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逆流2004 > 第633章 起码它曾经绚烂过
    凌晨。

    住处、床上。

    周安像木乃伊一样正面朝上,躺在床上,不动也不说话,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实际上,他和曲艳阳上床才几分钟。

    又几分钟后,见他还是一动不动、一言不发,曲艳阳侧过来,左手枕在脸旁,右手轻轻在被窝里戳了戳他腰间的软肉,笑吟吟地在他耳边问:“怎么?还在吃醋呀?”

    周安冷哼一声,像诈尸一样忽然出声:“笑话!我吃鱼吃肉,什么时候吃过醋?你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

    曲艳阳吃吃地笑。

    周安闭着眼睛讽刺:“一笑三痴!笑什么笑?大半夜的你想吓死人?”

    曲艳阳笑得右手扶额,浑身打颤,一边笑一边说:“你烧鱼都不放醋的吗?我记得你以前烧鱼放醋的呀!”

    周安无语睁眼,微微转脸,冷眼看着笑得非常嗨皮的她,忽然对她皱了皱鼻子,眼神不屑。

    “真可爱!呵呵。”

    曲艳阳伸手捏他鼻子,被周安没好气地抬手打开。

    于是曲艳阳直接往前一凑,像大鱼吃小鱼似的,一口咬住他鼻子。

    周安一惊,往旁边躲,但她双手抱着他脖子,死咬不放,嘴里还发出咯咯的笑声。

    周安又恼火又无奈,双手推都推不开她,手上也不敢太用力,怕弄疼她,没奈何,他急中生智,忽然喊:“我鼻孔里有鼻屎!你尝到了吗?”

    “呀!!你太恶心了!”

    曲艳阳忙不迭地推开他,终于松口。

    连忙爬到床边,对着床边的垃圾桶,连连“呸呸呸”地吐口水。

    她心里当然清楚周安这是为求脱身,故意骗她的。

    但心里清楚是一回事,感觉恶不恶心却是另一回事。

    另一边,周安揉着鼻子,颇为无语。

    他觉得曲艳阳今晚很反常,像打了鸡血,咬鼻子这种事竟然也干得出来。

    简直神经病!

    连吐七八口口水,曲艳阳忽然回头看着周安,眼睛一眨不眨。

    周安被她这眼神看得心里发毛,板着脸问:“干嘛?还想再尝一口热乎乎的鼻屎?”

    曲艳阳脸绷着,忽然像饿虎扑食一般扑过来,双手按住想要躲闪的周安,一低头就吻住他的嘴。

    周安脸色骤变,双手急忙推她,但她嘴上就像有万能胶水,他竟然怎么也推不开,硬是被她吻得唔唔闷哼。

    片刻后,曲艳阳嘿嘿坏笑地抬起头来,神情得意地对他挑挑眉,笑问:“怎么样?你不是说热乎乎的鼻屎吗?现在你也尝了,好不好吃?香不香?”

    周安生无可恋地眼神看着她,双手双脚一动也不动地摊在床上,像一条死不瞑目的咸鱼,看得曲艳阳笑得肩膀发抖。

    “你踏马神经病吧?这种事你也干得出来?你之前怎么跟我说来着?你是淑女?就你这样的也能算淑女?你是不是对淑女这个词有什么误解?世界上女人都死绝了吗?就你这样也叫淑女?”

    半晌,周安神情木然地吐槽。

    曲艳阳得意一笑,一手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傲娇地说:“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服气?你信不信我再给你来一口?”

    周安闭眼,“睡觉!”

    “好嘞!”

    曲艳阳爽快答应一声,双手立即开始解他睡衣的扣子……

    (此处省略一万字)。

    良久,两人精疲力尽地并肩躺在床头,嘴角都噙着尽兴之后的笑意。

    此时已经凌晨快3点。

    但周安话兴好像来了,“你真不想复婚?”

    曲艳阳闭着眼睛,“怎么?你希望我复婚?”

    周安默然片刻,吁了口气,“我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真想和那个人复婚,我有什么理由阻止呢?呵。”

    曲艳阳睁开一只眼,嘴角微翘,“你舍得?”

    周安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又吁了口气,“不舍得又怎样?我没资格阻止你追求幸福。”

    “那他今天来找我复婚的时候,你还出来阻止他?你那么一闹,我还怎么和他复婚?还一百块买他的诚心?你够损的呀你!”

    曲艳阳微微翻着白眼。

    周安嘴角微扬,眼角也溢出几分笑意,“那不是看你拒绝了他,他还缠着你吗?我说了我尊重你的意思,既然你不愿和那家伙复婚,那你就还是我的!既然你还是我的,那我就不可能允许别的男人当着我的面骚扰你!不管他是谁,就算是你的前夫也不行!除非我死了!”

    曲艳阳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一只手悄悄伸过来,在他脸上轻轻摩挲,呓语一般轻声说:“还说你没有吃醋?咯咯,不过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姐姐爱你哟!”

    周安嘴角微撇,“拉倒!都说了我没有!”

    曲艳阳不同意,“那你那么霸道?还警告他以后再来找我,就打断他一条腿,你黑射会啊你?”

    周安但笑不语。

    于是,曲艳阳追问:“对了!你当时警告他的话是真的吗?如果他再来找我,你真会打断他的腿?”

    周安看她一眼,见她好奇盯着他,他哂然一笑,“也许吧!谁知道呢?”

    曲艳阳略显不满,摩挲在他脸上的右手忽然揪住他耳朵,笑吟吟地说:“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刚才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周安无语地看着她的笑脸,片刻后他忽然笑得比她还灿烂,语气轻快地说:“这还用问吗?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说话当然要算话!说打断他一条腿,就绝对不会打断两条!这么肯定的问题还用问?”

    曲艳阳嘿嘿轻笑,轻轻揉着他的耳朵,“嗯,不错!这话我爱听!”

    周安苦笑。

    女人太虚伪了!

    又过了片刻,周安忽然问:“姐!你就这么跟着我,你不后悔吗?”

    “为什么要后悔?”

    她反问。

    周安:“你懂的!我们俩毕竟很难有未来,我才18岁,就算我现在跟你承诺什么,我也远远没到结婚年龄,你宁愿不复婚也跟着我,你真的不后悔吗?”

    这次,曲艳阳沉默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有啥好后悔的?安子,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我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我想过了,如果我们最后注定会分开,那我就好好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像昙花绽放……哪怕它绚烂的时刻那么短暂,起码它曾经绚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