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肆佰壹拾八章 留香
    “小河,不要分心,这雾气里好像有蛊,真的从阵法里出来了,下面那人是冉家的,这次大家可能要不死不休了!”向蔏似乎看到我说的很轻松,看到沈伊珍无知无畏的样子,想到我虽然有着一些手段,却也不得不出声提醒!

    “我明白!”看到向蔏特意提醒,甚至这时候她也没有藴意,我便也正了正神态。

    知道有些东西不能大意,所以也规规矩矩的朝着向蔏回应:“我听骆伯伯说,阵法里的东西,只要进入阵法里之后,在阵法的包围之下,一般是不会溢出来的。现在居然有蛊出来,这怎么可能呢?”

    就是向蔏都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以为凭借阵法的屏障,暂时是不会有着什么问题。

    但是感受到蛊的攻击之后才明白,自己和小河所处的这个位置,之所以可以看到下面阵法,不是这里是阵盘的所在地,而是这里有可能是阵眼!一个阵法的阵眼,自然是在阵里的!

    不是两个人置身事外,而是两个人本来就也在阵里!

    “因为我们也在阵法里啊!”向蔏的声音有些低沉,想到现在的处境,说明这里和阵法里的人,本来就是在一个阵法里,本来心里的那丝优势,瞬间便消失的荡然无存!

    虽然向蔏依旧是带着揣测,不过以她对阵法也有着一些了解,再联想到如今的情形,向蔏感觉到这事有些八九不离十。看着我的眼神,虽然没有表现出恐惧,却无疑已经是有些慎重!

    “那他们是不是随时可以过来这里!”想到了这种可能性,我心里忽然充满了恐惧。虽然没有见过冉迟的手段,但是想到那双眼睛的恐惧,和这时四周的变化,我自然知道这一切的危机!

    “我也希望不是,但是看到现在的情形,应该可能咱们中奖了!”向蔏确实也有着一些无奈,看着面前越来越多的阴魂,和那夹杂而来的蛊物,不得不把事实说出来:“虽然不能说是马上过来,如果这些蛊发生作用,那人自然会想到!”

    看到越来越多的阴魂,饶是它们似乎感觉到我身前有着某种东西,不敢靠近过来。可是看到这些千奇百怪的阴魂,我都忍不住吞了下口水,心里有些没底。再听到向蔏的话,本来有些荒唐的心里,瞬间变得真实了起来。

    “小河,我虽然不懂运气法门,但是想到你身体里可能是有的,所以你现在最好是安静下来,然后按照运气的法门行事。这样可以保护你不受外邪,如果行气方式高明的话,还可以驱赶这些邪物!”

    这种行气的法门,虽然看起来只是内家功修行的一种方法,但是对于不能修炼的人来说,却远远不是她能够驾驭的。不但在运功的时候无法探寻,而且只要这种行气方式一动,就会引导外来的气脉同时运行。

    换一种方式的说法,那就是这种行气方式,就是一种万能剂。别人想融合了解它是不可能的,它反倒是会合并外来的方式,和引导外来气流。更高境界自然就是劲气外放,然后在身体周围形成一层保护气机。

    向蔏虽然自己不会,自然是听家族的人说过。所以这时看着我的时候,忍不住便说了出来。

    “那,那我现在怎么办?只是凝神行气就好吗?”带着几分迟疑的看着向蔏,自然想问问她这事的可行性。虽然心里有些乱,却忍不住想到和张燕一起的时候,好像在龙江山有过一些际遇。

    向蔏看我和沈伊珍一起,心里不知道有些什么想法,不过还是正色看着我:“对于行气法门,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些年我并没有成功,但是你可以驱使气机在别人身体里运行,想必你已经掌握了这门方法!”

    看到向蔏有些冷静的神情,我忽然想起来,自己确实是可以的。这样就很好理解,为什么我在没有修炼多久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微弱的感应了。

    那是因为骆冉所教的这门绝技,本身就是从道家绝技里演变出来的。哪怕是面对唐玉宝和沈伊珍这种,完全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它都会产生一种吸缀的能力。当初和现在把唐玉宝、沈伊珍身体里的精气,都可以吸为我所用。

    正常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种损人利己的方式,也是骆冉为什么不让我和别人说的原因了。其实从唐玉宝和沈伊珍和我接触来看,两个人都没有因此而被损耗。这回事我自然还不知道,向蔏却看出来惊讶。

    因为她自身的体质并不特殊,可是她看出了沈伊珍的特殊,可是不管是她自己,还是依旧和我一起的沈伊珍,都没有表现出精气损耗,向蔏便没有了丝毫的担心。

    这种功法经过骆冉的改进,已经使得那种采补的方式大大降低,而在补这个字上展现了足够的回报。所以即使是唐玉宝还有沈伊珍和我一起,也没有因此而身体受到损害,反而滋润得十分健康。

    而像向蔏自己这种,本身就在修炼的人,因为感应到自己元气被摄取,自然便会产生一种本能的反抗。不过她发现自己体内当初不能练习有成的经脉,隐隐有些松动之后,她自然是有些震撼了。

    就是开始向蔏有着这种反抗,使得我体内的这种气脉进入她体内,最后在一消一涨之下,可以说向蔏如今都是受益匪浅。所以向蔏隐隐感受到了这种妙处,才会像抽大烟的人一样,越发的是不可收拾。

    对于她来说,似乎我体内运行的气机,就是一部万能的充电器。虽然这个时候还没有这个说法,但是道理无疑就是这样。因为向蔏自己不好意思当面说,可是看着我和沈伊珍一起,自然是忍不住便出声示意。

    “行气我是会的,不过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用哦!”听到向蔏这么说,我倒是没有想到那么多。但是心里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也在行气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那股隐隐行走的气机,可是它真的能够避开阴魂和蛊的袭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