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一百八十三章,江家宴席

    江家宅邸,今日有一场庆宴。

    是庆祝江晓禾成功升入普高——虽然这普高是在他父母成功花了三万块钱打点一番后才上的高中。

    不管怎么说,对于江毕何一家子来说,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

    招酒摆宴,好不快活。

    男人则在主桌,在屋内,女人一桌在屋外,屋外又有男孩一桌,女孩一桌。

    江毕何举着装满茅台酒的酒杯,热烈道。

    “今天,庆贺我儿子成功考上高中!”

    “哈哈哈,恭喜恭喜,你儿子厉害了啊。”

    “以后一定也能上一个好的大学,这娃娃出息咯。”

    门外声音响起,声声不绝,皆是祝福之音。

    长大长高,壮实了不知多少的江晓禾也是一脸自得的笑着,仿佛考生高中是他自己的本事而已。

    在另一边,江招娣这一桌就冷清多了,在一旁,她的闺蜜忍不住不忿道:“我靠,你上了清华大学都不给你摆桌,这特么上了个小破高中就摆桌,有没有搞错啊,还有为毛我们女人要分桌啊,离谱...”

    不过江招娣却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像是这样被区别对待的情况时有发生,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看着手中的《道德经》说道。

    “你是少见多怪,我们一村子可都是这样的。”

    刘朗姿咋舌道:“主席都说过,女人能顶半边天了,怎么还是一副未开化的模样,毛病啊。”

    “人与人的悲喜并不想通,我们不理解他们,他们也不理解我们,还经常用祖宗之法不可变来教育我们。”

    江招娣一遍阅读道德经,一边说道:“他们也没想过,老祖宗不也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和‘木兰从军不辨雄雌替父从军得功勋’,这些也都是老祖宗的事物,他们非要从糟粕中选择,有什么办法呢。”

    江招娣的表情宁静恬淡,若是以前的话她也会为此感到不忿不解,但如今的江招娣心中有监守之道,前路虽茫茫,道路却已在前方。

    “还是很不爽啊...”

    “嗨,我这不是有你吗。”江招娣放下手中的《道德经》,一把搂住了自己的好闺蜜说道:“咱们之前不是去吃了一顿火锅,还有同学们,班主任虽然不爽但也来了...”

    “可你父母老是这样啊,对你那么不好。”

    “父母不是生活的全部。”

    江招娣笑道:“况且,我也不恨他们,至少他们赚钱把我养大了,供我吃喝,后来还供了我去读书,在这一点上我已经很满足了,他们该尽的义务也一点没有少,你也不要觉得他们怎么样,思想陈腐不代表他们就对我特别坏。”

    “那...好吧,只是稍微有些不忿而已。”

    刘朗姿托着下巴摇摇头,她在家里就是小公主,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

    若是仔细想想,江招娣的父母的确没有做错什么,义务也都尽到了。

    她有一种空有一身力气却使不出的感觉。

    “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

    江招娣笑了笑。

    那边宴起亲朋,这边细语冷清。

    宴行一段时间后,刘朗姿有事先行离开了,似乎是因为父母要接她去买东西,她也考了个不错的大学,父母是有奖励的。

    江招娣招了招手表示无所谓,便也继续在这里看书。

    “你说,你个女娃娃读那么多书干嘛?闷里闷气的。”一位七姑大婶撺掇道:“怎么样招娣,村子里有没有相中的男孩子?婶子看你还不错,我这儿有很不错的小伙,近些年打工赚了不少钱呢...”

    “不用了,婶婶,先吃饭吧。”

    江招娣礼貌的回应。

    正当江招娣回应之时,却见身后有一撑着雨伞的白衣道人。

    白衣道人飘逸出尘,左手撑伞,右手提着一壶烧酒,一只烧鸡。

    烧酒清香,烧鸡也散发着阵阵香味,不过周围的人却好像是没有看到这道人一样,依然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儿。

    江招娣看着眼前这陌生又熟悉的道人,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不用看了,贫道施了些障眼法,他们看不见的。”李云摆了摆手中的烧鸡烧酒,笑道:“听闻你是今年的省状元,恭喜恭喜,如此喜事儿,不若去喝上一杯?”

    “啊...”江招娣还有些恍若隔世之感,随后连忙点头道:“好好好。”

    面对李云的时候,原本有些严肃之感的江招娣立刻有些无措起来。

    “那便走吧。”

    李云兀的一挥手。

    这江招娣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立刻就有人注意到了江招娣凭空消失。

    “招娣她不见啦!”

    “怎么招娣突然不见了?”

    “江家大人,你家女儿不见了。”

    立刻骚乱作一团,当江毕何和江晓禾两父子出来的时候,只见女宾客们慌作一团,毕竟这里一片平地,人突然消失了属实是吓人一跳。

    “我我我....她刚刚还在跟我说话呢,转眼就...就不见了...”

    七姑婶婶被吓得相当厉害,这刚刚还在说着话呢人就没了。

    江晓禾眼尖,看到了远处一只在吃草的青牛。

    这青牛似乎也感受到了江晓禾的视线,很人性化的瞥了一瞥,然后转过头去,悠悠离开。

    江晓禾认得这青牛。

    这不就是他们两父子苦寻而不得的那道观的青牛吗?

    一瞬间,一切就都联想起来了。

    江招娣...她是被神仙给带走了,至于被带走做什么,那肯定也不是坏事儿。

    毕竟自己的姐姐曾经得到过神仙的祝福,得到了神仙的祝福之后,成绩突飞猛进。

    一时间嫉妒之火涌上心头,江晓禾啪嗒一声将手中的酒杯摔到地上,对着空气大喊大叫道:“为什么!为什么选她,为什么不选择我!为什么她都有我就没有?为什么她有的东西,我没有啊...明明...明明是我先来的...”

    在众位宾客不解的眼神之下,江晓禾对着空气狂怒,一旁的江毕何似乎知道了什么,眼神表情复杂,没有阻止他儿子,也没有多言其他。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然而,即使是江晓禾对着空气骂的再凶,吼的再狠,依旧是无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