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八十一章 危机到来

    泰金蛮羽,他是泰花部落挑选出来送入圣地学艺的一个孤儿,他的出生地点正好是这个地方的泰花分部落。

    二十年的时间,他学成归来,当然想回自己的老家祭奠一下自己的父母。

    泰花部落在二十年前,曾有上千个和他一起去圣地学艺的孤儿。

    这次,只有他一个活着回来了,他成为了强大的十劫战士。

    在圣地时,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存在,回到部落后,他却可以成为一个人人尊敬的强者。

    在圣地学艺,只要成为十劫战士后,可以选择回到自己的族里。

    泰金蛮羽知道自己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成为百劫蛮士,与其倒在成为百劫蛮士的路上,还不如回来做一个人上人。

    百蛮山脉有一个很出名的地方,那就是百蛮山脉所有部族的圣地——蛮神山。

    这里也是远古的百蛮山脉第一强者无金蛮腾出生的地方。

    无金部落非常小,但是他们在百蛮山脉十几万个部族之间有很高的威望。

    远古的百蛮山脉非常可怕,到处都是巨兽和凶兽横行。

    那个时候的蛮族还非常弱小,经常沦为巨兽凶兽的血食。

    无金蛮腾是那个时代的人,他从小与众不同,长的也和很多蛮族不一样。

    他身材瘦小不说,还黑发金眼。

    无金蛮腾出生不到一年父母就先后病死,无金蛮腾小时候在无金部落根本没有半点的地位,吃的穿的也都是捡的别人的。

    好在他天生与众不同,一岁的时候就能和别人言语交流,懂得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不到两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采药为族里人治病。

    那个时候的蛮族,根本没有医术基础,经常一些蛮族因为一点小伤、小病就暴病身亡,他的出现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在蛮族的地位也因此越来越高。

    五岁多的时候他变得更耀眼了,自创了蛮人的武道功法,从此蛮族开始在百蛮山脉崛起。

    因为他从来没有去外面的世界学习过这些东西,他的天赋好像是自带而来,蛮人许多部落都得到过他的帮助,慢慢的蛮人开始称他蛮神。

    他所在的山叫做蛮神山,他所在的部落也从一个人口不到两百人的小部落变成了当时的第一大部落,许多的蛮人尊他为王。

    无金蛮腾从十岁开始就表现得更可怕了,他带着自己的族人战巨兽、斗凶兽,带领大家驱赶和猎杀野兽。

    蛮人的地盘开始越扩越大,不到三十年的功夫他基本上统治了整个百蛮山脉。

    奇怪的是无金蛮腾只在位十年,在这十年时间里他训练出来两种非常出名的战士,十劫战士和百劫蛮士。

    这两种战士是他单独收徒,为百蛮山脉训练出来的精英。

    他亲自设计了十种非常血腥恐怖的考验,来专门针对十劫战士。

    完成了这十种考验,就可以成为十劫战士。

    至于百劫蛮士的考验,更加可怕。

    想要成为百劫蛮士,不但要经历上百种严格残酷的考验,还要有本事从百蛮山脉最危险的地方藏魔谷活着出来。

    藏魔谷别看叫谷,它却有万里方圆的面积。

    里面毒物、凶兽横行不说,还有很多强大的凶兽和巨兽随机出没。

    这些也都是无金蛮腾特意驱逐或放养进去的,想要从这样一个恐怖的地方活着出来绝对是九十一生。

    不管是十劫战士,还是百劫蛮士,训练他们的手段除了残酷,更多的是死亡比例高得吓人。

    无金蛮腾定了个规矩,必须是要父母双亡,低于五岁的才能入蛮神山学习怎么样成为一个十劫战士和百劫蛮士,种子选手的淘汰利率高达百分之九九。

    等于说一百个五岁前失去双亲的孤儿中,只有一个能成为十劫战士或百劫蛮士的种子。

    入选的种子会经历十年的特殊训练,他们中间又会挑出来有希望成为十劫或百劫的真正精英。

    如此轮转的一批批的淘汰,一批批的训练下去。

    想成为十劫战士就得万里挑一,百劫蛮士更可怕,那是百万里才能挑出来两三个。

    一个十劫战士可以空手轻松斩杀十个拿了武器的三级蛮族战士,百劫蛮士那就不好说了,反正非常强大,他们随便一个出手,就可以屠灭一个万人多的小部落。

    传闻蛮神山上还有千劫蛮王,但是很少有人见过他们。

    整个百蛮山脉也不到十个千劫蛮王,他们基本上待在圣地不出世,除非关系到百蛮山脉生死存亡的时刻,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也算是韦阳倒霉,泰金蛮羽的到来解决了烈布猎歧的烦恼。

    烈布猎歧哪怕是身为泰花部大长老的儿子,但对部族的顶级战力可不敢摆任何脸色,他可是见识过十劫战士的武力值,自己一个五级蛮族战士和十劫战士比,还是相差很大的。

    哪怕是烈布猎歧的天赋不错,也在达通帝国学习过御气术,但人家对战技的运用比他要高上几个层次。

    蛮神山的御气法诀在外面的世界也非常出名,可不是他学习的三流御气法诀能比的。

    泰金蛮羽能过来帮烈布猎歧也是为了自己在族中的地位,十劫战士在每一个族群虽然地位超然,但是他们的根本在族内,许多事情都要仰仗烈布猎歧的父亲。

    一个大族群的大长老除了本身的实力超强外,在族群的话语权也是仅次于大酋长。

    能买烈布猎歧的面子,泰金蛮羽也愿意,何况对于他来说对付几个垃圾并不要费多大的功夫,除了那件神秘的宝器让他稍微有些顾忌外。

    话说回来,如果这件宝器能落入他的手中也可以让他的战力大增。

    相比付出与收获,他得到的好处完全值得他花点力气。

    常年在生与死的边缘游走,各种生存技能就不用说了。

    对于追踪的技巧,也是十劫战士的家常便饭,何况在他看来那两个人比以前自己遇到的对手完全没在一个档次。

    韦阳和巴鲁图此刻里,并不知道死神正离他们越来越近。

    两人虽然没有停留半刻,但是速度上和十劫战士比那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附近的区域里,可再没有肥肥族的盟友,一切也只能靠两人自己了。

    韦阳一路上完全沉侵在对内家拳的感悟当中,很多东西必须要回忆感悟。

    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危险的环境,自己每多一分实力,自己就多了一份活命的本事。

    人家只要追上来,逃跑可不会再有那么容易的。

    面对十劫战士,韦阳的内家拳不大成,和人家一战的机会都没有,差距太大。

    即便是靠着系统,韦阳也得有两年的时间才能让自己的内家拳大成,人家对付自己的时候可不会等自己内家拳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