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好相公 > 第2231章 连夜
    秋夜微凉。

    平凉城县衙,县令张发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

    他的心里很矛盾,希望秦天被杀,又不希望秦天被杀。

    秦天被杀,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主人的任务,不会被自己的主人对付,可秦天若是在自己的管辖区内被杀,朝廷那边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

    不仅朝廷那边不会善罢甘休,就只一个九公主,就有可能不顾一切的杀了自己。

    情况不妙啊。

    外面的秋风吹的正紧,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张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紧接着他便暗道不好,这里是县衙,如果有什么人来的话,衙役肯定会通报的,可是衙役并没有通报。

    再者,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谁还会来县衙?

    他突然想到了逃。

    可还不等他要逃,他的房间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秦天带着程处默他们走了过来,在程处默的手里,一名衙役被他控制着,张发知道,是这个衙役出卖了他。

    “西凉王,你……你这是做什么?”

    秦天冷冷一笑,直接抛了一个东西过来,那东西落在张发的脚边后滚了出来,那是一个人头,还带着血的人头。

    看到这人头之后,张发差一点跌坐在地上。

    “做什么?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好你个张发啊,竟然敢跟刺客联手陷害本王,你可知罪?”

    刺杀失败了,像秦天这样的人,那里是好杀的,那么晚了,张发竟然去送酒,明显很可疑嘛,而且,秦天有那种立马辨别酒里有没有毒的本事,想要害他,根本是不可能的。

    这话说完,张发真的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他知道,现如今这种情况,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他要坚持此事跟他没有关系,秦天怎么想,那是秦天的事情。

    风还在刮着,因为门开了,屋里显得更凉了一些。

    沉寂,屋内一时沉寂。

    秦天没想到张发什么都不说,这让他隐隐有点动怒,但他还是强行忍了下来。

    “告诉我幕后之人,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兴许本王还可以饶你一命,饶你家人一命,如若不然,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你死,你的家人也得死。”

    话音落下,已经有人将张发的家人给抓了过来,秦天在决定连夜算账的时候,就已经吩咐好了,他带人来找张发,其他人去控制张发的家人。

    他的家人不多,一个老母亲,一个夫人,还有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

    这些人带来之后,张发的脸色就变了,他一个人不怕死,但他可不想自己的家人也跟着受罪啊。

    刹那之间,张发就给秦天跪了下来。

    “西凉王饶了他们,求求您了,饶了他们,饶了他们……”

    秦天本良善,但不代表有人想要他死的时候,他还会一如既往的善良。

    他的眼神十分的冷峻,道:“不想让他们死,那就要看你是不是肯说出幕后主使了,本王只给你两次机会,你若是不说,本王现在就先杀一人,这三个人,你想让谁死?”

    秦天看着张发,而此时的张发显得更加痛苦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当然,不是选择杀谁,而是选择说还是不说,得罪了他幕后的主人,那他的家人也活不下去吧?

    毕竟他的主人有很多种办法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死,只要他的主人想,这个世上没有人能保得了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秦天有些不耐烦。

    “杀一个。”

    话音落下,一名侍卫手起刀落,那张发的夫人便被砍杀,张发惊叫了一声,他的儿子更是忍不住的痛哭起来。

    场面残忍。

    秦天却是依旧平静,道:“最后一次机会,说了,你们三个人都能活命,不说,你们都得死,不过,你母亲和你的儿子会死在你前面,本王要你看着他们去死。”

    痛哭的声音还在继续,张发突然抬起了头。

    “你是个恶魔,你是个恶魔,你简直不是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他们跟这件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为何要杀他们,为什么?”

    他有些疯狂,秦天一听这话,也来气了,冷哼一声,骂道:“他们是无辜的,本王就不无辜吗,本王此前根本就不认识你,甚至都不知道你,可你却要下毒害本王,本王就得被你们害吗,本王现在就告诉你们,你的家人最后如果都死了,那都是你害死的,明白吗,都是你害死的。”

    说完这个,秦天再次挥手:“杀。”

    一声令下,一名侍卫再次手起刀落,而后,张发的母亲就被砍杀了。

    秦天似乎并不想跟张发废话,该杀的时候,还是要杀的,其他的重要吗?

    “娘!”

    张发忍不住高声喊叫了一声,紧接着他整个人都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你还有一个儿子。”

    这话说出来后,张发已然绝望了,他可就只有这么一个血脉啊。

    要是连这么一个儿子都没有了,他们张家可就要绝后了。

    “说,我说,是长孙无忌让我这样做的,这件事情都是他在后面安排的,西凉王,我对你下毒,是我不对,我该死,你杀了我,你完全可以杀了我,但我只求你能够放了我儿子,能够饶他一命,为我张家留个后,怎么样,求求西凉王了。”

    张发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现在的他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活命,同时他也后悔,既然早晚都要说出来,为何之前不说?

    不过很快,他的后悔就变成了愤怒,因为就在他说出一切之后,秦天再一次挥了挥手,紧接着,一名侍卫一刀劈来,将张发的儿子给砍杀。

    “吾儿……”

    愤怒在他的胸腔之内燃烧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说了,你为何还要杀他,为什么?”

    此时的张发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秦天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哼了一声,道:“本王说过了,只给你两次机会,两次机会你都没有把握住,如此还想要你儿子活命,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我……我跟你拼了。”

    已经绝望的张发还没有扑过来,就被人给砍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