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武汉风云(3)

    王阿生是第一纵队里的一位小队长,韦阳下令第一纵队第一中队潜入武汉,王阿生是最后一批潜入武汉的人马,一过中队五百人,他们分了三天、五十个小组进的武汉城,王阿生的运气比较差一进武汉城就被一帮人盯上了。

    武汉很乱、三流九教的人非常多,虽然王阿生的带着的十来个人都没带武器,也装作流氓,本来可以很顺利的进城,但是架不住守城醉鬼警察刁难,碰上个贪心的家伙,加上王阿生带着的几个都是岳州人,口音一下子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王阿生还挨了一顿胖揍、好不容易才脱了身,好在顺利的进了城,这一切都忍了,王阿生走了好几里路才注意到有人在跟踪自己,几次他想把人甩开但是人生地不熟的那能甩开这些当地的地痞流氓,想尽了办法还不能脱身,和自己小队说好的时间越来越近,自己这个小队有一百人,虽然有副队长带着,不会耽误多大的事情、但遇上这事情也闹心不是。

    他最担心的是自己小队或者别的小队也暴露了,影响到司令的事情才是大事情,他也不敢把人分散,担心万一分散了那些人绑了自己的人拷问那就出大事了。

    在他不得脱身、正在找机会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吵闹声,不到几十米的地方围了一圈人,看起来再看什么热闹,王阿生心里一喜,忙带着人朝人群走去,看到一个胖子带着一群人欺负两个眉清目秀的男人,不对、应该是女人,男扮女装的假男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男人的肩骨、身材完全不同。

    这个胖子膀大腰圆,长了一副善人的脸相,但是他的举止却很猥琐阴险,看到两个假男人两眼在发着绿光、一副色咪咪的样子,胖子带的人不少,十几个大壮汉,还有几个身着军服的男子跟着他的身边。

    胖子姓龚、叫龚伟,是凤阳县大地主龚长富的独生子,龚长富有个兄弟叫龚长贵、武汉****的一个团长,龚长贵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儿子,这个时代没有儿子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好在自己哥哥有个儿子,龚长富、龚长贵对这个龚伟宝贝得不得了。

    从小娇生惯养、胖子的性格可想而知,他家世不错取的老婆也不错,但是人家好色,家里漂亮点的丫鬟睡了个遍,后面又看上一个鱼民家的女儿、祁小鱼,本来以他的家世娶个农家女的问题还不是太大的,但这货根本不想娶人家,就想抢回糟蹋人家。

    凤阳县有一个很出名的土匪,叫江绣月,她年龄不小,但是一直都没嫁人,生在土匪窝,有个宠她的父亲,学得一身好本领,祁小鱼虽然是农家女,但是她有个好朋友正是江绣月,胖子抢人,正好遇到了江绣月,事情一下子就闹大了。

    胖子家不好惹,江绣月也很不好惹,两边都有人有枪,实力也是半斤八两,闹了很长一段时间,胖子的心愿没得逞,不过江绣月日子也不好过,山上的叔叔伯伯有几个伤了死了,就为这事情,没有实际的好处,山上的长辈也好、下面的小喽啰也好心里肯定都有意见,江绣月的父亲也劝了她几次,最后父女两人意见越来越大,闹得不可开交,江绣月一气之下带着祁小鱼下了山,来了武汉。

    她来武汉也是考虑过的,江河双珠的名声可不小,特别是蔡英男的名气特别大,江绣月也很佩服这个和自己一样的女强人,听到江河帮的变故江绣月就有了心思,后面消息传出来、蔡英男向天下发帖,江绣月又和自己父亲闹得很僵、就带着祁小鱼下了山,左赶右赶、没赶到岳州,她就留在了武汉。

    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在这里又碰的了自己的老冤家胖子,才有了王阿生看到的热闹场景,几个大兵、十几个大汉,江绣月一点也不惧,还打倒了几个大汉,可惜她始终是个女人,身体素质、体力、都差了男人一个档次,加上这么多人对付她一个,又要保护祁小鱼,慢慢变得有心无力了。

    胖子看到祁绣月气喘吁吁,没有了刚才母老虎的凶悍,口中忙对着自己手下的打手叫道:你们这些蠢货、不要打伤我的女人,给我慢慢耗、耗到她没有力气再说,反正爷有的是时间,教训完手下,他一脸猥琐的对着江绣月道:小娘皮的,看你还这么凶,你以为这里是凤阳,今天落到我手里,看爷怎么教训你怎么当女人。

    江绣月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她现在自保都成了问题,那有能力在去应付这个死胖子,最恨的是自己的枪都留在了旅店,现在逃也是个大问题,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人,根本不会为她们两人惹麻烦,所以结局已经注定了。

    王阿生看到后面有些火大了,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旁边站了警察、大头兵,但是他们都是在那里看热闹,特别是听到胖子口中说这两个女人还是自己的同行,土匪出身,让他心里越发气愤,脑袋一热、一下子把自己的正事丢得一干二净,对自己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想办法解决那几个背枪的大兵和两个看热闹的警察。

    第一纵队建队时间最长,也是韦阳手上最精锐的几个纵队之一,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严格的训练,加上韦阳给他们请的武术教官都是大师级别的,突然出手还真不是几个大头兵和混吃混喝的警察可以应付的,这个情况谁也不会想到。

    光天化日之下、在大武汉同时对大头兵和警察出手,这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几个大头兵和两个警察应声倒下,情况突然之间转变了,王阿生抢的枪直接指到了胖子的身上,既然闹了肯定要留一个挡箭牌,胖子一看就不错,起码家世应该不错,暂时应付一下问题不大。

    看到这个情况江绣月脸上大喜,最大的顾及没了,最可恶的胖子也被这帮陌生人拿下了、她怎么能不高兴,口中连忙朝王阿生道谢道:谢谢几位好汉帮忙,在下江绣月、凤阳县人,请问好汉的尊姓大名,绣月日后必有重谢。

    王阿生听了点头笑道:我们都是同行,这群家伙欺负你们两个弱女子,不管是谁也会看不惯,谢就不用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跑吧,等下官兵和警察就要到了,到时候我们再谈别的吧。

    江绣月点了点头、牵着祁小鱼的手朝王阿生问道:不知好汉说我们朝那边跑的好,武汉我们也不怎么熟悉。

    王阿生听了江绣月的话一阵苦笑,他知道路还至于在武汉这样转,几个碍眼的家伙都甩不掉,好在现在手里有了枪,逃走也不是没用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