷听有错,请黄女侠责罚。”

    郭靖黄蓉面面相觑,这两个孩子在门外偷听了大半个时辰,三人在屋内居然未察觉,虽然说是三人谈话谈的投入,但也说明两个孩子内功底子精深至极,气息吐纳竟然连当世三大高手都未察觉,当真令人匪夷所思。

    黄药师笑道“此二子自两岁起便跟随杨,龙二人睡寒玉床,练玉女心经,内功纯净,心无旁骛,比起我等少年时乱七八糟的功夫,底子是精纯的太多了”

    这时,朱子柳满头大汗的赶到,见了二子,跺脚道“我的小祖宗,你们乱跑也不打个招呼,我差点把襄阳城都翻过来找你们”

    黄蓉轻抚二子头顶,柔声道“黄女侠不责罚你们,你们乖乖的,先跟朱伯伯去,我们和你黄老前辈再谈点事情,一会就来看你们,听话啊。”

    龙破天等二子走后,黄药师拿出玄铁剑和君子剑、淑女剑,继续说起与杨过相见之情形,郭靖黄蓉听到此秘密之事,也是骇然大惊。郭靖担忧道“过儿身体如此之差,还去南方办此艰难之事,实在是凶险万分,岳丈为何不拦住他,再另寻人前去”

    黄药师道“中原武林的能人异士都在这襄阳城里困着,又到哪里去找能媲美杨过夫妇的人去办此事?”

    郭靖叹道“大宋危如累卵,岳丈与过儿见面,让小婿拨云见日,若过儿此行能成功,大宋之危难便解开三成,如今又得到这两个孩子,若能培养成才,大宋复兴之望最少有六成了”说着,搓起双手,眼中放光。

    黄蓉道“但看过儿的意思,并不想让这两个孩子担起大宋复兴的重任,只是希望他们过平常人的生活,否则不会让父亲带他们去桃花岛。”

    郭靖道“过儿隐居已久,不知大宋之现状,若大宋亡了,我等汉人为俎上鱼肉,任人宰割,哪里谈得上什么平常人的生活”

    黄药师笑道“此话也过了,以这两个孩子天资能力,若不趟‘扶宋抗元‘’这趟水,想逍遥一世、纵横一方都绰绰有余,只是身为名门之后,又如何能独善其身。说到大宋兴亡,这襄阳城你如何打算?”

    郭靖道“我要将这襄阳城再守五年,五年内将这二个孩子、还有我那外孙女耶律木灵培养成经天纬地,忠心报国之栋梁,日后,我大宋就是亡了,只要有这样的优秀后人存在,便如星星之火,早迟可以把蒙元赶回漠北。”

    黄药师道“这两个孩子,和耶律木灵似乎同年出生,指望他们‘扶宋抗元‘还是十数年后的事情,依我之见,襄阳城有朝一日支撑不住,还是要让郭破虏和耶律齐二人撤退,我等老朽与襄阳共亡,也算求仁得仁了!”

    郭靖怫然道“岳丈此事莫要再提,郭家之人,必与襄阳同存亡,城在人在,城破人亡,才能算的上求仁得仁。”

    黄药师父女对看一眼,暗暗叹息。

    次日,郭芙前来央求黄药师将二子放在自己家,与女儿耶律木灵作伴,黄药师也正有此意,便让郭芙带二子住在耶律齐家,耶律齐之女耶律木灵与二人同年出生,小杨若冰一个月,耶律木灵性格较杨若冰稍有任性,但也是天真烂漫,心底纯洁之人,她喊龙破天‘破天哥’,杨若冰“冰儿姐”,龙破天杨若冰喊耶律木灵“灵儿妹妹”,三人很快成为好友,尤其杨若冰和耶律木灵,日间在一起练武玩耍,夜里还要睡在一起说悄悄话。

    郭芙生女后,性情比之前温和,对待三个孩子极为呵护,黄蓉请来依斋先生谢枋得,每逢单日上午教三人程朱理学,四书五经,诗词歌赋,双日上午黄蓉来教三人兵法韬略、算术遁甲;下午三个孩子各自学习武功招式,龙破天随郭靖学空明拳、随黄药师学习弹指神通,耶律木灵随郭靖学习越女剑法,杨若冰随黄蓉学习兰花拂穴手,晚上郭靖来辅导三人修习九阴真经内功。三人天赋秉异,各方面进步之快令黄药师都惊骇不已,三人比较下,杨若冰诗书兵法最佳,耶律木灵剑速轻功最佳,而武功内力,都是龙破天略胜二人。

    就这样,三年时光转瞬而过。襄阳城经历了蒙古大军一次次的攻击,仍然屹立不倒。三小侠也成长为十一二岁的少年,其武功已经胜过江湖中的三流高手,只是身材、力量尚未长成。

    这夜,龙破天在屋中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原来,次日便是他的十二岁生辰。他心里寻思道“十二年前,我全家被鞑子杀害,仇深似海,三年前,周伯通,泗水鱼隐等前辈为了保护我等入城,也战死沙场。我已将年满十二,却至今一个蒙古兵都没杀过。郭爷爷他们整日与蒙军浴血奋战,我就成天在这里练功读书吃闲饭,真真是饭桶一个。战国期间,那在秦国大殿上”色变振恐”的秦舞阳都敢在十二岁的时候杀人,难道我还不如那个废物吗?”

    想到这里,不禁怒气勃发,起身到院子里练剑,将几个木桩砍得伤痕累累。却听身后有人喊道“破天哥,破天哥?“

    龙破天收起剑势,回身道“灵儿妹妹,你怎么也起来了?”

    ”破天哥,你怎么了?半夜里起来练剑作甚?我们还以为你梦游呢。”

    龙破天按捺不住,将心中所想说与耶律木灵听,恨自己已成少年,却不能上阵杀敌。

    耶律木灵拍手欢笑道“太好了,破天哥,原来你也有此想法,其实我心中早有此意,只是和冰儿姐说时,她断然不肯。我怕你和冰儿姐一样不同意,才不敢说。此事我心中早计划了多遍,你只要听我安排,必在明日完成你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