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笔趣阁

见沈被黑炎吞噬殆尽,恶犬毫无怜悯之心的冷哼道:“哼,魔物这种可鄙可憎的东西,还是越少越好。”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人猝不及防。

“阁下未免高兴的太早了!”

沈从中滔天黑炎中冲出,双目泛起猩红se的血光,x中杀意沸腾,如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朝着天空中的恶犬猛冲了过去。

“天魔血爪!”

沈长发飞舞,口中发出嘶哑残暴的怒吼,右臂筋脉暴起,化为一只燃烧着熊熊魔焰漆黑的巨爪,如巨山般朝着黑se恶犬面部猛劈了过去。

“轰!”

尖锐的爆裂声随之传来,恶犬面部中招,被沈击出的天魔血爪抓出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大量的黑se晶石碎屑纷飞四散。

沈眉目一掀,这只黑se恶犬居然并非实t,而是类似傀儡一样的生物。

黑se恶犬中了沈这强力一击,硕大的身躯往后震退了j步,略显狰狞面孔中夹杂着一丝难以置信:“小子,你是何方修士,r身怎么会如此强大?”

他这具残魂傀儡固然羸弱,但刚才那一击也足以灭杀任何一名人仙修士,万万想不到这小子受到自己喷吐的“蚀日黑炎”灼烧,r身居然丝毫无损,连头发丝都没有被烧毁这绝不是普通人仙能具备的实力。

“呼呼。”

沈大口喘气,强行压抑着x中暴n的情绪。

或许是神魂融合了百眼魔君的那颗魔种的缘故,沈一旦被激起杀意,情绪就会不受控制,相当危险。他可不想自己的意识再被愤怒和杀戮控制。

沈朝着天空中恶犬抱拳道:“晚辈见过前辈。刚才的反击只是无奈之举,晚辈并不想与前辈为敌。加上我并非魔族,眼下的这副身躯也只是y差y错夺舍过来的。”

“夺舍?”

恶犬眼中金芒爆闪,冰冷道:“小子,你莫不是以为本星君是三岁小孩!你这r身,单论强度甚至不逊于罗天上仙的金身玉t了,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夺舍的?”

沈解释道:“前辈有所不知,晚辈是血灵仙tt质,之前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晚辈在万兽林中吞噬了那百眼魔君的r身”

他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将先前发生的一切都说了一遍。

“百眼魔君?哼,原来是袁洪杀死那头大天魔,难怪r身如此结实”

恶犬双目一缩,大抵也相信了沈的解释,若这具r身真是这小子本人拥有,发挥出来的力量也不会如此羸弱,而且这具r身散发着死气,不像是。

“小子,我不管你什么遭遇,你来此有什么目的?”恶犬质问道。

“晚辈的目的和寻常修士一样,即是找到昔日梅山七圣遗留下来的那批秘宝。”沈试探着答道,并没有把九转道经给搬出来说。

恶犬冷哼道:“若真是这个目的,那你现在就可以滚了,这里可没有什么宝藏!”

这话一出,沈脸se变得有些难看,只能虚与委蛇道:“既然没有宝藏,那前辈可知道离开这处独立空间的方法?”

纵然沈知道这头恶犬是在敷衍自己,但这

处空间结界的确找不到出路。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夏珊儿送出去再说。

“真是麻烦!”

恶犬自知灭杀不了沈的r身,还不如送走这尊大神,便嚷嚷道:“这次算你们运气好,本星君懒得找你们麻烦。”

话音一落,恶犬张口朝着天空中喷出一团金se光球。

只见金se光球冲天而起,在天空中陡然炸开,形成一道独特的金se旋涡。

“传送通道已经给你们打通了,赶紧给我滚!”恶犬面无表情的叫嚷出声。

“多谢前辈。”

沈假意抱了抱拳,随后飘身来到了夏珊儿身旁:“师姐,快跟我来!”

说完,沈就带着夏珊儿腾空而去,迅速来到了天空中的金se旋涡处。

“夏师姐,你先离开此地。”沈赶忙发起一道传音,示意夏珊儿先走。

“沈师弟,你也不要再找什么宝藏了,这地方凶险难测,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夏珊儿颇有些揪心的看着沈,小脸满是担忧之se。

她可不笨,大概猜到了沈送走自己后,可能还想留下来继续冒险。

“我自有分寸,若真的遭遇到危险,我也会及时离开。师姐,勿怪师弟不带你一起行动,这次你必须要离开了!”

说完,沈就十分强y的将夏珊儿扔进了天空中的金se旋涡之中。

“师弟,你”

夏珊儿一声娇呼,等她反应过来后,自己就要被漩涡中传来的强大吸力给吸进去了。

“嗖!”

倏然间,夏珊儿纤瘦的身躯被金se旋涡中传送之力包裹,迅速被传送了出去。

见夏珊儿成功传送,沈松了一口气,至少他这边暂时没了牵挂。

“小子,你还在等什么?本星君放出的这座传送通道可维持不了多久。”黑se恶犬见沈迟迟不走,语气骤然y沉了下来。

沈叹气道:“感谢前辈刚才开恩,不过晚辈还不能离开这里。”

“混账东西,你敢耍我!?”

黑se恶犬b然大怒,口中发出暴躁的怒吼声。

沈咬牙道:“前辈不必动怒,这万兽林本就是一场考验,我虽非梅山七圣后人,但也是经受过重重艰难险阻才抵达此地,前辈这个时候打发我离去,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七圣宫早有规定,只要是年龄不超过百万岁的修士,都有资格在万兽林中寻宝,和是不是梅山七圣后人没有直接联系。前辈不过是一具傀儡而已,你若想劝走我,还需拿出更让人信f的理由。”

“卑微的蝼蚁,就你这种废物也有资格跟本星君谈条件?”

沈的一句“傀儡”,瞬间刺到黑se恶犬的痛处,恶犬口中发出刺耳的惊天狂吠声,暴怒的犬吠之声竟化为了滚滚音波,如一道道黑se光圈波般席卷而来。

“啊!”

沈心神大凛,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诡异的音波击中,尖锐刺耳的嘶啸声在耳边回响,神魂仿佛被万根针刺一般,头疼yu裂。

Copyright © 2019 笔趣阁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