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笔趣阁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狂龙 > 523 黄龙之死

..

523黄龙之死

闫玉山!

原来这个青年就是闫玉山!

黄龙前脚刚跟我说闫玉山提前回来了,后脚闫玉山就坐在了我车里的后排。我连他什么时候上车的都不知道,这就是黄阶中品的实力啊,实在可怕。闫玉山肯定是来杀我的,这是王海生的命令,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我几乎没活路了。

但我还是迅速冷静下来,闫玉山没有第一时间杀死我,说明这事还有斡旋的余地。

我立刻换上了一副轻松的面孔,同时伸出手去,笑道:“原来你就是闫玉山啊,久仰你大名了,幸会幸会!我叫张龙,是周鸿昌的徒弟,将来也要加入杀手门的,以后也免不了你照顾!”

我还是第一时间把老乞丐的名字给搬出来,希望老乞丐的名头能震住他。

但闫玉山根本没握我手,低头看了一眼,说道:“你觉得你还有以后吗?”

“……”

这话还真让我没法接啊。s3();

看来老乞丐的名头是不行了,闫玉山铁了心要杀我。

我猛地一拉车门,就往下跑!

但是闫玉山一把就抓住了我的后领,我就好像一条被人勒住项圈的狗,已经完全动弹不了。

闫玉山问:“你上哪去?”

我苦笑着说:“车里有点闷,我开门透透气。”

“哦,不着急的,一会儿让你好好透透。”

我还不明白闫玉山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一把将我的手机夺了过去,我和莫鱼的通话还没挂断,莫鱼还在电话里说:“喂、喂、出什么事了?”

闫玉山冲着话筒说道:“没事,我已经把张龙抓了,你们不用再准备了。我只针对他一个人,和你没有关系,就这样吧。”

说完,闫玉山就把电话挂断了,还嬉笑地冲我说道:“其实我骗他的,怎么可能和他没关系呢,我把你干掉以后,马上带人过去灭了他们。这样一来,建邺和江宁,还有雨花台这三个城区就是我的了,再打隐杀组不就是轻而易举了吗?”

王海生之前跟隐杀组的说过,这次只为私仇,只找我一个人,不为拿下另外三个城区,让隐杀组的放心,不要趁机挑事。

但闫玉山显然不打算遵守承诺,他把这事看作一个机会,一个一举胜过隐杀组的机会。

所以,陈不易之前的担心其实不无道理,这事说到底还是牵扯到了杀手门和隐杀组。我就像个香饽饽,闫玉山已经迫不及待地来咬一口了,王海生让他来灭了我简直正合他意。

“真的要谢谢你啊。”闫玉山身子前倾,一手搂着我的脖子,一手翻着我的手机,“你这三个城区简直就是为我准备的,辛苦你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了,也不算是一无所得,起码给我做了踏脚石呀!”

闫玉山得意的嘴脸让我看了觉得十分恶心。

但他后面的话才让我毛骨悚然。

“我提前回来的事可没几个人知道,我得看看是谁泄露了我的消息,身边竟然出了叛徒

,这可不太好啊……”

原来这就是闫玉山翻我手机的缘故,想看看是谁在通风报信。

还好我做事比较谨慎,每次和黄龙打完电话,就会把通话记录删掉,就是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不然把黄龙都给害了。闫玉山翻来翻去,当然也没翻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叹着气说:“怪了,到底是谁给你报的信呢?”

我当然不答话了。

“别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啦。”

闫玉山放下我的手机,拿出他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王老板,我回来了……嗯,麻烦你通知一下其他几人,让他们到延安路这边的一个工厂。对,这工厂挺大的,而且黑漆漆的没什么人,过来就看到了,就在靠近江宁区的这边……嗯,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偷袭张龙的事,你让他们赶紧过来……不用带兄弟了,他们几个过来就行……好的,好的。”

我转头看向路边,这里确实有个工厂,但应该是废了,一点光都没有。

挂了电话以后,闫玉山也不说话,把他的手机收了起来,又拿着我的手机看。

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是黄龙打过来的。

“你看,这不就真相大白了吗?”s3();

我的心里顿时一凉。

闫玉山嘿嘿嘿地笑着,也没接黄龙的电话,就让它在一边响着。

接着,闫玉山便摸出绳子把我绑了起来,将我丢在副驾驶座,接着开了车子,朝工厂大门驶去。但他开车还不好好开,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把我往车窗外面按,一边按还一边叫:“你不是要透气吗,现在透了没有?”

闫玉山把车开得飞快,呼呼的风往我脸上灌。

黄龙之前说他凶狠、毒辣,我看他是变态、神经。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闯进工厂大门。这果然是间废弃了的工厂,一栋栋厂房、大楼没有丁点光亮,院子里则荒草丛生,至少一人多高。在这,就能看出闫玉山有多变态了,他开着车在工厂的院子里疯狂转圈,还把油门踩到最底,“轰轰轰”的声音几乎震破耳膜。

一边转圈还一边大笑,笑声回荡在整个工厂上空。

我都不知道他一个人在瞎嗨什么,除了变态再想不到其他形容词了。

关键是我的脑袋还在窗外杵着,他这一转,无数草根、枝叶往我的脸上扑,打得我脸生疼。

不知转了多久,闫玉山终于把车停下来了,接着把我丢下了车。车子没有熄火,还在嗡嗡嗡地响着,车灯也把附近照得雪亮。这时我才看清楚了,原来闫玉山是把周围的草都轧平了,硬生生弄出来一块数十平米的空地。

“攘外必先安内。”闫玉山站在我的身边,看着四周满意地说:“这个地方挺好,用来收拾叛徒、杀鸡儆猴最合适了。”

这是要对付黄龙啊!

我忍不住激动地说:“这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就是看在我师父的份上,好心好意地提醒我而已!”

“他在金陵,就必须得听我的。”闫玉山说:“他背着我做这样的事,就是死路一条!”

Copyright ©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