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灵武帝尊 > 天才时代_第三百零二章 银瞳之威
    "什么?”

    "那个辰天疯了吗?"

    "竟然要同时一挑三!"

    阵阵惊呼之声从擂台外传来,人群莫名震撼的看着擂台上的辰天,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狂妄之极。

    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甚至众人差不多以为辰天的实力到此为止足以骄傲了。

    应该结束了,但他大胆的言语却又是在再次颠覆了全场人的想法。

    听他的语气,他不但要战,而且还是一挑三,其中一个可怕的暗杀者血七杀,另外一个则是拥有可以掌控时间武魂的逆流云。

    皇浦硕就不用说了,战武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

    他是一个白痴吗?

    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着这样一个疑问,但很快他们便被自己的想法所打败了,一个世俗弟子一路走来到了眼前的位置,他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这样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是白痴?

    所以,他必然属于另一种类型,他是一个疯子,有实力的疯子。

    甚至,人群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一个念头,他难道真的狂妄到可以打败三大天才了吗?

    不管如何,辰天那句话,却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在场的参赛选手,自然也包括逆流云。

    "卑微的蝼蚁,自以为打败了几个小喽啰,自信心爆棚就自认为天下无敌了吗?这里的任何一个都不是你能战胜的对手,你却还要一挑三个?你是白痴吗!"

    逆流云看了一眼辰天,眼前充满了不屑,虽然他在上台之后表现出了惊人的一面,但似乎仍然对逆流云没有半点的威胁。

    "我并不认为天下无敌。"辰天面对擂台上的众人,却是谈笑风生,在众人看来无论结果如何,辰天这份勇气和他的从容已经证明了他的不俗。

    "但是,对付你们,似乎也不是想象那么难。"辰天的话音落下,全场人震撼莫名,这家伙太狂妄了,这是在赤果果的挑衅逆流云、皇浦硕还有血七杀啊!

    这三人的实力,可都在突破前的诸葛风之上啊!

    他们可不是辰天之前面对的对手,这里面任何一个人都有干掉辰天的可能。

    "简直狂妄!"

    "三招!"辰天的话彻底的激怒了他们,还没等逆流云出手,血七杀的身影猛的一闪,对着辰天伸出三根手指接着说道:"三招之内,你必死无疑。"

    此刻,全场安静了下来!

    血七杀!

    血影宗宗主亲传天才弟子,其自身实力不仅强悍无比,更加诡异的是他的武魂,那是比影杀更可怕的一种属于暗杀性质的武魂。

    是一种可以瞬间消失的武魂,这变异的武魂被人们称之为‘暗杀武魂’。

    一旦动,有死无伤。

    当血七杀的身影从擂台瞬间消失的时候,人们这才回忆起关于血七杀的种种传闻。

    曾经他还是武师境界的时候,听说守候在一个地方整整一个月,不吃不喝,最终暗杀了一个武宗巅峰级别的强者!

    虽然,他也深受重创,但也就是那一战,血七杀从此在帝国扬名。

    从那时起,众人便是知道了血影宗有这么一号人。

    武师境界的时候,便是干掉了一个武宗巅峰,而现在作为武宗七重的他想要暗杀一个武宗一重,他会失败吗?

    不,不会失败的。

    或许,根本要不了三招,只需要一招,那辰天必死无疑!

    "这就是暗杀武魂吗?"看到血七杀消失的身影,皇浦硕和逆流云的目光都变得凝重起来。竟然感受不到关于那血七杀的任何气息,就好像他根本没有在擂台上一样。

    "的确是可怕的武魂,竟然无迹可寻。"天宗老祖诧异的看了一眼擂台上消失不见的人影,此人的武魂竟然躲过了他的神识。

    血七杀乃是一个天生的王者,一个杀手之王。

    听到天宗老祖的赞许,其他宗门也是震撼莫名,没想到老祖对血七杀的评价竟是如此之高,而且连老祖的神识都无法识破这暗杀武魂。

    那么场中的辰天那是必死无疑啊,看样子,根本不需要三招就会被干掉啊。

    此时,高台之上的血影宗宗主也是嘴角上扬,这辈子他将血七杀收为亲传弟子就是他最大的骄傲,甚至比他亲生儿子还要好。

    就因为那暗杀武魂,将来必能将血影宗扬光大。

    此招本来是为了对付皇浦硕和逆流云的,用在辰天身上或许有些小题大做。

    不过,既然已经如此了,那就震惊所有人吧,血影宗宗主的心中这般想到,血七杀被隐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宗门大会的战斗啊!

    相比起人群的惊讶,此时的辰天却心静如水,暗杀武魂,那诡异的武魂出现之后,辰天的神念天下虽然覆盖了整个擂台却无法感知到他的存在。

    连剑老和凌天大帝在辰天的体内也是莫名震惊,身为帝境强者,他们居然无法感受到一个武宗的气息。

    "辰天,小心,这武魂有些诡异,千万不可大意,实在不行暴露身份也绝对不能隐藏。"剑老这般提醒道。

    如果辰天动武魂战甲和天灵战甲的防御,那么对方暗杀术在怎么厉害,却仍然无法伤到辰天分毫,不过这样的话必然会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

    辰天点点头:"放心吧,剑老,凌老,或许整个灵武大6之人都无法感受到他的存在,但我却可以。"

    他的嘴角扬起了自信的笑容,这让两位帝境之人都是露出骇然之色,连他们都无法感受到,辰天却可以!

    这小子,究竟有什么本事?

    或许所有人都没有现,辰天眼眸中闪过一抹银色的光辉,也就是那一瞬间,辰天动了他的银瞳,这是他在游戏中带来的技能。

    银瞳,在前世的世界里面,属于瞳术的一种,可以让人进入幻觉,同时拥有看破一切潜行的可怕能力。

    在进入灵武大6之后,这能力更是被辰天完美的挥到了极致,因为他没有冷却时间,可以随心随意的使用。

    而血七杀的身影,彻底的暴露在了银瞳之下、

    的确,这天下间的人或许都无法在对方没有任何举动的情况下现血七杀,但唯独辰天可以。银瞳的光辉闪烁,血七杀就在自己的正前面。

    但辰天仍然不露声色的看向了四周,一脸的迷茫和骇然,他演的很逼真,导致所有人都没有看出破绽。

    哪怕是天宗老祖也不疑有他,毕竟连他都没有感觉到血七杀的存在。

    此子若是给予时间成长的话,将来达到他们这个级别,暗杀岂不是天下无敌?

    这一刻,他反而希望辰天能做点什么,不能杀了对方,重伤也好,残废也行,两败俱伤就更完美了。

    天宗需要时间崛起,所以他不希望其他宗门有能威胁到他们的天赋弟子。

    血七杀此刻很平静,作为一个顶尖的暗杀者,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

    而血七杀正是这样的人,虽然之前看似愤怒,实际上他的内心却很冷静。

    他出手,也是经过思考之后的,血七杀被人所注意也是数年前的事情了,而血影宗为了培养他,将其雪藏了八年。

    八年时间,他所经历的是常人没用过的磨练。

    他喜欢杀人,更喜欢暗杀,而他便是要用暗杀者的身份证明给所有人看,他们一样可以走上武道巅峰之路。

    血七杀无比冷静的靠近了辰天,是的,几乎只有五米,但他却没有立刻动攻击,因为在暗杀动的那一霎那,暗杀武魂会暴露自己的气息。

    他必须慢慢的靠近,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时间的问题。

    他完全可以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一定会陷入焦虑、不安、彷徨,那时他一定会露出破绽。

    而那一瞬间,也将是辰天身死的霎那。

    时间悄然过去,整个擂台陷入了无比诡异的气氛之中,辰天不敢动,脸上的表情却尽收眼底。他开始不安,开始忐忑,甚至是紧张。

    此时,突然辰天的东面有所动静。

    那其实是血七杀故意释放出来的剑意,但是就是这一声响,却让在场的人瞬间紧张起来,这也让他们明白,战斗其实早已经开始!

    或许是找到了机会一般,辰天瞬间变得兴奋起来:"一定在这里!"

    他抽身一转,长剑猛然释放出奔雷剑气,后背居然完全暴露在了一个暗杀者的眼前。

    破绽太大了!

    "怎么会?"辰天的攻击落空,出了惊悚的叫声。

    然而,此时此刻他的身后传来一道森然的笑意:"你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根本不需要三招,就能杀了你。"

    匕芒,瞬间贯穿了辰天的身躯,血七杀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这一刻,全场人都明白,胜负已分,辰天如同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根本没有出手的余地。

    那一刺,直接贯穿了辰天的心脏,绝无活命的机会!

    "哦?你真的这么认为吗?"然而,贯穿心脏的瞬间,辰天的身影突然消散。

    当人们再次看到他的时候,血七杀的心口却被利剑贯穿。

    眼前的一幕,让在座的大佬们再次震撼的站起身来。

    血七杀,竟然被反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