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一百八十四章 旖旎

    韦阳的手缓缓的搭在了陈姝玥的肩上,慢慢的抱紧。

    作为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死宅,尽管没有过女朋友,但是对于感情,他还是很看重的。

    不要说什么二十一世纪都是一夫一妻的感情,在男人这种雄性动物心里,就算到了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也有一个三妻四妾的梦!

    陈姝玥是韦阳来到这里的第一个妻子,虽然有名无实,但是韦阳还是很在乎她的。

    当然,这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陈姝玥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但是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韦阳真的很喜欢这个聪明、温柔的女子。

    对,就是喜欢。

    两个人一共也没有在一起相处多长时间,根本谈不上爱,只能用“喜欢”来形容这份感情。

    陈姝玥靠在韦阳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宽厚结实的肩膀,从发泄般的哭骂到无声的抽泣,再到嚎啕大哭。

    她把长久以来心里积郁的悲伤全部都在这一刻释放了。

    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韦阳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有些淡淡的咸,还有些微微的苦。

    这个女孩儿在离开自己之后的日子里,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受了很多的苦。

    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内心的悲伤。

    唯一真正爱她的母亲不在了,刚刚有些好感的丈夫是间接害死母亲的“凶手”。

    这对于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儿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她彷徨,她矛盾,她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在哪里,更不知道何处才是自己的归宿!

    革命的信仰对于她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政治的女孩儿来说,是虚幻的,是飘忽的,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尽管留过洋,受过正统的西式教育,但是却依然无法改变她内心的谦卑,那种丝毫没有安全感的恐惧。

    她甚至无法清楚的认识到一个国家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以为这些都不是能够在学校里学到的。

    那些整天喊着爱国的学生,实际上又有几个能够真正明白国家对于自己的意义?

    尽管一直一来都在生陈姝玥的气,但是在这一刻,把她抱在怀里的这一刻,韦阳内心的所有怨气都烟消云散了。

    是啊,生在这样一个乱世,在封建的传统教育下长大,又在半路上被灌了一肚子的西式理论。

    两个极端而尖锐的矛盾加上失去唯一亲人的悲伤,没有把陈姝玥逼疯就已经是一种幸运了,韦阳还能要求些什么呢?

    他抱着她,一双大手轻柔的在她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细腻的背上抚摸,安抚着她迷茫而彷徨的内心。

    渐渐的,陈姝玥的哭声弱了下去,呼吸变的平稳起来。

    她太倦了。

    被绑走的几天里根本没有踏实的睡上一秒钟。

    此时在韦阳宽厚温暖的怀里,陈姝玥终于放下了所有防备,沉沉的睡去。

    看着她眼角的泪痕,韦阳不忍心吵醒她,轻轻的探出一只手,揽住她的腿弯,将她抱在怀里,尽量让她睡的舒服一些。

    陈姝玥这一觉一直睡到太阳落山。

    期间金剑来找过韦阳,见到这一幕,已经冲出喉咙的“老板”两个字又被他生生的一口给吞了回去。

    他悄悄的退了出去,但是却没有离开,而是守在后院门口,任何人不许进出。

    陈姝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像个婴儿般的被韦阳抱在怀里,顿时俏脸通红,聂诺了半天才说出一句:

    “老、老爷,你把我放下来吧,这样你会累坏的。”

    韦阳笑了,尽管他的笑容依旧很丑,但是看在陈姝玥眼里,却无比的温暖。

    她似乎嗅到了宠溺的味道。

    以韦阳现在的实力,别说是不足百斤的陈姝玥,就算是抱着一块二百斤的石头,这样坐上一夜也不会累坏。

    他看着满脸羞红的陈姝玥柔声问道:

    “饿不饿?我让人给你熬些粥吧,你现在身体还很虚,要慢慢调理。”

    陈姝玥不敢抬头看韦阳的眼睛,把脸埋在他肩头,细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韦阳立刻朝门外喊了一声:

    “别在门口杵着了,滚去厨房,让人熬些粥,再做几个清淡的小菜。”

    金剑乐呵呵的应了一声,转身跑了。

    他跟着韦阳时间不短了,自然知道这个大夫人是老板心中的一块心病,现在看这个样子,恐怕今晚老板就要冲锋陷阵了,他是真心的替韦阳感到高兴。

    陈姝玥或许是睡的时间久了,身子有些微微发麻,不自觉的扭了扭身子。

    但她是被韦阳抱在怀里的,丰满圆润的翘臀正好压在他的双腿正中。

    “云鬓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挂着羞红、夹着窃喜的俏脸对于男人来说本来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加上这么一扭动,顿时点燃了韦阳身体中的某种火焰。

    陈姝玥第一时间感觉到了韦阳身体的变化。

    她虽然还是处子,但是却并不是什么都不懂。

    毕竟受过西式教育,基本的生理知识陈姝玥还是明白的。

    她抬头看了韦阳一眼,一张俏脸直接红到了脖子。

    不过她却并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反而似是无意的又动了动。

    韦阳无奈的瞪了她一眼,声音干涩的说:

    “夫人,你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老爷可能就要先把你吃了!”

    这一次,陈姝玥没有躲避韦阳的目光。

    陈姝玥的眼中带着七分羞涩、一分火热、一分魅惑、还有一分淡淡挑衅的意味看着韦阳,缓缓的凑近他的脸,声音中微微带着一丝颤抖:

    “我是你的夫人,你还在等什么呢?”

    韦阳看着陈姝玥,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身子猛然从椅子上弹起来,几乎是一步蹿到门口,“砰砰”两脚关好房门,转身朝床榻走去……

    “芙蓉帐,象牙床,鸾凤颠倒映红霜。

    退红妆,除云裳,点点红梅洒玉床……”

    云雨收歇,粥已经熬了五次,金剑一直没有让送进去。

    直到听见韦阳中气十足、语带畅然的喊他赶紧送吃的,金剑才一溜烟儿的钻进厨房,让人把刚熬好的第六锅粥送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