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参爷懵了

    这时的韦阳心里多少是有些担心的。

    神武连弩的威力不比手枪小,但是射在那头老虎身上非要害部位的效果却并不理想。

    那么黑熊呢?

    那畜生的皮要比老虎还厚,力量也要更大。

    关键是,那玩意儿善于爬树!

    虽然不是特别爱吃肉,但是这次自己是要去猎杀它的。

    就算平时黑熊一般会在嗅到人类的气息之后选择离开,但是自己一旦攻击它,又没能一击致命,那么无疑就会激怒它。

    一头愤怒的黑熊可不是好惹的,就算猎人想要猎杀一头黑熊,也至少要两三个人在一起,而且还有很大的生命危险。

    主要是那东西实在是太禁打了,一般的伤害对它来说都不会迅速致命。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传说中遇到熊就躺下装死的招数是绝对不管用的!

    熊是杂食动物,而且比较懒,饿急了连腐肉都吃。

    况且就算你屏住呼吸,也依然无法掩饰活人的气息,毛用都没有。

    一路上韦阳一直在琢磨熊的特征以及生活习性,最终决定利用熊视力不好的弱点完成这次猎杀!

    路上,韦阳弄了不少野山椒,这些东西能够起到破坏黑熊嗅觉的作用。

    第二天中午,韦阳才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泡还有些温热的熊粪。

    韦阳立刻紧张起来。

    这说明这头熊现在就在附近!

    他立刻摘下神武连弩,上好弩箭,抓出一把掰碎的野山椒攥在手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刚刚昨晚这一切,距离他二三十米之外的树丛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韦阳一下紧张起来。

    尽管他现在也算得上是双手占满鲜血的人,杀的人有多少,早已经记不清了。

    不过,这次面对的是不是人,而是熊。

    这东西对于一般的物理攻击几乎免疫,所以就算韦阳在武道方面在当今的华夏已经称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宗师级高手,但猎熊毕竟不是比武。

    它不会躲避,只是一味的进攻,要是韦阳在一拳震伤它内脏的同时,脸上被它拍上一下,就算不会有生命危险,那这张原本就有些丑陋的脸以后就真没有办法见人了。

    “窸窸窣窣”

    草丛中的声响越来越大,韦阳的心脏也跳的越来越快,握着神武连弩的手心儿里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水。

    突然,一颗黑乎乎、圆溜溜的脑袋突然从树丛中冒了出来,正在缓缓的转向韦阳。

    调整、瞄准,手指轻扣。

    “嗡!”

    一支弩箭带着阵阵破空之声离弦而出,直奔那头熊的眼睛。

    熊的灵活性毕竟不如老虎,这支弩箭正中熊的左眼,深深的嵌入了眼眶之中。

    那头熊一声哀嚎,猛的从地上蹿起来,直奔韦阳冲了过来。

    韦阳没有动,而是死死的盯着那个不断靠近的黑影,在它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五米的时候,猛的抬手,把一直攥在手里的野山椒碎末给扔了出去。

    要是普通人扔,肯定是随风散开,但是韦阳是练武之人,出手的力道、速度和准度都没问题,尤其是那些野山椒的碎末刚刚被韦阳攥在手里,吸收了一些汗水,现在被韦阳怎么一扔,像是和了水一般结成一团,准确的砸在了那头熊的口鼻之上。

    原本仗着嘴发出阵阵嘶吼的黑熊顿时像是吃东西卡主了一般,没有了声音。

    两秒钟之后,突然像人一般咳嗽起来。

    原本韦阳是不确定这样管不管用的,因为并没有证据表明黑熊是怕辣椒的。

    但是猫狗一类嗅觉灵敏的动物一旦闻了辣椒粉,嗅觉就会被破坏,甚至眼中的还会失去嗅觉,所以这次韦阳想要试一下,没想到还真的管用了。

    趁着这个机会,韦阳从腰里抽出一把一尺左右的匕首,腾身跃起,准确的插进了那头黑熊的脖子。

    在落地的瞬间他又把匕首拔出来,斜着向上刺进了黑熊的左胸,然后立刻闪身后悔,但还是慢了一点儿,受伤的黑熊胡乱挥舞的熊掌扫中了他的左肩,钻心般的疼痛。

    伸手重伤的黑熊又挣扎了一会儿,不过它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去追上那个弄伤自己的人类了。

    几分钟之后,这头熊带着愤怒与不甘,颓然的倒了下去。

    别说是这头熊,就连韦阳自己都感觉实在是有些意外。

    原本他认为猎杀一头熊要比老虎更加困难,但是没想到竟然如此顺利。

    尽管受了些伤,但是与收获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野猪,与老虎和熊相比,就显得有些不值一提了。

    韦阳很用了一些办法巧妙的避开了野猪群,击杀了一头落单的野猪。

    当韦阳用两辆马车拉着这三头猎物来到二龙山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参爷正坐在自己的虎皮大椅上闭目养神,突然听闻手下人汇报,说那个打铁的用两辆马车拉着一头老虎、一头熊和一头野猪上门了。

    参爷一下子就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你他娘的说啥?就那个打铁的?”

    报信儿的小喽啰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汗,苦着脸说道:

    “回参爷的话,就是那个打铁的,您老人家当初撂下的话,现在那个打铁的都做到了,而且、而且他还说、说……”

    参爷一拍桌子:

    “说他娘的啥?快说!”

    那个喽啰一哆嗦,赶紧说道:

    “他说,他是咱二龙山的三当家!”

    “啪!”

    参爷刚刚端到手里的茶碗瞬间掉在了地上,两眼发直,愣住了。

    当初说这话的时候,参爷的确是这么打算的。

    一方面是给女儿找个依靠,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二龙山的将来。

    能不用枪猎到这三头野兽,这样的人归了自己,给个三当家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当这个人是韦阳的时候,事情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参爷这么多年的老江湖,自然是一肚子的心眼儿。

    一个具备超凡手艺的铁匠倒是没啥,答应每年给自己孝敬点儿黄金也没啥。

    但是当一个铁匠能够随随便便拿出几百条枪、几万发子弹的时候,这就有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