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神雕后传之逆天记 > 第109章 先礼后兵
    阳顶天道:“我先进去,会一下白驼庄主,你们在门外等候,若有打斗之声再冲进来。”

    黄一峰道:“公子单刀赴会?此举是否太过危险?”

    阳顶天道:“兄弟放心,我心中自有计较,所谓先礼后兵,不能让风雪寨失了道义”

    苏丽道“奴婢要跟随公子”,言罢,就要跟上。

    阳顶天道“你在此等候即可,我很快就回”

    苏丽急道“公子前去会谈,身边岂可没有随从……苏丽……定要跟随公子进入”

    阳顶天颇为意外,相处数月,苏丽还是首次违抗他。

    他望向苏丽,见其低头顺目,但眼中已急出泪花,不禁心疼道“好,你便跟随我进入,但切记不要出手。”

    阳顶天大步向前,苏丽紧随其后,很快便来到了白驼山庄的庄口。风雪寨一百人都看着阳顶天,在深夜之中,阳顶天身上一股无名煞气不知不觉中油然而生。

    庄口上写四字鎏金匾额:白驼山庄。字体苍劲有力,应当出自名家之手。庄口两边各有守卫,一高一矮,一黑一白,看到阳顶天腰间持剑,身体无形煞气竟然让人有些不能抵挡。

    矮守卫结巴的说道:“你……你是……谁?”

    阳顶天道:“风雪寨阳顶天,找贵庄欧阳庄主,有事相商。”

    守卫不屑道:“风雪寨的崽子啊,帮主不在,你快滚。”话音未落,整个人像断线风筝飞出两丈远。另一守卫大惊,但反应甚快,叫喊着跑进山庄内。

    阳顶天向山庄大厅走去,心中思付,这白驼山庄其实与父亲杨过还有些渊源。当年的白驼山庄在西域何等风光。不想时过境迁,居然沦落到这里挖石头,开青楼。正在暗自叹息,只听庄内一片嘈杂之声。不多时眼前便出现了一群人,手持各种武器,约有四五十人,围住阳顶天道:“来者何人,为何到白驼山庄行凶伤人。”

    阳顶天面对人群朗声道:“风雪寨阳顶天,前来洽谈,不知庄主欧阳天何在?”

    众人尚未答复,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老夫在此”

    听到声音。面前人马分开。留出道路,一老者约摸花甲之年,手持一拐杖。一双眼睛褐色瞳孔,鹰瞵鹗视,对视之下,让人头皮发紧,心生恶寒。

    阳顶天拱手行礼道“在下风雪寨阳顶天,想与欧阳庄主商谈合作开凿石材之事”

    欧阳天道“此事不必再提,白驼山庄产业,岂容他人插手,倒是你,打伤了我门卫,此事何解?”

    阳顶天道“方才与这位兄弟开个玩笑,只为与庄主见面,这合作开凿之事对白驼山庄有益无害……“

    他话没说完,欧阳天不屑道“住口,你伤我白驼山庄之人,罪不可赦,念上天有好生之德,容你自断一臂,可饶你活命”

    阳顶天准备了一番商谈说辞,不料一句未讲完就被打断,还让他自断一臂,不禁怒火从脚底升起,森然道“龙某手臂在此,就怕庄主没本事拿走”

    欧阳天仰天长笑,他心生杀意,决定立毙面前之人,以示白驼山庄不可侵犯。长笑之声未停,他飞身而上,掌中运起八分功力,向阳顶天天灵盖一掌拍去,阳顶天不闪不避,单掌上托。只听砰的一声,阳顶天纹丝不动,欧阳天在空中翻了两个跟斗,又踉跄几步,才稳住身形。

    此时,欧阳天如果识趣,服软让步,与阳顶天商谈,便一切安好,可惜他霸道成性,决心让眼前之人走不出山庄大门,以绝此大患。

    欧阳天手指轻轻一动,捏碎了一物品。霎时间,门后,庄内。山庄周围的树木之上甚至是欧阳天手杖之中到处爬出各色毒蛇,一边蠕动,一边吐信,向阳顶天二人围过来。苏丽吓得一声尖叫,面色发白,脸上流汗,却扔拔剑站在阳顶天身边,只是不由得挽住后者胳膊,身体也不住颤抖。阳顶天臂上用力,将苏丽推到蛇圈之外道“你在旁边为我掠阵,一炷香的时间,解决这些爬虫。”

    蛇圈越来越小,只给后者留出立足之地,蛇吐着信子,瞳孔瞪着阳顶天,有几条蛇更是跃跃欲试,足足有上千条,无一不是山林之中的剧毒之物。

    阳顶天弹了弹衣角的灰说道:“欧阳庄主,龙某也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喊三声,三声之内,你将毒蛇全部退去,同时退出石材开凿行当,青楼之类凡被强迫的女子全部放走,容你白驼山庄平安无事。”

    欧阳天大笑道:“好小子,死到临头还在嘴硬,让你尝尝被万蛇噬咬之苦”

    阳顶天道:“三”

    见到对方真的如此报数,欧阳天更是怒火中烧。嘴中发出一道奇异的声音。遍地的毒蛇伸出獠牙,伺机而动。

    阳顶天在怀中拿出一包药粉,向四周一撒,成一个圆形,众多蛇如同见到猎鹰一般,匆匆后退。雄黄粉对于蛇的打压,便是如同将军对士兵一般。是来自灵魂上的压制。白驼山庄善于驱蛇,因此青狼也准备了这些给阳顶天带着。

    见对方有备而来,欧阳天知道自己也不可能善了。他为人本就心狠手辣,如今此人又不将他放在眼里,他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遏制。欧阳天道:“真的以为所有的蛇都怕硫磺粉吗?可笑。”

    阳顶天不动声色,道:“二……”

    欧阳天再次叫了一声更为尖利的声音。只见前方的一群蛇,如同发疯了一般向硫磺圈上扑去,很快在接触到硫磺粉以后身体扭曲成一圈。后方的蛇前仆后继一般冲去。很快硫磺粉便是被蛇的尸首盖住,更多的蛇冲将前去。

    一切说来缓慢,却如电光火石一般。稍纵即逝。

    阳顶天最后说道:“一。”

    无数的蛇蜂拥而至,阳顶天重剑飞舞,面前毒蛇被砍得七零八断,一时间,大厅之内,腥臭无比。阳顶天全身经过硫磺浸泡,加上九阳神功护体,蛇本就属于阴脉,毒蛇虽多,却无法近身。

    欧阳天趁其与蛇缠斗,手中长杖甩出,大力砸向阳顶天。

    阳顶天嘴角微微一动,长剑挥舞,将其长杖直接一分为二。其前端有余惯性向前方冲去,后端还在欧阳天手中。

    正在此时,断裂的手杖处出招一条小蛇。其身体只有一半,向着阳顶天冲去。在空中后者头部耳朵部位如同一把大伞一般,撑了起来,如同蛇长出翅膀一般。

    阳顶天心中一惊,眼前之物他也知晓。看其模样,正是翼蛇。其体内毒素虽在蛇类之中只有中等。可是其灵敏程度与诡异性却是数一数二。

    如此诡异的进攻,阳顶天在空中也一时无法改变姿态,半截蛇身冲来。阳顶天侧身一扭,却因为没有借力点,导致身体运转的幅度很小。

    翼蛇腾空,其獠牙凸起,比一般的蛇类还要长上两三分。两者一个错位,翼蛇从后者身旁掠过。而后在地下扭动几下身体,彻底没了声息。

    阳顶天也落将下来,双手在左臂连点几处穴道。而后双目血红的看着后者。一字一顿道:“你没有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