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笔趣阁
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绝世战神 > 第二百九十八章:母夜叉如林巧兰

林初雪一脸的难以置信,为什么唐敏会把那件被衣服给扔了,为什么连沈七夜都支持她这么做?

没有那件衣服怎么化验dna,怎么帮沈七夜洗刷清白?

这跟唐敏难不难又有什么关系?

林初雪经验且浅,根本不知道家庭之道,有时候处理家庭矛盾,唐敏这种和稀泥的办法才是最好的,打破沙锅问到底,终究会是两败俱伤。

这点,沈七夜早就预料到了,所以他毫无波澜。

“七夜,你跟我妈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林初雪一脸天真的看向沈七夜说道。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懂,你问妈吧。”沈七夜苦笑的说道,他只是用谋略的眼光看这个问题,家和万事兴这个道理,他确实也不太懂。

“妈,你为什么这么做啊?”林初雪一脸懵逼的说道。

“等你以后自己做妈了,你也就懂了。”唐敏叹气的说完,正准备去做饭。

这时,林海峰下班回家,屁股后面还跟着林巧兰与林康星父女。

林巧兰正准备质问唐敏,为什么要冤枉林康星,她却看到了沈七夜竟然也在林家?

“海峰,你不是说沈七夜这个废物已经被赶出林家了,原来你真是在骗我!”林巧兰刚压下的火气,重新冒了上来。

林海峰面色瞬间变得铁青,他在学校跟林巧兰解释了一下午,她才证明自己是相信林康星的,谁知道,沈七夜这个废物被赶出去,又回来了?

“姐,我真的不知道啊,可能是这个废物自己回来的吧?”林海峰不很很确定的说道。

“可能?海峰,你连自己家的事情,你都搞不清楚,你这么当这个一家之主,不过正好人都到齐了,昨天的事情该有了个了断,我家康星不能让你们白白欺负。”林巧兰拉过林康星说道:“康星,你当着妈的面,再把昨天的事情,再说一遍。”

对于这一次的说辞,林康星早已打好了腹稿,洋洋洒洒就说了出来。

“妈,我昨晚回到家,就发现了沈七夜这个废物,鬼鬼祟祟的在偷东西,然后我发现了他偷唐敏的衣服,我就大叫,把舅舅叫醒。”

说到动情处,林康星眼眶内,荧光闪烁,硬是挤出了几滴眼泪,指着沈七夜控诉的说道:“可是,沈七夜这个废物,竟然冤枉我,偷东西。”

“妈,舅,唐敏可是我亲林康星的亲舅妈啊,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舅妈表面上信我,但是现在你看到了吧,其实他们都不信我!”

轰!

唐敏一脸的不敢相信,她本来是想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但谁能想到,林康星竟然说谎话都不眨眼?

昨晚,是她亲自把沈七夜给赶出去的,怎么就变成了自己不相信他?

这就是林康星的聪明之处,他早上去找林巧兰是一番说辞,下午去找林海峰,又是一番说辞,他将自己做下的丑事,全都推到了沈七夜的头上,还上升到林家对他的不信任,林巧兰哪里还忍的了儿子受这种委屈。

“海峰,今天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林巧兰怒拍桌子的说道,她这个姐姐,完全把弟弟的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林海峰从小是林巧兰带大,是姐姐又是母亲,直接将她的话当成了圣旨,在学校时,他就坚持自己与唐敏都相信这事是沈七夜干的,但是现在沈七夜又回来,岂不是打他的脸?

如果没有唐敏的允许,林初雪怎么敢把沈七夜带回家?

这事,他肯定要找唐敏算账。

“唐敏,是你让沈七夜回来的!”林海峰盯着唐敏,火冒三丈的说道。

唐敏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是。”

林康星喜极而涕啊,又是几颗眼泪,从眼眶中滚出,指着唐敏吼道:“妈,舅,你们现在看了吧,连舅妈都觉得是我干的,否则他干嘛让沈七夜回来,这个家我不呆了。”

话音刚落,林康星裂着屁股就准备收拾回县城,要不是林海峰与林巧兰说了很多的好话,他跳楼自杀证明心都有了。

林巧兰抱着林康星,顿时就开始嚎啕大叫。

“我的命怎么就这么的苦啊,从小把弟弟拉扯大,自己连学都不上,吃糠咽菜,供他读上大学,一天的福都没享受到,我的儿子竟然被亲娘舅一家逼着要自杀。”

“爸啊,妈啊,你们看看,这是什么家啊,我不活了。”林巧兰暼下林康星,她也要去跳楼,林海峰急忙抱住姐姐,竟然伤心的哭成了孩子。

他从小对自己的父母没概念,是林巧兰把他拉扯大,现在姐姐跟侄子在他的眼皮底下寻死腻活,他的心顿时冷到了极点。

安抚好林巧兰后,林海峰如同一头野兽,走到了唐敏跟前,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

“唐敏,你这个贱人,我姐姐差点被你给活活逼死,今天我先打死你!”说着,林海峰不顾多年的夫妻情分,就像一个陌生人,揪住唐敏的头发往桌子上撞。

嘭嘭嘭声,顿时响彻不停,林家的小屋内硬是发出了回声。

林巧兰与林康星母子顿时笑出了猪叫,一边猖狂大笑,一边拍手叫好。

林初雪却快疯了,这个家一直是唐敏在操持,她把每个月工资都分了一半给林海峰花,一身衣服穿了七八年都舍不得扔,可是这样的付出,得到的竟然是林海峰的虐待。

她当场就奔溃,流泪。

“林海峰,你放开我妈。”林初雪眼眸猩红的冲林海峰喊道。

林海峰已经癫痫了,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还是揪着唐敏的头发,在猛磕。

唐敏的头部都已经留血了,林海峰还浑然不知。

林初雪当场就疯了,撕心裂肺的吼道:“林海峰,你个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七夜,快拦住初雪,我真的没事…….”唐敏虚弱的说道,她受点伤没什么,但是她不想让林初雪与林海峰的父女关系,彻底的决裂。

沈七夜深吸了一口气,只好抱住了林初雪,因为他知道,有林巧兰与林康星在作祟,林初雪冒失冲上去,只会火上浇油。

“初雪,听妈的。”沈七夜抱住林初雪,面色沉重的说道。

“七夜,你放开,你快放开我,我妈被这么打,我就这么看着,我算什么女儿啊。”林初雪神经奔溃,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般涌出来。

沈七夜还是不放,但他的语气却异常的温柔,说道:“不要辜负妈的一片心意,这是她为这个家的付出。”

林初雪如受电击,她瞬间明白了唐敏为什么会扔掉了衣服,就凭刚才林巧兰与林康星的表现来看,他们把林海峰吃的死死,就算她能证明衣服上的东西,是林康星留下又怎么样?

到时候林巧月与林康星倒打一耙,只会把林康星的行为,换成是唐敏勾引林康星的版本,到那时,才是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七夜,我懂了,我懂了……”林初雪这才冷静了不少,眼睁睁的看着林海峰殴打唐敏,指甲掐入肉里都毫无痛感。

这时,林海峰也终于发泄完了,扔唐敏如同扔死狗。

“唐敏,明天我们就离婚。”林海峰冷哼的说道。

“海峰,你真的要跟我离婚吗?”唐敏不顾头上的鲜血,坐在了地上,一脸祈求的说道。

“我看你早就很不爽了,你宁可相信沈七夜这个废物,都不相信康星,这个婚,老子跟你离定了。”林海峰怒气未消的低吼道。

唐敏闻言,既没有流泪,也没有像林巧兰那样寻死腻活,而是一脸温存的回忆起两人曾经的过去。

“海峰,当年是你先追求的我,你知道吗,当年一起追求我的,还有好几人,他们如今都已经成了有钱人,人上人,可我选择了你,被逐出了唐家,我一点都没后悔过。”

“倒是你这么些年,一直看我不顺眼,还打我,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你恨自己不争气,只好拿我出气。”

“可是海峰,我怪过你一句吗,连你出轨找女人,我都原谅你。”

“海峰你摸着良心说,你离开我,天底下有哪有一个像我这般的女人,会像我唐敏一样,被你打,被你骂,还要整天伺候这个家。”

唐敏语速不缓不慢,慢条斯理的将这四句话所出,林海峰心中一怔。

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又怎么不知道唐敏对她的感情,当年他意气奋发,从大学毕生分配到东海当老师,一眼就看上了唐敏,曾经两人也是爱的死去活来。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份感情淡了,健忘了,乃至肆意了,才会变成如今的局面。

林海峰动了恻隐之心,刚想反悔,林巧兰急忙跳出来。

“海峰,这才哪到哪,你这么快就心软了,你忘了你家的这个贱人,差点逼死你亲姐姐跟亲侄子啊!”

Copyright ©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