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人间如狱 > 第两百七十七章追寻过去的答案
    距离大昌市阴霾散去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

    因为确定了饿死鬼时间结束之后大昌市内处于一个安全状态,所以国家开始对大昌市展开了全面的救援行动。

    行动效率很快。

    一天之内全市的水电供给就恢复了正常,并且武警开始驻防,同时各种医疗人员开始进入大昌市各个医院。

    两天时间之内全面救援行动就已经展开了。

    躲在市内各个角落里的幸存者开始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开始迎接新的生活。

    当然,这一切都和现在的杨间没有关系。

    这五天时间内他依然在家当宅男,没有外出,也没有露面。

    尽管期间赵建国多次有联系,但都被他直接给拒绝了。

    大昌市需要修整,杨间也需要修整。

    他需要尽快的熟悉自身的情况,之前死而复生之后身体已经产生了某种意想不到的变化,他能感觉自己和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而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杨间也不太好分辨出来。

    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一种另类的重生,好像已经脱离了以前的种种束缚。

    第二,就是身体的各项机能变的有些诡异了。

    杨间检查过,他的身体有一半是正常人,另外一半已经不属于活人了,而是属于死人,冰冷,有些僵硬,布满尸斑。

    “或许我还能和一个人一样思考,不至于彻底的变成一个陌生的存在,也是因为我的身体还没有彻底的死去的缘故,有时候我在想,控制人思想的到底是头脑,还是身体?”

    “如果是头脑,那身体死了,这个人的七情六欲还会在么?没了七情六欲,这个人也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静坐思考了好一会儿之后,杨间决定放弃这种有些哲学的问题。

    现在这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

    他关心的而是自己死而复活之后身体倒地变的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了,彻底融合了鬼影,完美的驾驭到底有什么不同。

    之前摸索的还很短暂,只是粗糙的运用而已。

    但是在这五天时间里,杨间却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了。

    首先是身体的力量。

    杨间那并不算健硕的身体里在融合鬼影之中力量大的有些惊人,他在健身房做过尝试,五百公斤的杠铃他一只手就可以举的起来,而且还没有任何感觉不适的地方,这种灵异力量带来的变化的确很不可思议。

    如果他全力爆发的话,只靠力量他就可以达到吨级。

    算是一个大力士了。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力气大也顶多欺负欺负普通人,碰到厉鬼靠力气是没用的,如果力气有用的话那导弹也有用了。

    只能算是一种衍生出来的小能力吧。

    然后就是抗击打能力,杨间现在他几乎算是物理免疫了,他曾尝试着从五楼跳下来,当然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用鬼域暂时的保护了一下关键性部位。

    结果摔在地上屁事没有,拍拍屁股就站起来了。

    当然这个前提不能头朝下,他的脑袋没有鬼影,无法做到保护,这是一个弱点。

    特制的黄金子弹可以打进杨间的身体里。

    可也只是打进去而已,杨间感觉不到疼痛,甚至下一刻子弹就会被身体里的鬼影自动的排挤出来,然后只剩下一个伤口。

    伤口不会自动痊愈,需要人体慢慢愈合。

    除此之外,杨间还有一样诡异的能力,他可以控制身体的任何部位,甚至是身体里面的内脏,骨头他都可以自己取出自己的。

    不会疼痛,也不会感到不适,因为身体已经算是鬼了。

    拥有了很多鬼的特性。

    一些恢复性的锻炼之后,杨间走出了健身房,他如往常一样去五楼检查了一下各个房间的情况。

    他有三间房间紧锁着。

    一间房放着一面民国时期的更衣镜,被一块黑布覆盖,杨间解开看过好几次,依然如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镜子的最上面多了一道细小的裂纹,这是之前鬼影和鬼镜之间的较量留下的,镜子的最下面,一条冰冷焦黑的手臂,这是镜子的厉鬼留下来的,是杨间复活之后和镜中的一只厉鬼较量的后果。

    第二间房间是一口小箱子,里面用金箔缠绕着一堆骨头,是王小强身体里的那具鬼骷髅。

    杨间自从关押之后就一直放在这里没有动,当然也没有交还给王小明。

    这东西他当初留着是想着人为的制造一位驭鬼者,只要将这鬼骷髅换进一个人的身体里,那么那个人就会成为第二个王小强,怎么杀也杀不死。

    但当时他缺乏相应的手段,所以就暂时遗忘了。

    不过现在,他完全可以用鬼婴和鬼域相结合的力量直接给人换骨,当然也包括自己在内。

    “给我换上这具鬼骷髅似乎用处不大,虽然我的鬼影可以驾驭这具骷髅,但这东西除了不死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用,而不死这个特性我也具备,留着将来备用吧。”杨间暗道。

    第三间房间放着的是鬼绳。

    已经彻底处于复苏状态了,只要解开黄金的限制,它就能无限蔓延,连鬼都能吊起来更别说是人了。

    杨间现在可以完美压制这东西,想到今天要出门,干脆就把它带上。

    古旧的草绳被缠上了一层金箔,看上去就像是一根金绳,没有那种诡异的感觉了。

    当鞭子一样系在腰间,当做一件对付厉鬼的特殊武器,可以拿来防身,但需要控制好,因为严格意义说起来,这是是一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要杨间一解开鬼绳,往前面一丢,除了他之外的敌人几乎全要自挂东南枝。

    控制一只复苏的鬼当武器,这事情也只有杨间做的出来。

    第四间房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只有杨间网购的一些装备,有装尸袋,黄金盒子,特制武器,比如黄金甩棍,金丝编制而成的手套,金色的打火机,手电筒,望远镜,金色的烟雾弹......除此之外还有当初缴获的一批军火,特都是特制的,其中狙击枪就有三把。

    当初为了买这些东西他可是花了上亿。

    其实东西不值钱,都是一些普通的用具,就是黄金值钱,挨上特制两个字不用问,一定就是黄金,要不就是黄金合金。

    四个房门紧锁,还有一个不存在的第五间房。

    在墙壁里。

    杨间用鬼域能拿的出来。

    是装着人皮纸的盒子。

    听张伟说,在安全屋的时候装着人皮纸的盒子好像是打开过。

    通过检查,杨间也的确发现盒子被打开了,不像是人为的痕迹,因为开口太过完美了。

    “这东西很邪门,如果不是它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的话,我早就应该把它给丢进深海里去。”杨间盯着那面墙壁看。

    和赵开明的一番接触之后,他开始察觉,这东西存在着大恐怖,只是还未显现出来而已。

    一旦彻底显现出来,只怕就不是饿死鬼这个级别的存在了。

    除非是遇到绝境,否则他不会再用这东西。

    “五天时间,一切都很平静,是时候去弘法寺一趟了。”杨间心中暗道,然后离开了这有点阴森的五楼。

    他这些天不出门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在观察那被棺材钉限制住的鬼东西到底有没有动静。

    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一切都很平静。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暂时没事,坏消息是这个隐患一直存在。

    “我出门一趟,如果这里有什么情况的话立刻通知我,我会立马赶回来。”杨间觉得大昌市这段时间来了太多的驭鬼者,所以有些不放心。

    江艳信誓旦旦的表示没有问题。

    小区里。

    张显贵的工地又再次开工了,灵异事件结束之后,他立刻从外地高价请来了一支施工队,将剩下没有弄完的安全屋弄完。

    毕竟难保以后不会再遇到灵异事件,安全屋弄完之后苗头不对就往里面住上个几天。

    只要配套设施完善,里面绝对会堪比五星级大酒店,不会和这次一样有人在里面满屋子喷粪,其他人还得捏着鼻子忍着。

    “杨间,你要出门么?”张显贵见到杨间走出来,急忙走了过来。

    “嗯,要出去走走,施工情况一切顺利吧?”杨间看了一眼道。

    张显贵道:“这次不用赶工,一个月之内就会建的漂漂亮亮的,不过最近找我的人有点多,你也是公司的股东,给我参考一下,毕竟你知道的东西比我多。”

    “怎么了?”杨间问道。

    张显贵道;“都是一些得罪不起的人要在小区里买房子,一出手就是几个亿,成片成片的买,价格是原价,你觉得是卖还是不卖?大昌市这个样子,很多人都在卖房子搬离这里,我看大昌市的经济以后快不行了,再加上这次死了这么多人,以后前景只怕堪忧。”

    杨间想了一下道;“以后不只是大昌市,其他的城市都会是这个情况,灵异事件按不住多久了,这次就是一个苗头,只是我们倒霉饿死鬼事件发生在本地,但下次就有可能出现在别的城市,全球性的灾难,去哪都没用。”

    “我只能说,搬出大昌市的人会后悔一辈子,这里被饿死鬼事件一闹,人口的减少,以及厉鬼的消失,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本地灵异事件都不会再爆发,就如同森林的一场大火一样,把什么都给烧干净了,剩下的就是迎来新生。”

    张显贵也是聪明人,干了半辈子的房地产,立刻就明白了杨间的意思。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住在这里。”

    杨间目光一动:“我有能力守住这里,他们来买房不是看中了这里的价值,而是看中了我的价值,我解决了饿死鬼事件的消息在外面传不开,但在内部,只怕已经是人尽皆知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捂盘。”张显贵道:“可真不卖有些人得罪不起啊。”

    “卖,当然卖,要不然这个多房子空在这里不是浪费么?只是价格太低了,先翻一百倍再说,他们那么有钱出手那么阔绰就先宰有钱人,有什么问题推到我头上来。”

    “腿哥,你顶不顶的住啊?”

    杨间道:“我几百万条人命都顶得住,张叔叔说呢?”

    张显贵笑了笑,同时有些兴奋,他有预感,这里面蕴含着一个巨大的商机,也许在未来,这观江小区将会成为世界顶尖富豪的聚居地。

    只要杨间不倒,这里会是世上最安全的商业小区之一。

    很快,杨间开车离开了。

    他赶往弘法寺。

    当然,他用鬼域的话一秒内就能赶到,只是滥用厉鬼的力量还是很不理智的,虽然现在杨间又延长了厉鬼复苏的时间,状态比前两次都好,可还没有到随意挥霍的地步。

    大昌市此刻已经实行了道路管制,除了国家的救援车辆,还有公务人员之外,任何私家车不准上路,确保交通通畅。

    而且到处随处可见武警巡逻,确保城里的治安。

    杨间遇到了武警盘查,他拿出了国际刑警证件才一路畅行无阻。

    “国际刑警,杨间?”

    看到他的证件,那武警小队长竟有些肃然起敬。

    这让杨间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这里的人似乎有些多啊。”

    当他来到弘法寺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挤满了烧香拜佛的人。

    都是活下来的居民。

    杨间打听了一下就大致了解了情况。

    已经知道大昌市闹鬼,确信了鬼的存在,自然就要去拜神求佛,寻求神佛的保佑了,如果能向庙里的大师求几张符,拿到几件被开光的法器放在家里,晚上睡觉都会安稳一些。

    但他知道,这并没什么用,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安危而已。

    杨间不会去闲着无聊点破,这种恐怖面前,人有点心理安慰也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这样排队的话得等到什么时候?虽然滥用能力不好,但为了寻求一个答案和真相也就只有如此了。”

    不用愿意排着长龙一般的队等待。

    他直接动用了鬼域,覆盖弘法寺。

    没有对任何人产生影响,杨间诡异的消失在了一个角落里,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寺庙后院的一处住处。

    光头住持穿着素衣,带着眼镜正在看电视。

    电视新闻里都是在报道大昌市事件。

    对于饿死鬼事件,国家是既不主动扩散,也不封锁消息,更加没有做出正面回应,只是任由这场风波酝酿。

    于是新闻里各种奇葩的猜测都有。

    “师傅还有心情看电视?”房门锁着,杨间却出现在了他的屋子里。

    “外面那么热闹,师傅不去给烧香的人念念经,开开光?”

    光头师傅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到杨间的时候却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只是笑了笑,将眼镜放下:“念了半辈子的经,有什么用,鬼来了也只得躲起来,什么佛法,什么降魔都是假的,以前没鬼倒也混的过去,现在有鬼,假的再拿出来被人发现了走在路上还不得被打断腿。”

    “而且要是真被人拿着几张没用的符去对付鬼,这害死了别人又算谁的?不如躲起来,图个清静。”

    杨间道;“师傅还是想的明白,不过我来这里的目的师傅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光头师傅道:“我这几天都在等你来,因为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什么?”

    “那个门后面的东西不见了。”

    光头师傅道:“你拿走了那棺材钉之后没过一分钟门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面光秃秃的墙。”

    杨间目光微动:“我已经有这个猜测了,毕竟最近大昌市和安静,如果那里面的鬼跑出来的话一定会情况发生的。”

    “其他的我只怕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关于那个密室的事情,我也是听我师父提起过,我师父说那个密室里有以前弘法寺的高僧关押的一只厉鬼,以降魔杵镇压,让我们后人好生看管,切不可放任那厉鬼出来作恶。”

    光头师傅道;“以前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好奇的进去看过一次,我看见了里面的情况.....一棵白骨树,一个三米高的黑影,一只散发着诡异红光的眼睛。”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杨间的额头上那只鬼眼。

    “我当时吓的跑出来了,自那以后紧守师傅的叮嘱,每年查看一次门锁,定期更换维修,准备将这个秘密传给下一代的住持。”

    光头师傅道:“但几个月前,那个门开了,那只眼睛不见了......”

    “是我拿走的。”

    杨间道:“里面的确是限制了一只厉鬼,但我问的不是这个,而是关于这东西的来历,不知道师傅知不知道。”

    “这哪知道,我师傅都不知道,或许师傅的师傅知道吧。”

    光头师傅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我经过查证也得到了一点消息,其实这地下室并不古老,寺庙内有修建这地下室的有些记录,大概是在民国时期。”

    “而师傅的师傅那个时候恰好在世,也许祖师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又是民国?

    杨间皱起了眉头。

    地下室是民国时期的建筑,那观江小区内的那个没有拆迁的老宅也是民国时期的建筑。

    那个时候开始难道就已经有了驭鬼者和厉鬼之间的战斗?

    亦或者一百多年前已经爆发过一次厉鬼复苏的事件了,只是那个时候信息不发达,世界格局不稳,所以才被忽略了?

    “看来追寻过去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杨间有些失望。

    想了解更多,却发现这一切都已经产生了断层。

    时间将一切重要的信息都给抹去了,真正了解秘密的人只怕在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了。

    无法继承前人的经验,未来所有的驭鬼者在面对厉鬼的时候注定是非常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