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一百八十三章 休书

    的确,韦阳把这件事情处理的很好,没留一个活口。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这里发生的一切,除了陈姝玥、秦冀和他自己,再没有人知道。

    秦冀明显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在他动手送汪虎、汪豹上路之后不久,一支铜锣山的特战小队就悄无声息的摸了进来。

    处理尸体,打扫战场,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有些恐怖。

    韦阳看了秦冀一眼,秦冀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韦阳带着陈姝玥先走。

    武汉不能久留,虽然这件事情做的很干净,但是这些人不见了,日本人肯定心知肚明是韦阳干的。

    所以他连夜带着陈姝玥朝岳州方向赶路,半路上正遇到了前来接应的杨长平。

    如今的杨长平算是彻底的跟着韦阳落了草。

    他一直都没有说过,自己还有个女儿在日本留学。

    这或许与他个人的经历有关,他在拳术刚刚小成的时候,曾经与一个姑娘倾心相恋,但是由于姑娘家里不同意,最终两人只能是劳燕分飞。

    不幸的是,分开的时候姑娘已经珠胎暗结,十月之后生下了一个女儿。

    在那个年代,又是大户人家,除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会被推上风口浪尖儿。

    姑娘无奈之下自杀而亡,等杨长青得到消息的时候,姑娘已经化为一捧黄土。

    悲愤下的杨长平偷偷带走了两人的女儿,寄养到乡下的一户农户家里,他拼命的赚钱,就是为了能把女儿养大。

    后来由于气血日渐衰败,去给地主当了护院,又娶了个寡妇,压力也就更大了。

    不过尽管这样,他还是想办法凑钱在几年前把女儿送去了日本留学,期望她能有个好的未来,不再像她娘那样被封建风气所束缚。

    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样做会害了女儿。

    就在三个月前,他受到消息,女儿在日本不幸意外跌落山崖,当场死亡。

    但是他查到的事实却是,女儿是因为不接受一个日本贵族男孩儿的追求,被那个男孩儿推下去的!

    杨长平毕竟不是普通人,他没有把心中的悲愤表现出来,而是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这次陈姝玥被抓的事情,他是不久前才得知的。

    几乎是第一时间,他就提出亲自带人下山去接应韦阳。

    但是没想到,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没给他动手的机会。

    韦阳见到杨长平的时候,只是觉得他有些怒气冲冲,也没有多想。

    回到岳州的家里,韦阳立刻安排人伺候陈姝玥洗澡吃饭,对她说了一句“早些休息”,其他的一个字都没有说。

    第二天中午,韦阳敲开了陈姝玥的房门。

    两人坐下之后,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韦阳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陈姝玥。

    陈姝玥打开那张纸,两个刺目的大字瞬间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休书”

    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在盼望着有一天能和韦阳彻底的撇清关系。

    但是当这张休书真的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心里竟然有些酸涩和不舍。

    她虽然从来都不认为自己和韦阳之间有爱情,但是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关心和爱护却让她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她心里也清楚,母亲的死只是一个意外。

    韦阳当初抢自己上山,针对的只是自己那个坏事做尽的爹。

    但是自己却一直把母亲的死怪在了这个给了自己温暖的男人身上。

    但是现在,这个男人不要自己了,他要休了自己。

    陈姝玥低着头,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一滴一滴的落在那张休书上面。

    虽然不在韦阳身边,但她是知道韦阳又取了两个女人的。

    当时她心里并没有任何的感觉,但是现在,她发现自己心底升起了一股醋意。

    “有了新欢,就要休了我吗?”

    这句话一出口,陈姝玥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对韦阳说出这样的话。

    韦阳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盯着陈姝玥那张有些幽怨的俏脸淡淡的说: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原本只是一丝若有似无的醋意在韦阳这句话传进耳中的瞬间像是起了化学反应一般,变成了浓浓的酸醋与愤怒。

    她近乎疯狂的扯碎了那张休书,冲着韦阳吼道:

    “为什么?难道就是因为我没有立刻原谅你吗?我娘死了!是因为你把我带走她才死的!难道我不能恨你吗?”

    韦阳也有些愤怒,他毫不客气的说道:

    “怪我?你怎么不去怪你那个不肯给你娘请医生的爹?!我承认,你娘的死的确与我的行为脱不了干系,但是我不是无心之失?”

    陈姝玥无言以对。

    的确,母亲的死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韦阳,而是因为父亲的冷漠无情。

    但是那是自己的父亲,她又能怎么样呢?

    尽管接受过西式教育,但是她骨子里毕竟还是传统的,父亲再不好那也是父亲,她不敢去恨。

    所以,他才把所有的错都归到了韦阳的身上。

    或许在她心里,也是认为无论自己怎么做,这个男人都会包容自己的。

    但是现在,他要休了自己了。

    见她不说话,韦阳又接着说道:

    “我已经派人去接小玉了,我在城里给你们单独买了一处院子,你可以去那里住,虽然我们做不成夫妻,但是情分还在,我会给你足够的钱,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人欺负你。”

    陈姝玥泪眼婆娑的看着这个一直对自己宠爱有加、无限包容的男人,心中五味杂陈。

    韦阳没有看她,又接着说道:

    “要是以后遇到喜欢的男人,就嫁了吧,我就算是你的哥哥,到时候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

    正是他的这句话,彻底的击溃了陈姝玥内心所有的防御,她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猛的扑到韦阳身上,疯狂的厮打,嘴里哭骂着:

    “你就是喜新厌旧!你就是嫌我碍眼!你就是想要把我赶出去,好让那两个小妖精取代我的位置!我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休了我?!我让你写休书!我让你写……”

    她越哭声音越大,手下的力道却越来越小,到最后干脆变成了依偎在韦阳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