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六十一章 后续计划

    看到这样的情况、韦阳心里也放松了,问题解决了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这一招金钱效应的效果让自己的手下也有样学样,岳州有八个县,每个县韦阳也没打算招多少人,上线三百人,以前县里是有保安大队,但是这些保安大队确实够烂,老弱病残、缺编少人。

    当时韦阳派下去的人一检查、身体素质合格的可以说五个里才能挑上一个。

    自己的队伍、要精不要多、不行的肯定不会留了,这些韦阳可没打算将就将就了事。

    当然、也有不满的人想给自己找点事情,但是韦阳还真不会跟他们客气什么,不服气可以、那就打得里服气。

    这样的高压政策让这些家伙告状都没地方告,只能回家拿家里的人出出气。

    半个月后兵员招齐、这些人都被集中到了岳州的军营,韦阳这半个月招了一万多人,不过岳州的军营就留了五千四百人,加上武汉秘密招收的兵员,有一万人被送上了铜锣山,自己定的步兵标准只有合格才能出兵营,搬了后世一全套的考核标准。

    岳州这边韦阳也叫人把军营改造了一番,按照山上的标准来的,至于考核标准也是一样,一、武装急行军一个半小时十公里合格,十发子弹一百米上靶七发合格,俯卧撑两分半钟完成一百个合格,仰腹起坐两分钟完成一百个及格,深蹲两分钟完成一百个及格。

    这些标准其实并不难达到,他们可不像现代社会的人、后世的人都变得娇生惯养,要他们吃苦、反正比杀他们没什么两样,这个时代的人缺的是系统的引导训练、稍微训练一下就可以达到目标。

    当然、训练合格后的综合能力评价都和升官发财挂钩,也不怕这些家伙不认真训练。

    韦阳的势力大增的同时,湘省其实还是不怎么太平的,桂系的势力也侵蚀到了白沙,好在岳州离武汉比较近,桂系倒也没渗透过来,蒋光头把韦阳看成自己的财神,拿到黄金蒋光头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在招兵买马上。

    老蒋的实力扩大得很快,所以鄂省和赣省蒋光头就有五个中央军嫡系精锐在周围,所以韦阳暂时还是不会有什么大的麻烦。

    威尔斯武汉也来电了,武器到了武汉,这一次韦阳倒是不用去武汉了,可以直接到岳州下货。

    这就是当官的好处,武器在这个时代不用多说有重要了,韦阳听到这个好消息总算不用担心武器不够用了。

    三天后、韦阳到码头的时候这里早被金剑带人戒严了,江面是一艘艘千吨级的大船陆续开了过来,船一停稳、威尔斯第一个下了船,见到韦阳两人来了个大大的拥抱、这是一笔大买卖。

    本来威尔斯还担心韦阳是不是挺住了蒋光头的压力、黄金是威尔斯最看重的,不过看到黄金、威尔斯心中的疑虑尽去。

    有了地盘、这次韦阳特意追加了一百辆五吨的卡车,十辆轿车,油也也定了不少。

    清完货、韦阳在岳江楼摆了宴、两人吃过饭又和威尔斯密谈了一阵,这次韦阳不但加大了武器和石油的采购,还定了几条武器生产线,威尔斯当时还真不怎么愿意买这些给韦阳。

    不过他心里也有做一笔算一笔的心思、加上韦阳要的东西可不少,粮食就是五十万吨,步枪生产线,一月能生产两千条毛瑟步枪、生产子弹的生产线、一月能生产两百万发子弹,手枪生产线定的是勃朗宁手枪生产线。

    75MM步兵炮生产线和炮弹生产线各一条,年产二十万吨的钢铁厂一座、这些生产线计划两年内投产,光这几条生产线韦阳付出了十吨黄金,加上钢厂、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了。

    威尔斯虽然不想买这些生产线给韦阳,但这个世界可不止只有威尔斯可以和韦阳做生意,美国老正在闹金融危机、什么都肯买在那里,特别是粮食,老美那边是多得倒到大河大海里喂鱼。

    威尔斯还有一个担心、要是自己不合作、韦阳转身找奥尔德里奇、那自己这些黄金就赚不到了,加上韦阳保证自己以后的武器定货量、以后还会陆续增加、威尔斯是最终答应了。

    韦阳想造武器也不少、说造就能造出来的,华夏现在的工业水准和列强比起来差太多了,好一点的钢材都产不出来、武器生产线的工人也是一个大问题,步枪要进口无缝钢管、炮管、铜、钢、这些生意还是得找威尔斯买。

    加上大英帝国的海上控制、威尔斯也不相信韦阳能脱离自己的控制。

    韦阳想的也很简单、自己还真没打算不和威尔斯合作,怕的是37年小日本把海一封自己的武器就没着落了,这次被韦阳威逼利诱了一次、威尔斯借着这次机会灌了韦阳不少酒,算是出了口气。

    韦阳虽然很少喝酒,但是也没有真被威尔斯灌醉,回到家小玉看到韦阳有些醉了还数落了韦阳一顿,看到小玉是发自内心的关心自己、韦阳还是很享受这样的数落,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亲人,那些手下对自己虽然忠心,但更多的是情义,没有爱在里面。

    小玉不同、她的关心有爱、代表在里面,第二天韦阳还没起床、就听到门外一人女人抽泣的声音、还有小玉小声说话的声音,这让韦阳眉头不由得一皱,穿好衣服、走出卧室,小客厅里小玉和韩青坐在房间里。

    见韦阳起床、两女眼巴巴的看了过来,小玉脸上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怪笑,还没等韦阳说话韩青她就开口说老爷、我去帮您准备热水,韦阳知道她是回避什么、韦阳也没留她。

    等小玉走了、韦阳有些无奈的看向韩青那张暴雨梨花侵袭过的脸、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红肿红肿的,看样子哭了很久,这样一副我受欺负了的样子在那里,韦阳只得问道:这是谁欺负你了、哭这么伤心。

    韩青看了下韦阳的脸色、见没有发怒的征兆、可怜兮兮的开口道:老爷、你要替青儿做主呀,保安队的人打了我哥、我爸爸去理论也被他们打了,您说这事您还管不管?

    韦阳奇怪的问道:保安队无缘无故打了你哥、还打了你父亲。

    韩青抽泣的道:昨天家里就派人来送信来了、晚上您喝多了、我也就没打扰老爷休息,您自己问问金队长吧、情况他清楚。

    韦阳听了心里也一阵恼火,明知道韩青是自己的人、打韩家的人不是不给自己面子吗,马上朝外面叫道:金剑、你给我滚进来。

    金剑站在外面等着韦阳招见呢,下面的人惹出来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他得第一个挨罚。

    韦阳阴沉着脸开口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金剑还没见韦阳发过怒的样子、心中一阵后怕、忙道:老板、事情是这样的,我下面一个分队长黄达、负责负责桃安县的县保安队整编,正好韩小姐的哥哥韩乾在桃安县当个保安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