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笔趣阁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巫师不朽 > 第七百七十七章 祭典

杀戮之神在物质世界中的声名十分狼藉。

托过去那一代代的杀戮之子所致,杀戮之神的名声在物质世界之中已经烂大街了,任何人只要听到杀戮之神的名字,都会为之色别。

任何一个神明的教会,任何一个强大的势力,对于杀戮之神都没有任何的好感,只要发现了丝毫的蛛丝马迹,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去将其拿下。

在过去,阿帝尔刚刚来到这一个世界,被杀戮祭祀打入杀戮之血,刚刚转化为杀戮之子的那一个时刻。

那一个时候因为杀戮之子在整个大陆之上的声名狼藉,阿帝尔不得不隐姓埋名,将自身杀戮之子的那种独特特性隐瞒下来,硬生生压制住了自身的力量,才使其不彻底暴露。

之所以要如此,就是因为杀戮之子在整个大陆之上的声明太过于狼藉,只要一旦被发现,几乎必然会引起四方的神明教会前来追捕,导致种种后果发生。

杀戮之神的名声在大陆之上的声明如此狼藉,对杀戮之神抱有恶意的势力如此庞大。

这些此刻自然就变成了阿帝尔潜在的盟友。

此刻阿帝尔将自身的神名定为杀戮之神,已经摆明了要与杀戮之神争夺杀戮的权柄。

那些过去因为杀戮之神所遭受损失,遭受苦难的势力都会前来帮助阿帝尔,帮助他与杀戮之神所遗留下来的势力所对抗者。

而有了这些力量的帮助,阿帝尔在与杀戮之神所遗留下来的力量争锋之中,便很容易获得优势。

这也是阿帝尔之所以选择杀戮权柄作为目标的理由之一。

毕竟相对于其他神明所掌握的权柄而言,杀戮之神的名声实在是过于糟糕,以至于到了根本没有几个盟友的地步。

将杀戮之神作为自己未来的目标,阿帝尔所需要面对的仅仅只有杀戮之神所留下来的教会本身,甚至在这个过程中还能源源不断获得其他势力的支持。

而若是选择其他神明的权柄作为目标,那就十分麻烦了。

到时候所需要面对的很可能不仅单单一个神明的教会,还有与其相关的其他几个神明教会。

说到底,杀戮之神虽然实力强大,本身在诸神之中也属于顶尖,但因为其杀戮权柄自身的独特性,导致根本没有任何神明作为他的盟友。

在正常情况下来说,这一点当然没什么,仅仅是杀戮之神本身一人,便足以抵得上其他无数的弱小神明。

但到了此刻,到了眼前这诸神陷入沉寂的时刻,事情便又不一样了。

在杀戮之神本身陷入沉寂,无法出手的情况下,他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自身所遗留下来的教会。

“我明白了……”

在眼前,听着身前玛尔的话,库多尼脸色凝重,但沉思了片刻之后,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我代表整个昏暗教会支持陛下。”

当着眼前玛尔的面,他脸色凝重,如此郑重开口说道,许下了自己的承诺。

在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整个昏暗教会都会选择支持阿帝尔,支持他接下来与杀戮之神的对抗。

顿时在眼前,听着眼前库多尼的话,玛尔脸上露出了笑容。

她亲自前来昏暗教会,找到库多尼,所为的不就是获得昏暗教会的支持吗?

尽管晋升半神,但阿帝尔的性子还和过去一样,显得十分稳健。

在与杀戮之神的全面对抗之中,任何一点可能的力量都是珍贵的,需要争取,不能够浪费。

其他神明教会的力量同样需要争取。

只要能够争取到大多数神明教会的支持,支持阿帝尔取代杀戮之神,成为新一代的杀戮权柄执掌者,那么在接下来的对抗之中,阿帝尔毫无疑问会占据着十分巨大的优势。

在拜访完昏暗教会的库多尼之后,玛尔几人接下来还会陆续拜访其他的神明教会,一一获取他们的支持。

与昏暗教会相比,其他的神明教会自然没有库多尼这么好说话,但是在斟酌了许久之后,大多数同样会选择同意,选择支持阿帝尔。

这是根本不需要怎么思考便能够做出选择的事情。

在一方面来说,杀戮之神早已经陨落,此刻所遗留下来的仅仅只是部分力量罢了。

而另一方面,阿帝尔却是一位刚刚晋升的半神,在眼前这一个时代堪称无敌的人物。

两者之间所能够出动的力量完全不成正比。

就算没有阿帝尔的出现,那些神明的教会本身同样也会对杀戮之神的教会出手,同样会针对杀戮之子,对其喊打喊杀。

这一刻就算是他们支持阿帝尔,也不过是将过去所做的事情再做一遍,更加坚定的执行罢了,根本算不上什么。

而在另一方面来说,在眼前阿帝尔刚刚晋升成功,化成当时第一尊半神的这个时刻,他们若是不选择支持,很可能就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被阿帝尔所针对。

这一种针对,恰恰是那些神明教会所不愿意看见的。

在眼下的这一个时代,一位巅峰的半神就是最高武力。

一旦这一尊半神对任何一个势力带着恶意,肆意打压,那么结局将会十分不妙。

对于这一点,大多数人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看得十分明白。

时间还是在不断的过去,很快便到了数个月之后。

大地之上,诸多神明的祭祀开始不断向着阿帝尔帝国之中汇集,开始向着阿帝尔帝国的首都而来。

在其上,一场浩大的盛宴正在开始进行。

一片空旷的地域之中,一座辽阔的广场已经修筑完成,此刻上面有道道人影不断进进出出,在其中不断忙碌行走着。

那一道道身影的身上都带着淡淡的神力反应,这一颗彼此身上都有着神力交织,只是却各有不同。

还没有计算外面还没有到的人,仅仅只是此刻里面坐着的这些人,就至少有二三十个不同神明教会的祭祀。

毫无疑问,这种场面十分的壮观。

二三十个不同神明的教会祭祀同时赶来这一个地方,在这一个地方同时会见,这一幕场景注定是十分壮观的。

足以被记载在历史之中,被那些历史学家重重地记载一笔。

在这二三十个不同神明教会的祭祀之中,其中甚至还有彼此神明互为死敌,在平日里打得连脑浆都出来的神明祭祀。

平日里的时候,他们若是在其他地方碰见了,保证二话不说立刻就要动手,将对方的脑子都给打破。

但是在眼前的这个地方,他们却相安无事,心平气和的坐了下来,看上去一片热爱和平的模样。

如果排除了他们那彼此之间冷眼相对,饱含着杀意的眼神的话。

“你来了……”

“你也来了……”

“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你这老家伙竟然还没有死,真是世界的不幸……”

一阵阵类似的对话不断在原地响起。

在四周,一个个祭祀冷眼相对,彼此怒视着对方,身上的神力反应极其的明显,像是要直接炸开了一般。

这些人彼此就坐在那个地方,彼此之间靠着十分近,身上的神力反应不断在波动着,这一刻像是一个个小太阳一般像是随时可能炸开,将这一片地域给淹没。

但是尽管如此,不论这些人的脾气多么暴躁,言语多么猛烈,在眼前的这个地方,他们都按捺了下来,没有真正的出手。

很显然,他们都是来参加阿帝尔晋升半神,成功点燃神火的庆祝典礼的。

在某种程度上都代表着各自教会对阿帝尔这一位新晋半神的问候。

此刻他们在这个地方参加典礼,若是敢出手的话,恐怕二话不说,下一刻立刻就会被人轰出去。

到时候不仅是示好的目的没达到,恐怕还要在对方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被眼前的竞争对手所嘲笑。

他们不出手还好,一旦出手,被这里的主人赶出去的话,他们的竞争对手说不定心里有多高兴呢。

作为神明的祭祀,他们毫无疑问都不是什么傻子,此刻任凭彼此之间冷眼相对,言语之间有多么恶毒,身上气息有多么的澎湃,但愣是不出手,就这么彼此望着对方,一副大眼瞪小眼的模样。

“行了,别闹了……”

有一些祭祀摇了摇头,看着眼前这剑拔弩张的氛围,有些无语:“平日里大家打的还不够狠吗?来了这个地方就好好放松一下,何必这样呢?”

“任凭你们怎么干,也不会有人在这个地方出手的,还是多歇歇吧……”

“大地教会……你们竟然也来了……”

有一旁的祭祀认出了那一位祭祀的来历,这一刻不由有些惊讶。

大地教会,这是大地女神所留下的教会,乃是至高神明所遗留下来的势力,在整个物质世界之中地位尊崇,算得上是最强的几个势力之一。

而在眼前的这个时刻,作为物质世界最强的几个势力之一,他们竟然也派人过来了。

“我们过来算得上什么……”

在眼前,面对着一道道惊诧的眼神,大地女神的祭祀摇了摇头,指了指一边。

在他所指的那一个方向,淡淡的金色神力波动缓缓传来。

几个身上穿着金色长袍,长袍之上绣着太阳的复杂图案,一眼望去像是太阳升起的金袍祭祀缓缓从外走来,一个个脸色沉稳,身上都荡漾着强大的太阳神力。

“看见没有……”

望着远处走来的那几个金袍祭祀,大地女神的祭祀有些无奈:“连太阳之王的祭祀都来了,更不用说是我们了……”

话音落下,顿时原地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