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灵武帝尊 > 宗门风云_第一百二十一章 守护者对峙
    "是他,那老怪物怎么出来了!"

    "楚云飞,好像就是这老家伙的弟子啊,事情麻烦了!"

    辰天目光凛然,简直笑话,那些人要他命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而自己强大了,他们却一个个都要出来阻止自己。

    生死约战,这是从一开始就说好的,他楚云飞亲口承认的事实。赢了,就够了吗?辰天要的是楚云飞死,若是这场战斗他败了,死的就是他,没有人会帮助自己,而现在,他赢了,楚云飞就应该活下去?

    天道不公,辰天怎会心甘。

    "如果我非要杀他呢。"辰天一句话,却是引得全场轰然,就连那些宗老的脸色都是纷纷巨变,眼前的这个老人可不是一般的长老,他的身份可是在所有宗老之上的存在。

    老者脸色一变,一股狂暴气息释放而出,竟是把辰天逼退,澎湃的力量让辰天吐出一口鲜血。

    "老夫的弟子,是你说杀就能杀的?老夫看在你天赋不错,修行不易,放你一马。你身为宗门弟子,应该以宗门为重,刚刚算是对你的小惩大诫!"老者威严的声音回荡全场,不容拒绝,所有宗老都是不敢艳遇,就连莫问天都微微皱起了眉头,无法插手。

    但辰天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念在我是宗门弟子,好一个小惩大诫,如果今日我辰天败了,他楚云飞要杀我,你可会站出来替我说话?"

    "你会念在我是宗门弟子,对楚云飞出手?"

    辰天的狂笑之声回荡在整个天宗殿上,让所有人脸色一变。

    那些宗老更是纷纷开口,让辰天少说两句,毕竟,眼前的老者身份不一般啊,刚刚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下。可辰天根本不领情,竟然是直接开口反驳。

    "你不会。"

    "所以我辰天就该死,我辰天赢了,反而要被你们所杀,我辰天败了,还是要死?凭什么,他楚云飞就能活下去!"辰天怒吼一声,带着一丝决煞之气。

    "凭他是我的弟子,凭我是天宗守护者的身份!我要护住我的弟子,难不成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小辈,我念在你天赋不错这才没有为难你,你若顶撞宗门守护者,我定你死罪!"

    "死又何妨,楚云飞今天必死。"

    "你敢!"

    看到辰天悍死不畏的冲向了宗门守护者,全场宗老震惊,就连莫问天都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

    "你这小辈目中无人,大逆不道,今日我就代表天宗废你修为,逐出宗门。"那守护者愤然一怒。

    辰天毕竟只是一个弟子,敢挑战宗门守护者威严,他若是放任不管的话,颜面何存。

    "好一个代表天宗,岩风行,宗门守护者你排行老几,我看谁敢废了辰天修为?"

    就在那守护者准备对辰天出手之时,天地之间突然一股威能降临,霎那之间,就连那宗门守护者都退了出去。

    下一秒,两道身影从天而降,降临在辰天的身前,当看清两人之时,无数目光莫名震撼起来。

    "又是宗门守护者。"

    众人惊呼起来,接二连三登场的宗门守护者,连那些四门四宗的长老都莫名震惊,这些老家伙,就算是他们的门主都不一定见到过,这些可都是传说中的人物。

    "左伯牙,绝老大。"岩风行看到左老和绝老的出现脸色骇然一变,而刚刚他们明显是护着辰天,这让岩风行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大?"绝老目光一挑,一个眼神都让岩风行莫名震撼。

    "绝老大,您怎么出来了。"岩风行心中震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出现。

    "我弟子都要被你挫骨扬灰了,再不出现,我这老脸往哪搁。"绝老一开口,却是语气不善,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怒意,要知道上次他们把绝老惹毛,执法队的山峰都被整个夷为平地,赵然虽然没死,却生不如死。

    "什么!"话音落下,整个天宗门都是莫名震撼。

    不过他们并不意外,辰天如果不是绝老的弟子,上次也不会愤怒无比了。

    辰天竟然是宗门守护者的弟子,难怪在短时间内变得如此之强。

    众人是羡慕又是嫉妒,但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这一切都是辰天自己努力得来的。

    "辰天是您的弟子?"岩风行目光微变。

    "你觉得我会说谎?"绝老冷漠的说道。

    岩风行连忙道歉:"绝老大,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情是我理亏,但云飞是我生平第一个弟子,也是楚门之后,未来天宗的希望,我自然不想他出事。"

    "哼,楚云飞是宗门希望,辰天就不是?岩风行,这些年来,你老眼昏花了不成,你难道看不见辰天的天赋吗?"左老叱喝一声,如雷贯耳,让整个天宗都是一颤,的确,辰天展现出来的天赋千古一绝,宗门有辰天所在,未来必然更加辉煌。

    但是,辰天终究不是十门之后,所以在众人的心中自动忽视了辰天可能将天宗门带向辉煌这个念头。

    "辰天,今日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做,楚云飞与你生死一战,败了他该死,那赵然,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亲手去了结,我虽然不再是天宗守护者,但我看谁敢拦我!"

    众人都明白,绝老虽然说不做天宗守护者,但仍然在天绝峰,所以仍然守护宗门,而且绝老都不做守护者的话,那么守护者之中怕是要掀起震动,所以绝老的话在天宗仍然是圣旨般的存在。

    赵家和楚家之人脸色铁青,赵然死就死了,但是这会让他赵家颜面无存,而楚家不同,楚云飞可是未来的希望,若是这样死了,那楚门未来就摇摇可危了。

    "绝不凡,多年不见,你竟还是如此狠心,楚云飞乃是楚门之后,你就不能宽容一次!"就在此时,一个老婆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风轻云淡而来,但却是质问绝老的名字。

    "老太婆,一把年纪了,你出来做什么。"

    "我不能让他死,他死了,我这把老骨头如何面对楚展云。"这老太婆丝毫不让绝不凡,周围人不由深吸一口凉气,又是一个守护者的出现。

    "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放不下吗?可是,辰天,也受了莫大的委屈,我绝不能再让这孩子在天宗有半点委屈!"

    绝老的态度也十分坚决,哪怕他的心中无奈,可是他们天宗亏欠辰天的也太多了,而且现在四门四宗之中已经让人注意,辰天的天赋不但让他们惧怕,他们更想看到辰天与天宗不和。

    "轰!"

    然而,就在此时,岩风行突然跪在了绝老的面前:"绝老大,我岩风行就这一个弟子,哪怕今天不要这张老脸,我也不能让他有事。"

    "辰天,这件事情我岩风行向你认个错,你要他的命,就把我的命拿去好了,一命抵一命,希望你心理面会舒坦一些。"天宗守护者的突然下跪,着实震撼了在场所有人,莫问天等所有弟子也是纷纷跪了下来,让岩风行站起来。

    绝老双眸颤抖了一下,不由的把目光看向了辰天,但还没有接触到他的眼前,辰天已经先一步接住了老者的双手。

    "岩老,你起来吧,晚辈承受不起,心中虽然的确有一口怨气,但我辰天是非善恶还分得清,你跪我,我岂不是真成了大逆不道之辈,楚云飞与我生死一战,既然不死,这是天命,我不再为难他,只希望,他能把我辰天一视同仁。"

    说完,辰天深深的看了一眼楚云飞,虽然对天宗又恨,对那些人的做法有怨,可辰天终究是人,剑无情,人有情,岂能无情无义。

    "好!"辰天所作所为,让绝老忍不住叫好,不但天赋异禀,连品行也是端正不凡,做人有血有肉,此人若是成为天宗继承者,何愁天宗不兴?

    "辰天,你是好样的,我这做守护者的自愧不如,我岩风行欠你一个人情。"岩风行郑重的点点头,在大义之上,辰天却是分的清清楚楚,这一点,让全场人无不是佩服。

    莫问天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莫名动荡,他这宗主做的窝囊,做的羞愧,辰天,他天宗门弟子,绝代天赋,却是处处受到委屈。但在最后关头,却仍然为天宗着想,这样的弟子,让他自愧不如!

    "此次宗门大比,辰天当之无愧内门第一人,在此我宣布,辰天,将是我天宗少宗主!”

    话音一出,整个天宗无声寂静,但在下一秒,却是爆出轰然声响。

    辰天,天宗少宗主,这突如其来的决定,震撼人心!