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灵武帝尊 > 疆域乱世_第九百八十二章 叶家来人
    “天才,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墨倾池激动的看向了忘心,眼中满是狂热。

    忘心尴尬的笑了笑:“前辈,前辈。”

    墨倾池意识到自己失态,很快神色却暗淡了下来:“唉,若是以前我定要收你为弟子,可是现在我墨家的情况,若是收你为弟子,却全然是害了你。”

    忘心不下于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了。

    “前辈,墨家有危险吗?”忘心问道。

    墨倾池不愿多说:“没事,天大的事情,我墨家也能解决,不过最近是有些宵小之辈在挑战我墨家的权威罢了。”

    “哦。”忘心应了一声,却能感觉到墨倾池心中的压力。

    “对了,前辈,你这紫色火焰究竟是什么啊。”忘心当然不认为仅凭自己的锻造术能出现上品地器,恐怕能到这个品级,应该和火焰有关。

    “这是兽火,天地之间,灵火为尊,兽火在其之下,但运用的好,也是很强大的战斗力。”墨倾池召唤出紫色火焰,扑面的热气,让忘心感觉到了这火焰的力量。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的体内仿佛有一种力量在悸动,而且,兽火再度出现了若隐若现的画面。

    “嗯?”墨倾池脸色一变,之前在锻造的时候,也有这样的迹象,兽火仿佛在畏惧着什么。

    但很快,兽火又恢复了常态,这一幕,让墨倾池有些惊讶,难道他在畏惧什么?

    墨倾池看向了忘心,这青年的身上,当真感觉不到半点修为的气息,可却能轻易拿起三千斤铁锤,而且之前与墨小芸的争执他都看在眼里,最重要的是,这青年似乎并不惧怕自己的剑道意志。

    “你用过剑吗?”墨倾池看向了忘心,将他锻造的剑递给了他。

    忘心接过剑的瞬间,剑出,剑锋所指,却没有半点波澜,忘心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拿起剑的时候,感觉很亲切。”

    没有剑意,没有剑气。

    墨倾池望着眼前的一幕,利剑所过之处一切都毫无波澜,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若他没有半点修为,那么这青年所做的一切就更是充满了神秘色彩,他究竟是谁?

    “你今夜就留在这里吧,我给你讲讲锻造术和铸剑术,希望对你有用。”衡量再三,墨倾池终究不想自己这手艺失传,似乎想要把自己所学传授给忘心。

    整整一夜,忘心都在锻造和听教中度过,而他对这铸剑术更是有了浓烈的兴趣,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了清晨。

    而墨倾池已经离开了一会儿,忘心则是在这里独自实践。

    轰。

    但在此刻,墨家大殿的方向竟是传来了一声轰然,这引起了忘心的注意。

    忘心朝着那方向而去,这时候,墨倾池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同时一道身影飞驰而来:“二爷,叶家的人来了,似乎和我们的人生了冲突。”

    “叶家?来的倒是很快。”墨倾池怒目一瞪,看向大殿方向,杀机尽现。

    “二爷,怎么了。”忘心上前一步,脸上满是疑惑。

    “没什么,你就在这里继续锻造好了。”墨倾池显然不想忘心卷入其中。

    可忘心这家伙,又岂会坐以待毙,悄悄的跟在身后。

    此刻,墨家大殿之上。

    一场激战爆。

    双方都是家族年轻一代的代表,而出手之人,则是墨池。

    墨池也是用剑强者,乃是天生剑修,剑武魂更是拥有难缠的水属性力量,而他的对手,则同样是一个用剑的强者,同时还拥有武魂的双手武魂天才。

    双方交手,剑出夺命,整个大殿都是那狂暴的剑道意志。

    叶家天才强势而来,战火引爆,双方战势已无转圜,倏然剑卷千浪、展露芒锋,无尽冷芒震慑天地,却见墨池霸气应招,卸劈之间,手中剑神威再现,双雄战,战得墨家震动、四野迷茫,唯剩促促剑音,鼓动战魂燃烧。

    两人持剑封界,霎时龙图如应如舞,四野震撼,剑境之中,墨池不敢大意,沉腰迈步间,方圆百卉出鞘,二人剑势转锋间,尽展不世剑才。

    “哼,魔池,就凭你还不是本少爷的对手。”

    “剑若游龙,般若剑杀。”轰杀一声巨响,叶家之人爆喝而起,掌上怒气分明,剑下犹见杀招,夺命剑招,顺势杀出。

    墨池心中一凛,狂暴一喝:“来我墨家放肆,叶云,我要你死,墨攻剑法。”

    两条身影交缠,剑斗登天,一时难分高下,墨池不竞举剑向天一划,剑之极招威能再现,叶云见状,剑上凝气成龙,唤风聚云,刹时天雷鸣动,极招对击,气氛顿时一凝。

    行云流水的剑意奔腾,双方竟是久战不下。

    对视片语,仇语尽付杀声,眼前看不清仇者为何,只有满目恨之切齿的黑霾,双方仇恨更不需言,墨池逼人挥剑怒斩。

    叶云心知对手杀意盛怒,再凝三分心神,剑势愈加凌厉,剑光挥洒宛若飘逸翻飞,冷然御风间,旋开了剑上篇章。

    两者剑意爆,在奇幻中,绽放出惊天剑芒。

    剑吟、风啸、影飞掠,身飘、步疾、意带杀,墨池身影如魅、如痴、如庄周幻梦,剑出,招招称奇,剑气凝结,沉然落尘,墨家绝学再现奇招!

    叶云不敢大意,指旋招落之间,宣告仇与剑之战,不死不休。

    一番疯狂剑斗,竟是未分胜负。

    “够了!”

    然,就在此刻,一道雷霆狂暴之声响起,却是又一个青年散着怒意。

    但墨池却没有丝毫停手之意。

    那开口青年不由分手,提功而上,一掌轰杀,墨池竟然被打飞数百米之外,撞上墨家大殿,口中吐出鲜血。

    “叶不落,你什么意思!”墨雨一旁大怒,剑指叶不落,神情凛然。

    “我今日可不是来和你们比斗的,听闻嫂子已经归来,我是替我大哥来看墨晴嫂子的。”

    “混蛋,我晴姐从未说过要嫁给叶凡那混蛋,你们叶家欺人太甚了!”墨池大怒。

    “哼,墨家终究是过去式,今天我来不过是替我大哥告诉各位一声,还剩下三天时间,之后你们若冥顽不灵,休怪我叶家无情!”叶不落强势说道。

    “无情?给我滚出叶家!”就在此时,霸道一掌而来,竟是将叶不落轰杀出去。

    墨清的身影,出现在了人群眼前,那叶不落捂着自己的伤口,眼中满是无尽杀机:“墨清,你给我等着。”

    “滚,凭你,还不配跟我说话。”墨清大怒。

    “墨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小辈来做主了,给我滚!”就在这时,一个叶家老者出现,一怒震天,人心震撼。

    “我墨家也轮不到你叶家人放肆。”这时墨老三的身影而已出现在了此地。

    叶家老者冷笑:“墨老三,这墨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让墨亦在出来吧,你还不配跟我说话。”

    “混账,叶老狗,究竟是谁给了你叶家这么大的胆子!”墨老三大怒。

    “墨家真以为自己还是当年的墨家吗?现在,天剑城以我叶家为尊。”那叶家长辈更实强势无比的说道。

    “哼,就算我墨家没落,也轮不到你叶家撒野,现在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滚,否则,死!”就在这时,墨倾池的身影出现在了此地,他的手中提着一把夸张的巨剑。

    “巨阙。”叶家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畏惧之色。

    “墨家真的要鱼死网破不成?”叶家老者冷冷的说道。

    “要我墨家臣服你叶家,简直痴人说梦,另外,我墨家不欢迎你们,叶老狗,带着你的人滚!”墨亦在和墨晴出现,不过墨亦在却是强势无比。

    “墨族长,难道你真的不顾家族危机,不顾女儿性命,也要和我叶家对抗到底吗?要知道,化骨之毒的解药,现在可就在我叶家之中,晴小姐还有最后七天时间,若是在无解要的话,恐怕就回天乏术了,药王应该也束手无策吧。”叶家老者自信的说道。

    “滚,立刻给我滚,我女儿的毒,不需要你们担心!”墨亦在心中大怒,若非现在叶家强势,他恨不得将这些人一掌拍死。

    “好,墨族长,希望三天之后你还有这样的底气,少爷去帝朝皇城参加天才大比的交流会,大概三天之后就会回来,希望你们墨家到时候也可以这么有骨气!”叶家老者怒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我可没这么说,这是少爷的原话,三天后他会亲自来提亲,对了,三少爷还说了,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否则,我叶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想要的东西,墨族长,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这东西你们不交给我家少爷,迟早也会因为他而引起墨家的血案。”

    “到时候,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可别怪我叶家没提醒你们。”叶家老者转身离去,但是他最后的话,却让整个墨家人的脸上满是黑霾。

    叶家人,嚣张离去,整个墨家却是胆颤心惊。

    “族长,叶家人欺人太甚,想要以此来威胁我们,简直痴人说梦。”人群愤喝。

    “族长,绝不能把东西交给他们。”

    “那把剑乃是我墨家世世代代守护的东西,怎么可能交给叶家。”一时间,激起了千层浪。

    “够了,叶家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墨亦在冷哼一声,对墨家的一些人,墨亦在根本没有抱有半点希望。

    而墨晴,暗淡了离开了现场。

    叶家人的到来,让整个墨家充满了阴霾,他们的时间只剩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