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神雕后传之逆天记 > 第130章 以血还血
    耶律木灵见他说的如此严重,犟脾气也上来了,她柳眉倒竖,嗔道“你也知道事急从权,丐帮马上就要和其他帮派全面开战了,死生存亡在一战之间,难道不算战争状态?难道还不够急?我身为丐帮帮主,既不会掌法,也不会棍法,难道还不够急?不传给你,难道传给那几个老头?还是说,让这丐帮绝学失传算了,我看,如果这丐帮镇帮之宝,不传之秘,最后断送在我们手里,才是罪不容诛。你若早点学这些,昨日那真金太子之事就办成了,你现在还磨磨唧唧,推推拉拉,有没有一点男子汉气概?”

    史春山被她说的哑口无言,但又觉得私学帮主武功极为不妥,立在原地,接也不是,退也不是,头上汗珠大颗大颗的滴下来。

    耶律木灵见他一副麻瓜相,不由得噗嗤一笑。笑了一会方正色道“现在,我才是丐帮帮主对不对?你若承认我是丐帮帮主,那我就以帮主身份命令你,从今日起,专心致志,全力以赴,学习这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以助我丐帮早日复兴!我会每日检查你练习的进展,若有懈怠,定严惩不贷!”

    史春山忐忑不安的接过书卷,满脸“如何是好”的样子,耶律木灵看他窘迫相,憋不住又大笑起来。史春山担心她笑岔气,上前给她拍背。

    耶律木灵终于止住笑,她看不下去史春山那副犹豫不决。进退两难的样子,岔开话题道“对了,你方才说什么,关于开战计划什么的”

    史春山依旧沉浸在患得患失的状态中,眼神迷惘犹豫。耶律木灵打他手道“呆子,问你话呢!”

    史春山“哦”了一声。双手捂脸,又沉浸了许久。直到耶律木灵用脚踢他。才终于回复正常道“属下方才说,关于开战计划之事,帮主之前计划的,先暗杀,再扶持傀儡之事不妥”

    耶律木灵道“为何不妥,此举不是损失最小吗,否则几千上万人的大火并,不但成本巨大,还有可能惊动官府”

    史春山道“自古以来,结束一场战争其实很容易,作战双方坐下来谈判,赢的一方条件提的苛刻点,输的一方多让步一点,也就结束了。但开始一场战争却非常难,非常有讲究。战前的准备,战时的战略战术这些都不说,就这开战理由一条,找的好和找的不好,就大相径庭。若师出有名,则己方理直气壮,同仇敌忾,可得到舆论支持,并可加战意,对方则心虚理亏,战意不强。若开战理由没找好,就是师出无名,名不正言不顺,打输了肯定没人帮忙,就是打赢了,也会被武林同道指指点点。我的想法是,还是按照武林惯例,先宴请这三个帮派的帮主,讨论合作之事,若商谈不成,在宴席上设法激怒对方,最好能打伤丐帮弟子,这样,我们才师出有名。”

    耶律木灵道“我不信这一套,都是些繁文缛节,虚假道义,那蒙古铁骑征服了那么多国家,师出有名吗,人家就是靠实力说话,弓马娴熟才是硬道理,何况那些产业本身就是丐帮的,为了抗击蒙元,丐帮损失惨重,这伙人不讲一点点民族大义,国家大义,反而乘火打劫,卑鄙无耻,和他们还讲什么道理,我只是要拿回自己的东西。”

    史春山道“帮主不可意气用事,这些产业虽然在丐帮传承百年,但无论大宋律法,大金律法还是大元律法都没有规定,‘这些产业就必须丐帮来做’,事实上,有些产业也是丐帮百年之前从其他帮派手里夺来的。丐帮没落十多年,这些产业落到人家手里也有十多年了。现在丐帮有所崛起,因此商谈合作未必不能分一杯羹,若谈不成,再设法开战。上来就生夺硬抢,未免不妥。未战之前,刺杀对方帮主,更是会落他人话柄啊。”

    耶律木灵道“我不是意气用事,正如你所说,中原有鹿,能者逐之,本也无话可说。但丐帮之事不同以往,为了抵御蒙元侵虐,丐帮数十万弟子在前线浴血奋战,埋骨沙场。常州之战,自帮主往下,从九袋长老到新入帮的弟子,六万丐帮精英战死常州,”说到这里,耶律木灵已经泣下沾襟、语不成声,史春山赶紧扶住她肩膀,眼中亦有泪花。

    耶律木灵继续道“蒙宋战争后,我丐帮精英十不存一,那铁掌帮本来就不是好鸟,数十年前就依附完颜洪烈,至于什么屠龙帮,神龙帮,本来是不入流的下三滥角色,蝇营狗苟而生,他们在战争中不仅未出一分力,还卖国求荣,倒卖军需,大发国难之财,才有实力和奄奄一息的丐帮叫板,他们那时毫无悲悯之心,杀我丐帮子弟,夺我丐帮产业,把我堂堂丐帮踩在脚下十年!”

    耶律木灵抹干泪水道“我耶律木灵不懂得以德报怨,只知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血还血!我今天就是要堂而皇之的为了产业,为了银子去开战,我就是要明火执仗的去打上门,我还要先暗杀再决战,我就是要向天下人宣布,我丐帮回来了,我耶律木灵来了,过去的所有血泪种种,你们对丐帮做的所有事情,我耶律木灵都要一条一条,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史春山久久不语,突然间,他双手抱拳,目中含泪道“春山,誓死追寻帮主!”

    二人商谈完毕,踏上归途,大都至常州路途遥远,二人日夜兼程,午夜投宿,清晨起床,连饮食都在马匹之上解决,二十天就回到常州。一路上,耶律木灵倒有心和史春山同宿一室,方便夜谈相关细节,可那傻子史春山每次都开两个房间,投宿的客栈也偏偏每次都有两个房间,只有一次,客栈没有多余房间,只有一间大房,耶律木灵正心中狂跳,那傻子史春山却道,“帮主,这家客栈没房间了,我们投前面一家吧”。耶律木灵无奈,只得‘哦’了一声,随他前去,一路上气的背对着史春山,不想和他说一句话,史春山心中不安,不知道帮主为何突然生气。

    二人一路跋涉到了常州,史春山提议休息半日,明日召集议事堂长老开会,耶律木灵摇摇头,没作任何休息,直奔丐帮议事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