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九十九章 房田舟现身

    岳州现有八个县,人口一百七十九万人。

    既然启动了全盘计划,就要开始收拢岳州的民心。

    要想他们都帮助自己,就得给他们实实在在的好处。

    打土豪分田地给普通农民在这个时代很难的,地主阶级的势力单个很小,但是他们联合起来足以毁灭任何敌人。

    不说别的,现在有点文化的人哪个家里不是地主?

    红党前期为什么这么艰难?最后在华夏在最危难的时候,才能站出来真正和三民党对抗?

    这不是没有原因的,现在除非自己出面大规模收购土地,才能让老百姓得到实惠。

    如今这个时代的人对土地可以说看的比命还重要,想要买他们的土地也不是一点点地难题了。

    哪怕是自己出的价钱是市场价的两三倍,那些大地主也不一定肯拿出自己的土地。

    土地的事情自己也只能慢慢来,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发展岳州的轻工业是一个,但是发展轻工业也需要很多技术人才,这些不会马上看到好处,老百姓也不一定会卖自己的好。

    想来想去,现在也只能先办学堂,让大家知道一下好处。

    等大家不看着自己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那自己就成功了一半。

    思想教育也罢,技术人才的培养也罢,这些都是重中之重,建军校的事情也迫在眉睫。

    打天下容易,守天下难。

    没有真正的人才为自己所用,韦阳的本事再强也是空的。

    这些都需要真正的人才,想把这些人才请到岳州也得出一些大力气。

    临乡县就有一个大铁矿,岳州几个地方都有煤矿,自己建钢厂的计划也可以马上实施了。

    一步一个脚印自己得走,不去走就永远也动不了。

    当然,在解决这些之前得先把江河帮的事情解决掉。

    这根刺卡在自己喉咙深处,不拔掉这些,自己的计划都很难启动。

    在韦阳头疼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好消息,找到房田舟的藏身之处了,让韦阳想不到的是他们就明目张胆的住在离自己府邸不远的酒楼里。

    韦阳一想,心里也清楚了,相信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是岳州的司令,所以故意泄露了行踪。

    韦阳没有多想,带着杨家三兄弟和孙存周,还有几个警卫一起来到了酒楼。

    果然,自己到了之后,房田舟一点也不意外,他还备好了酒席在等着自己。

    几天前的时候,房田舟就知道自己在山上碰到的那个丑汉就是岳州的司令了。

    他非常意外,韦阳这几天满世界的找自己和蔡胜男,房田舟也很清楚。

    只是房田舟是个很谨慎的人,在山上无缘无故的碰到韦阳,已经让他非常警惕。

    很多时候没有那么多的巧合,他必须查清楚韦阳真正的目的。

    这几天许多军队在满世界的找人,让他很多时候只能躲着。

    后来才查清楚韦阳是去找什么药为他的小妾治病,开始的时候他真不相信,但是后来他打听到的越多,心里也算是有了些谱。

    一个可以丢开一切,到山上冒险为自己小妾找药的人,即便是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来见韦阳。

    看到房田舟,还没等韦阳说话,孙存周和杨家三兄弟就挡在了自己的前面。

    孙存周身上散发出一股非常强盛的战意,房田舟身上也不例外,两人像斗牛士一样,虎视眈眈的看着对方。

    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韦阳都感觉到压力。

    过了一阵,韦阳发现房田舟和孙存周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没一会儿孙存周突然退了半步,房田舟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孙存周朝房田舟抱了抱拳,开口问道:“这位师傅眼生得很,不知道是那个拳派的传人?”

    房田舟听了抱了抱拳,开口道:“房某师承八卦,自学太极,倒是这位兄弟的武道意境和我认识的一位前辈很是相似。不知兄弟你是不是师承虎头少保——孙禄堂大师傅。”

    孙存周一听,也没太多意外,只是脸色好了很多。

    他认识自己父亲,孙存周一点也不意外。

    华夏的武道宗师也就那么十几二十个,许多和自己一样都是一步宗师,算不得真正的无敌宗师。

    自己父亲的威名是打出来的,有不败之名,所以很多人都见识过孙氏的形意拳。

    武道宗师分几种,一步宗师就是刚入门的宗师,他们只是刚刚领悟到自己的拳意。

    二步宗师必须要掌握拳意、拳道、拳神和拳法,二步宗师都会创出自己的拳法,他们之中,随便哪一位出来也都是人形杀伐机器。

    走到二步宗师的人可以说非常少,就是孙禄堂这样的高手,也只是在二步宗师的巅峰,离三步无敌宗师还有很大的距离。

    自古以来能达到三步无敌宗师的少之又少,近代可以说没有一人。

    传闻武当张三丰就是一位无敌宗师,三步宗师一直是在传说中,谁也没见到过真人,也没人知道他们真正的本事到底有多大。

    孙存周回道:“家父正是孙禄堂,不知房师傅和家父认识,真是不打不相识。”

    房田舟听到孙存周的父亲是虎头少保孙禄堂非常意外,说起来房田舟还受过孙禄堂的点拨。

    想要踏入武道宗师,不经历百般磨难是不可能的。

    也只有不停的战斗,打磨自己才能找出自己的拳意所在。

    一套拳法有千般技巧,虽然说拳法的运用都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想找出适合自己的拳意却非常困难。

    如果不是拳意难寻,武道宗师就不叫武道宗师了。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了一阵,韦阳见他们没有马上谈完的倾向,完全把自己这个正主丢在一边,只得苦笑着开口道:“孙师傅、房师傅,这些以后有时间再谈,我们先把正事谈完,再说别的好吗?”

    听了韦阳的话两人一阵尴尬,孙存周退到了韦阳的后面。

    房田舟则是朝韦阳点了点头,才开口道:“不知道我们在山上随便遇到个人就是一个贵人,真是失敬,失敬!”

    韦阳苦着脸笑道:“房师傅那里话,相见就是缘分。既然遇上不平的事情,我也就得管一管,何况我当时帮房先生和两位小姐本来就存在私心,哪敢当什么贵人。”

    房田舟摇头笑道:“韦司令是真贵人。这不,房某人马上又要求到司令,怎么能不是房某人的贵人了?房某在这里备了酒席,虽然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但也还算能入口,请司令和孙兄弟边吃边谈。”

    韦阳当然不会拒绝,自己的触发任务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任务的奖励不谈,没完成的惩罚却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

    所以得想尽一切办法让房田舟答应自己的条件,今天这情况看起来应该有很大的把握会让房田舟会答应自己。

    他说了得求自己,而在山上逃难的时候,他也答应过自己一个条件。

    酒楼在韦阳进来没多久时,闲杂人等早就被岳剑飞赶走了。

    也不需要顾忌什么,吃了几口菜,喝了两口小酒,韦阳开始直奔主题,开口道:“房师傅是真君子,你的要求不说我也会去做。只是我现在碰上了一个难题,还请房先生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韦阳瞧到房田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才继续道:“当然,这个条件不是别的,就是希望房师傅能加入铜锣山,或者为我当十年的武术教官。不知道房先生能不能答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