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九十章 去鸡公山

    虎头可没真打算请陆成杰吃饭,这行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在城外让他们跑掉的可能性很高。

    江河帮的影响力太大,如果有漏网之鱼跑出去,对岳州的航运也会有很大的影响。

    话说回来人家拿着枪顶住自己手下的头,要是这事情不处理好,手下怎么看自己!

    以大当家的脾气,但凡知道这件事情自己没处理好,还不把自己一撸到底?

    现在韦阳不在,但他走的时候可是交代过了,自己离开的时候谁敢惹铜锣山的人就给我打回来,一切从严!

    十天了,三夫人病危,大当家不在,江河帮的人来了这么多,谁知道会弄出什么麻烦?

    所以得先冷静下来,把一些事情先搞清楚。

    酒过三巡,虎头问道:“陆兄弟,你们这样大张旗鼓的来岳州拿人,是不是哪个道上不长眼的家伙惹到了你们呀?”

    陆成杰心里也为难,本来这就是江河帮的丑事。

    现在自己的姐夫把事情控制得很严,夺权不难,但是把夺到的权利守住可就不容易了。

    蔡魁这些年可没少交朋友,只要一步走错,蔡天龙就会翻船。

    现在最重要的是断了江河帮许多还忠心蔡魁的人的念想,没有了蔡魁的嫡系血脉在,再好好安慰一下那些老帮众,帮里的事情也就好解决了。

    陆成杰身为蔡天龙的小舅子,以后在江河帮的权利也会水涨船高,所以他办事才会这么着急。

    想了一下,陆成杰道:“虎大哥,小弟我这次来拿两个人,还请虎大哥帮忙,事后江河帮上下必有重谢。”

    虎头搞了半天才知道江河帮是来拿人的,想了一下,开口道:“陆兄弟慢喝,哥哥我出去把事情给你安排妥当,只要他们人在岳州城我就给你找出来。”

    出了香岳楼,虎头脸冷了下来,江河帮出动这么多人来抓两个人,可以想象到这两个人对江河帮的重要性!

    虎头也动了点心思,开口对伍西安道:“这个仇你自己去报吧,一个也不许漏网!为头的那几个人你不要伤了他们,到时候说不定有用。”

    伍西安听了一喜,忙点头道:“大哥放心,这帮人敢在岳州耀武扬威,真是不把我们铜锣山放在眼里,我肯定不会让他们跑掉一个!”

    虎头点了点头,还是提醒道:“这帮人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你小心些,别让兄弟们吃了亏。”

    韦阳这边经历两天多的休养已经可以下床了,但是大腿的枪伤对自己影响还是很大。

    蔡英男现在状态不怎么好,这两天一直都在昏迷,高烧了几次,但都有惊无险的挺了过来。

    秦冀是个很博学的人,他不但有很强的武道修为,对医理懂的也很多。

    秦冀没有老婆,但他有两个孩子,一个大的是女儿,十六七岁了,叫秦薇;一个是儿子,只有十一岁,叫秦良。

    至于别的,韦阳了解不多,可以看出秦冀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只是他为什么带着自己的儿女隐藏深山,这让韦阳很不解。

    韦阳也没想打听人家的隐私,今天已经是第十天了,离岳州还有两百来里地,有一个好的地方是这里离鸡公山不远,也就是四十几里地。

    岳州方圆三百里地很多大点的山头都有自己布置的人马,所以自己现在得想办法去鸡公山,找到自己的手下。

    相信去了那里后,自己就可以很快的回到岳州了。

    吃早饭的时候韦阳向秦冀道:“秦大哥,我家里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朋友在这里还希望秦大哥能帮我照顾几天,过几天后小弟再过来接人,还望秦大哥帮忙。”

    秦冀早看出韦阳这几天的焦虑了,很多东西他看在眼里,但他也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

    救韦阳和蔡英男,也只是看在韦阳跳涯的时候还死死的护着蔡英男的面上,别的事情他也不想管太多。

    可口中还是好意的提醒道:“你的枪伤还没有愈合,如果强行走动可能对你以后的伤口完全愈合有很大的影响。一切也看你自己想怎么做了,你朋友放在这里可以放心。有我在,她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韦阳点了点头,开口道:“谢谢秦大哥提醒,小弟心里一切都清楚,朋友的事情就拜托秦大哥了。”

    看着韦阳离开,秦冀眉头微微皱了下,他知道韦阳有事情急着要去办,但是韦阳最后还是没向自己开口。

    当然,如果韦阳真叫他帮什么忙他也不一定会帮,可韦阳现在枪伤没愈合,就这样远行,心里却也是替韦阳有些担心。

    韦阳撑着拐杖走了不到两里路,身上就开始冒起了冷汗,大腿那的伤口可是牵动着全身的肌肉。

    取子弹是要挖肉的,少了一块肉,不动的时候也许还没那么痛,但是走动的时候就要比刀子在身上割肉还要痛的。

    中途放弃不是韦阳的性格,哪怕是走得慢,走得难,但这路还是要走下去。

    鸡公山的守山队长是雷江喜,他对韦阳忠心耿耿,为人也比较忠厚。

    每一个守山队长手下都有一个小队一百人,这些队长都是韦阳亲自挑选的。

    在离鸡公山还有不到十里地的时候,就有巡山的队员发现了韦阳。

    章小六最先发现韦阳,以前在铜锣山训练的时候他可没少见到过韦阳,对韦阳这位大当家他也相当的感激。

    毕竟他以前也是逃荒大军的一员,来到铜锣山的生活让他有些不敢想象,他第一次觉得当土匪也非常不错。

    看到韦阳,章小六有些不信的擦了几下眼睛,还以为自己看眼花了呢。

    再仔细一看,发现韦阳一走一拐,好像受了不轻的伤,让他又惊又怒,想也没想,拉响了向山上示警用的冲天炮,带着九个手下急忙的朝韦阳跑了过来。

    看到来的人是自己手下,韦阳差点眼泪没流出来。

    这一路上太惨了,走这不到五十里的路韦阳差不多用了一天一夜,受枪伤的那只脚早已经痛得没有什么知觉了,伤口的血也早把整条裤子都浸透了。

    章小六看到韦阳的惨状,眼睛一红,哭腔道:“大当家,您这是怎么了?是谁伤了您?保护您的兄弟呢?是不是铜锣山被人打下来了?”

    一连几个疑惑问了出来,最后还丢了句“您放心,兄弟们就是拼了这条命都会护您周全。”

    韦阳脸上挤出了点笑容,开口道:“我是一个人出去办点事情,遇上了一帮强人,受了点伤。所以你也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马上通知雷江喜下来见我,带些兄弟先把我送到岳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